戳破希拉莉的空頭政見:腦退化症不會在2025年前找到解藥

戳破希拉莉的空頭政見:腦退化症不會在2025年前找到解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拉蕊的失智症政見,最大問題就出在這裡——想用醫療方法來解決長照問題。失智症不是只有阿茲海默症一種病因,即使阿茲海默症找到解藥,還是存在其他造成老人家認知功能退化的疾病,更何況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找到解藥。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對上川普(Donald Trump),非常好看,值得從現在開始密切追劇。

希拉蕊的政見網站我看了好幾個月,網頁美編改版數次想保持新鮮感,但政見內容在去年底就已底定。都說希拉蕊政見周延細膩,不像川普大剌剌信口開河,但希拉蕊的問題也在這兒:有哪一條政見可以讓選民眼睛一亮?

川普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度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希拉蕊呢?到現在還想不出競選口號。

希拉蕊的政見有二十幾條,範圍涵蓋美國人的生活與總統的職權,確實面面俱到,但細究政見內容卻可發現,可行性大有疑問。

比如「2025年終結阿茲海默症」這一條,我可以用17年的阿茲海默診療經驗告訴希拉蕊:「到了2025年,阿茲海默症依然還不會找到解藥。」為什麼?因為17年前,我就是看了美國媒體報導說阿茲海默症就快要找到解藥,才投入老年精神醫療領域,如今17年過去了,解藥在哪裡?

阿茲海默症的解藥,目前最有希望的是疫苗研發,也就是在異常蛋白質沉積在腦細胞,造成腦細胞死亡並因此導致認知衰退前,靠打針或吃藥來遏止相關病理機制。此一藥物研發方向,在十幾年前就已確立,也數度出現曙光,但最後不是產生致命副作用就是藥效未如預期而宣告失敗。到目前為止,阿茲海默症的疫苗研發可說尚無突破性發展。目前最有希望的,是在哥倫比亞的阿茲海默村進行的家族型阿茲海默症的疫苗試驗,美國也參與其中,或許希拉蕊所說的,「每年將投入20億美金的阿茲海默症研發經費」,也包括這項疫苗研究。

每年20億美金,確實龐大,但醫學研究的突破,很多時候靠的是運氣,而非砸大錢就能找到萬靈丹。如果到了2025年,阿茲海默症依然沒有解藥,眾多老人家依然必須走上平均十年的退化病程,而家屬依然像照顧雷根(Ronald Reagan)前總統的南西(Nancy Reagan)夫人一樣,必須面對「一場漫長的告別」,希拉蕊的承諾不就沒有半點路用?

希拉蕊的失智症政見,最大問題就出在這裡——想用醫療方法來解決長照問題。失智症不是只有阿茲海默症一種病因,即使阿茲海默症找到解藥,還是存在其他造成老人家認知功能退化的疾病,更何況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找到解藥。

就因主軸放在消滅阿茲海默症,希拉蕊對長照方面的政見也就著墨不多,甚至比歐巴馬(Barack Obama)還落後。希拉蕊的第二個問題也出在這裡:她會是一個比歐巴馬更好的總統嗎?

大有疑問。歐巴馬最偉大的政績是完成了「可負擔醫療照顧」,試圖將所有美國人納入公共醫療保險,而希拉蕊的相關政見只能是「不要讓共和黨推翻可負擔醫療照顧」。長照亦然。歐巴馬曾經考慮公共長照保險,雖然後來沒做,誠意到了。希拉蕊呢?只說要做「失智症防走失」「給付失智照顧計劃諮詢」「提升老人家對照顧資源的認識」等等,全是花拳繡腿,本質上就是沒有要做長照。

由此可知,希拉蕊之所以引不起選民熱情,連川普這樣充滿爭議的對手都打得這麼辛苦,原因出在哪裡了。講了很多但實質上等於沒講,跟乾脆不講,哪一個酷?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