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擔心特朗普上台,不如讓他成為美國國王?

與其擔心特朗普上台,不如讓他成為美國國王?
Photo Credit: Carolyn Kaster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評論認為,擁立特朗普為美國首位國王或許是個好想法,既可改變美國現時政令不行的僵局,也可消除特朗普執政的危機。

文:黃宇恒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早前提出,由印第安納州州長彭斯(Mike Pence)擔任副手,後者亦已接受共和黨提名為副總統候選人。

最具權力的副總統?

《紐約時報》引述匿名消息來源指,特朗普也考慮過由曾參選共和黨初選(至5月才退選)的俄亥俄州州長卡西奇(John Kasich)擔任副手。消息來源為卡西奇的顧問,他表示特朗普的兒子向卡西奇開出條件,問他是否想成為史上最具權力的副總統。

當卡西奇的顧問想了解細節,小特朗普解釋,假若其父親當選,副總統將會負責內務及對外政策。但顧問質疑,在此情況下特朗普負責甚麼範疇?小特朗普隨意的回答︰「令美國重新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此為特朗普的競選口號,源自列根1980年的競選口號)。」

小特朗普其後否認曾提出這個建議,真相如何不得而知。雖然有來自特朗普陣營的消息來源確認他們認為卡西奇是副總統人選之一,但卡西奇始終反對特朗普。

虛位元首

《Vox》的編輯Timothy Lee指出,即使沒有權力的總統對美國而言可能不可思議,但其實很多民主國家都有個虛位元首。

簡單來說,虛位元首只代表國家出席重要的場合——例如出席國宴、接見外國政要、進行國事訪問和頒授國家榮譽——而沒有真正實權。這位領袖可以是民選的總統,也可以是世襲的君王。與此同時,另一位負責決定政策和議案的政府領袖——也就是首相(或稱為總理)。

這些國家通常讓國會多數黨領袖同時擔任政府領袖,而美國則把兩項職責都放在總統身上。

Lee認為,假如特朗普只想成為元首而不想處理實際政策,由他成為「美國君主」並無不可。今年4月,《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Catherine Rampell也提出類似建議。

AP_161410156228592
Photo Credit: Mel Evans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不過,我們首先需要了解不同民主制度的分別。

議會制與總統制

其中兩種常見的民主體制,分別是議會制(又稱內閣制)及總統制(也有其他制度,如委員制或介乎兩者之間、混合式的半總統制,在此略過)。

議會制分為君主立憲制和共和制兩種,兩種制度所選出的政府首腦英文都是Prime Minister,而華文語境下習慣稱呼君主立憲國家(如日本、英國)的政府首腦為首相,而共和制的國家(例如德國)政府首腦則稱為總理(但亦有例外,一切依習慣為主)。

在議會制國家,首相由國會多數黨的黨魁擔任,假如首相辭職,就直接由多數黨再次選出新黨魁來擔由首相,並由虛位元首(總統或國王)來主持交接過程。

以近日英國的例子來解釋,卡梅倫(David Cameron)本為英國國會多數黨——保守黨的黨魁,因而成為英國首相。他在脫歐公投後辭去黨魁一職,保守黨其後選出文翠珊(Theresa May)為新黨魁,於是卡梅倫提早辭任首相,再由英女皇任命文翠珊為英國新首相。

AP_94617986798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總統制的國家中,大多時候政府首腦同時也是國家元首——也就是一位擁有強權的總統,美國就是世上最早同時也是最典型的總統制國家。

總統制在美國的問題

Lee認為總統制的問題在於,國家同時擁有得到選民授權的總統和國會,而兩者意見未必一致,使政令難以通過。議會制國家正因為政府元首和國會多數黨有同一立場,使政制可以順利通過。他指不少拉丁美洲國家彷效美國行強權總統制,結果出現很多問題。

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是民主黨人,但美國國會自2010年起由共和黨控制。因為奧巴馬和共和黨在大政策的理念上南轅北轍,近幾年的重大議案幾乎完全不獲通過。

而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自2月逝世後,該席位就一直空缺。這也是由於共和黨的國會議員表明,不會讓民主黨的奧巴馬提名大法官繼任人,以致此席位很可能會空缺至新總統上任為止。

世襲君主制的好處

說了那麼多,Lee想指出的是,特朗普的虛位總統制是個好建議。而與其讓副總統處理其餘職務,更好的做法是由眾議院議長負責。他認為由國會領袖擔任政府元首,會使美國的民選領袖更容易下決定。

問題在於,特朗普應該成為民選的虛位領袖,還是世襲制的君主?

Lee引用同事Dylan Matthews的文章,提出君主立憲制的主要優勢在於,君主完全缺乏民主的合法性。相比之下,民選總統即使權力受限,仍然有可能想插手政治,造成體制危機。

特朗普成為「美國國王」?

Lee推論,如果特朗普擔任虛位總統(即缺乏實際權力的總統),其繼任人仍然有可能想行使權力,因此更聰明的做法,是廢除總統一職,並由特朗普成為「國王」。

美國國王特朗普將會終身「統治」美國,但無權否決立法、任命法官、大使以至內閣成員,此外他也沒有軍權、無須對外談判。國會仍然有權彈劾「特朗普國王」,不過基於他的角色只具象徵性,國會沒有太大理由這樣做。

再者,Lee認為從很多方面而言,特朗普一直準備成為美國君主︰雖然他那金碧輝煌的住所顯得俗氣,但適合成為美國國王的「皇宮」。Rampell亦指出,特朗普的不少住所及交通工具均鍍金,顯示他早就預備好接受加冕。

Trump_757
Trump影片截圖
特朗普的私人飛機上,連安全帶扣也鍍上24K金。
這位「國王」會不會得罪人?

Rampell指特朗普對管治國家的責任顯然不感興趣,但在政治魅力方面甚有天份,所以不應強迫他擔當他不適合的角色。而君主的角色,就是負責出席重要場合並接受民眾崇拜,同時無須做任何實際工作——有人的性格能比特朗普適合嗎?

要成為美國君主,能團結所有國民顯然非常重要。而特朗普的最大缺點在於他那些分化國民的言行,在整個競選過程中屢見不鮮。不過Lee認為特朗普這些舉動,純粹基於他相信這樣做有助選情,最終他只關心自己。一旦他成為「美國國王」,就沒有理由再挑動種族仇恨。

但國王的另一項職責,乃負責對外關係。Rampell擔心以特朗普的往績,很容易侮辱了其他國家及文化,得罪盟友又助長了敵人。她提出與其讓「國王」出國,倒不如讓他留在拉斯維加斯,跟由專業演員扮演的外國政要打交道,讓他進行國事訪問同時免去外交災難危機。

繼位問題

特朗普已經70歲,一旦當選將成為美國史上最年長的總統。由於年事已高,即使成為國王在位時間也不會太長,因此繼任人選也變得非常重要。

Lee認為,特朗普的長子——也就是文首提及的小特朗普——英俊有魅力,在共和黨全國大會中的演說反應也不錯,因此能勝任美國第二任君主。

而特朗普的其他子女,現時都已經是受小報追訪的名人,那是身為皇室成員的主要角色。他那些成年的子女也是Instagram及Twitter上的明星,相信會享受成為美國首批公主、王子。

當然,Lee及Rampell的建議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實現,屬開玩笑居多。然而美國的政治撕裂及兩極化乃不爭事實,也令到政策因國會及總統拉鋸而難以推行。要解決這個問題,不能單靠改變制度,還需要降低政治文化上不同陣營之間的敵意。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