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別說廢話,結尾別再說「謝謝」!心理師告訴你這樣的簡報才精彩

開頭別說廢話,結尾別再說「謝謝」!心理師告訴你這樣的簡報才精彩
Photo Credit: startupstock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訊息傳遞時,也要留意非語言訊息,觀眾也會受到「身體線索」的影響。小心當你的聽眾做出抗拒的動作時(例如雙手交叉放胸前),那可能代表聽眾根本不想聽你說什麼,或者這個肢體語言會出現「對訊息持保留態度」的暗示... ...

文:林俊成Jason(臨床心理師)

或許對有上台恐懼症的講者來說,多數的開場是這樣的:支支烏烏地向聽眾問好,接著伴隨一陣鴉雀無聲地尷尬,空氣裡的水氣好像被瞬間急速冷凍,你彷彿可以聽到凝結的冰珠打在地板,發出叮噹叮噹地聲聲。臉色已經脹紅的講者會先向聽眾道歉:「不好意思如果有講不好的地方,請大家多多指教⋯⋯」一場18分鐘的簡報就這樣浪費了5-10分鐘,然後整個簡報草草結束後,聽眾還是一頭霧水。

謝文憲(憲哥)在教導簡報時,很強調「破題如剪刀,結尾如棒槌」的概念。他是這樣說的:

「破題的概念就是剪刀概念,我要講這個,不是要講那個。要像一把剪刀一樣,告訴聽眾,我要講什麼?我不要講什麼?要把簡報的目的,一開始就清楚的點出來。

結尾的概念就像是拿一把棒槌朝你頭上重重地打下去,我要讓你在離開這個聽講的場合時,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在即將結束前的一分鐘、兩分鐘,給聽眾一記當頭棒喝,所以收尾一定要猛,破題一定要炫。」

1
Photo credit:林俊成
頭尾有力,中間清晰

其實這個概念非常重要,因為這個技巧是符合人類心理學的運作模式,我們的記憶有個現象稱作「序列位置效應(Serial Position Effect)」,也就是當個體在處理一連串的訊息時,在先後不同位置出現的資料,對於後續回憶效果會有不一樣的情況。而往往在「開頭」和「結尾」的訊息,我們的記憶會比較深刻。中間的訊息相對而言,較頭尾的訊息記憶效果就沒那麼好,但是若經過架構和組織後,中間的訊息還能有不錯的回憶效果。

對於開頭訊息回憶效果較好的現象叫做「初始效應(primacy effect)」,對結尾訊息回憶效果較好的現象則叫做「新近效應(recency effect)」。所以在簡報裡,想要有效地讓聽眾記得你要講的東西,就擅用「頭」(破題如剪刀)和「尾」(結尾如棒槌)吧。

2
Photo credit:林俊成
肢體動作,亦是重點

在訊息傳遞時,也要留意非語言訊息,當你常是在「說服他人」或「傳遞訊息」時,聽眾也會受到「身體線索」的影響。

過去曾有個心理學研究是這樣的:實驗者讓參與者戴著耳機聆聽一篇社論,同時誘發一部分聽眾上下點頭的動作,另一部分誘發左右搖頭的動作,結果發現做上下點頭的聽眾會比較贊同該篇社論的觀點。為什麼會這樣呢?實驗者認為是上下點頭的動作,就好像在說「Yes」;而左右搖頭的動作,就好像在說「No」。所以下次在簡報的時候,不妨試試看自己做出認同的動作,也嘗試誘發聽眾做出認同的動作。

不過也要小心當你的聽眾做出抗拒的動作時(例如雙手交叉放胸前),那可能代表聽眾根本不想聽你說什麼,或者這個肢體語言會出現「對訊息持保留態度」的暗示唷!其實只要肢體動作只要持續短短的時間,可能就會對我們自己的想法或情緒造成影響。

放眼全場,魅力四射

過去我在簡報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自信心不足,頭會低低地看地板(其實平常走路我也很容易看地板想事情,真的很低調),但Jason曾經遇過另一種講者是以四十五度角目視遠方的天空(目視就算了,講者的雙手還自己交叉放胸口),全場演講大概就有一半的時間是這樣。

對講者而言可能是在看未來訴說著自己的願景,但我在下面當聽眾,自己真正的感覺是:我覺得自己正被睥睨著,講者讓我有種「我講得是王道,是我的經驗,如果你聽不懂是你不識貨」的感覺。無論是看地板或者看天空,似乎都不是一個好的肢體語言。

不妨嘗試用眼神對著聽眾「放電」,盡情散發自己的舞台魅力,但眼神的電力要拿捏得當,以不具威脅性、不做作且最自然的方式來做眼神接觸,(就像你用手輕輕地自然地滑過某人的臉頰叫做撫摸,如果刻意地大力地接觸某人臉頰叫做巴臉)。在心理學的研究發現:如果你的簡報試圖說服對方時,眼睛直盯對方眼神是會引起防衛心理和造成敵對狀態。

好啦!除了環顧四周放電外,其實也是要觀察你的聽眾,是否有出現抗拒的肢體動作,或者雙手交叉?低頭滑手機?坐立難安?這些肢體動作,可能都代表你的簡報已經失去了聽眾的注意力,也沒有抓住他們的興趣,這時候可能要適時的調整。所以眼睛除了用來放電外,也要拿來觀察你的聽眾。

破題如剪刀,結尾如棒槌

在這篇文章分享結束前,再回顧一下三樣可以讓你的簡報更有效的方法:把握開場收尾善用肢體語言自然眼神接觸。這個學會了,下次大夥要上台做簡報時,開頭別說「廢話」,結尾別再說「謝謝」了,請記得來用「破題如剪刀,結尾如棒槌」。

PS.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對憲哥說的「破題如剪刀,結尾如棒槌」這句話念念不忘,因為這句話在標題、開場和結尾不斷地出現。

本文獲林俊成心理師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林俊成(Jason L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