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問五答:一位90後談壓抑、搵錢、本土、阻上位 寄語DSE考生

五問五答:一位90後談壓抑、搵錢、本土、阻上位 寄語DSE考生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今放榜,有人將畢業,作為90後大學生如何看香港世代問題,本文以「五問五答」方式分享年輕人的想法。

受訪者:吳恩皓(嶺大學生)

1. 如不計父母,假使由70後開始視為上一輩,從讀書或工作經歷之中,你見過的老師或老闆給你的印象如何?

答:若談一般的七十後,也許他們繼承了上一代人的精神,總是有一種莫名奇妙的認為:只要努力、肯捱,便有出頭天。這個想法亦成為他們的道德判準:如果你努力,便會獲得好的成果;如果你未獲得好成果,即是你還未夠努力。這聽起來很離地,但事實上,在他們還在打拼的年代,這種精神確能促進他們的社會流動性。 七十後的老師方面,由於我唸的是第三級別的中學,所以老師的教學策略著重鼓勵和支持。第三級別學校的學生大多數與本地資助大學學位無緣,故此老師也鼓勵他們報其他課程。我記得,當年學校要求所有學生報JUPAS,卻引來非議,皆因眾人對自己的成績心知肚明,又何必倒錢落海?但當時我班主任(七十後)的想法大概是,應該盡量提升自己的資歷架構級別,因為學歷決定工作,工作決定生活,所以大家都應該報JUPAS,可能欲以此為誘因,鼓勵大家專注學業,考到好成績罷。

2. 你對人生前途、前景感到壓抑嗎?你會覺得新一代努力也無用嗎?為甚麼?

答:人生前途?兩個字:鬱悶。如果想在香港正常生活(先不要談理想),先要處理好衣、食、住、行的問題。衣可以隨便,但食、住、行卻對我們卻是大問題。 先談食,上班忙極,下班後還要求他們花兩個小時買餸煮飯洗碗,這是慘無人道的,所以大部分人都選擇出去吃。但問題便來了,出外吃價格本身高昂,收入稍為不高,也要前思後想,才決定吃不吃一個五、六十元的晚餐(看甚麼區,有時算便宜了)。

貴?不緊要,我們還有美式快餐店,22元有交易,但慳了此刻,總有一天身體要還。 住,這已是老生常談。香港業主真的應該向曾蔭權政府致謝,若沒有高地價政策、勾地表、所謂積極不干預政策,你們的身家不會如此暴漲。好了,最近不論是新聞還是政府數據都說,總體房價向下調,好像有一線曙光。可惜,樓價跌和買得起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行,一星期七天,五天上班,星期六、日消費或在家「煲劇」,上班的確佔了大部分的時間。如果你是原區就業,問題不大,但如果跨區上班便有問題了。除了多謝特區政府,我們還要多謝港鐵的只「加不減機制」。有人說:港鐵生意不好做,還要給你們這些廢青罵,真陰公。

我對這種以私人企業角度操作不以為然,公共事業對社會所帶來的效益,從來不會在企業的財務報表呈現出來。港鐵以商業利益為中心,當中的社會成本,又是幾多? 新一代努力會有用的,但努力是為了甚麼呢?當我們努力為資本家工作、假日用資本家扣除利潤所得所餘下的薪資去振興經濟的時候,原來都是為了以上的基本生活而存在,甚至一生只為層樓。這樣的人生,沒有意義。

3. 社會上不乏年輕人不滿社會現況,部分除了遷怒制度,也遷怒「老屎忽」阻上位,你怎麼看?

答:談起老屎忽阻上位,我腦裏馬上閃起兩個字:泛民。而泛民的經驗也告訴我們,老屎忽阻人上位整個黨都要為此付出代價。同樣地,老屎忽運用其權勢,去阻年青人上位,受害的都是社會。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見證老屎忽阻人上位的機會不少,卻聽聞不少,形成有這種印象。當然,這可能是錯覺。

4. 你作為年輕人,怎看當前的本土派政治思潮?

答:本土派政治思潮與本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純粹以概念理解,本土的意思就是地方主體性的呈現。像一個人,他有自己的經驗和思想,形成自己,這個自己與別人不同,但我們仍然能夠群居相處。本土派的思想則是透過政治上以本土利益作為唯一的考慮,手段上甚至以否定他者來呈現主體性,例如叫内地人做蝗蟲。政治思潮背後是意識形態的灌輸和博弈,但成功的前提是具有群眾基礎,而本土派會不會成為主流思想,我現時手上沒有資料,故難作結論。

5. 今天DSE放榜,你有甚麼感想或寄語?

答:加油,夠分的,進大學要了解自己更多,享受大學生活。不夠分的,不論retake也好,asso也好,出來工作也好,要了解自己更多,訂立人生目標。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採訪』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