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務員舊同學

​​​​​​​我的公務員舊同學
photo credit: REUTERS/Bobby Yi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大相信有懷才不遇這回事,但沒眼光或留不住人才的上司與機構倒見過不少。我深信,只要他願意,還是可以打出一片新天地。

一年一度舊同學聚會,只來了5人,3個公務員,1個畢業後教了兩年書就嫁人,安心在家相夫教子,然後就是我這個鮮有露面的宅女編輯。

約在某酒店吃自助午餐,待應生熱情招待,說今天有八折優惠。偌大的餐廳只坐了近半,記得年多前來過,隔壁數張枱都是說普通話的,這天不曾聽過普通話。

「聽說你要調到某某部下,祝你好運。」公務員A說。

「呵,也沒什麼,大不了忍上三五年,看看再調到那兒。」公務員B說。他是公認的才子,3人當中他職級最高。

「但某某出名難頂。」公務員C說。

「有多難頂?」我問。

「沒有邏輯,指令不合常理,沒承擔。」A搶答。

「而且不聽任何意見。」C說。

「公務員從來不大需要發表個人意見。」B說得淡定。

「那上級命令辦不到怎辦?」我問。

「沒事的,你要接受上司的智商在這個水平(他把手放到腳跟附近比劃著),然後你把自己的智商也降到這個水平,再把EQ(情緒智商)提升到這個水平(手放到頭上)。」公務員B還是那麼淡然。

「說的容易做的難。」我說。

「沒辦法,千萬不可以上心。我們這年紀,病痛開始來,太傷身一定病。過去一年,我去了四個喪禮,只有一位是上年紀的,其他跟我們差不多,或者只大幾年。人生很化學,一定要化,否則苦了自己。」B說,「你拼了命去做不見得有好處,索性跟他說做不來,因為自己能力低,不似他能幹。」

「哈,而且你薪高糧準,人工包了這些活受罪。」家庭主婦對著她那盤魚生邊吃邊說。

「也是。」B笑了。

「你們這些鐵飯碗真好,不用擔心經濟差,退休後有保障。今年又加人工4.68%。」家庭主婦倒不是完全不看新聞。

「所以工作上遇上千奇百趣的人都要忍,年輕時還有點菱角,現在覺得自己愈來愈適合這份工。」A似是有點「小確幸」。

「如何適合?」我問。

「就是每天上班都盡量令自己過得不要太難受,可以避開的人就避,避不開就盡快完事。不求有功,但千萬不可以背鑊。」A說。

「百分百認同,總之糧準,又有人工加就行。上司不好就祈求自己早點給調走,又或者上司快點給調走,難受時記著又不是他出糧給我。」C說。

「那團隊精神是零?沒有士氣怎辦?」出身傳媒的我覺得很難接受,團隊精神直接影響每天上班心情。

「哪來團隊,三五年走一轉,無論你多喜歡那崗位,多幸運遇上一班不是太難相處的同事,調職是遲早的事。換個角度看,即使你有多不認同隔壁那個人,你都要跟他合作,大家都是打份工,數年後又可以轉環境。位子不要累積太多個人物品,別忘記自己是個遊牧民族就是了。」A耐心地向我這個無知的人解釋著。

「你少擔心他們不快活,人家真正生活是工餘時間,下午5時半後快快樂樂回家去,退休後生活無憂。經濟差不用擔心裁員,這樣的安全感那裡找?有了安全感,就可以實現夢想,去旅行。」家庭主婦一陣搶白,我忽然覺得她有點哲學頭腦。

然後,我們開始把話題轉了去英國脫歐,家庭主婦的兒子今年中三,她說要趁低買點英鎊,好讓將來兒子去英國讀書,公務員C的女兒才剛兩歲,她也說要買英鎊,因為孩子一定不可以在香港讀書,擔心讀壞腦,要做定準備。接著她們一齊轉頭問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買了?

「咦,我怎麼會知道?索羅斯說要跌15-20%,你們要不要信?」我說。

「現在才跌了11%,即是未買得。」家庭主婦數口精且立馬有了結論。

遊談無根的說了兩個半小時,大家都要回去了。去車站的路上,B跟我說:「其實我在找工作,下星期有個面試機會,多少有點緊張。」

「怎麼了?決心走出安全區?」我問。

「就是嘛。這樣的日子不是捱不過去,但如果有選擇,還是寧願出來博一下,畢竟距離退休還有一段日子,我不想做傻子或鹹魚。」B說。

「那你要加油,外面的世界也很艱難。明年這個時候,希望你在新工作做得恇意。」我說。

回家路上,我笑了,扮傻和軟皮蛇到底不是他那杯茶。我不大相信有懷才不遇這回事,但沒眼光或留不住人才的上司與機構倒見過不少。我深信,只要他願意,還是可以打出一片新天地。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