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可以吃掉人類最好的朋友」這句話讓其它動物情何以堪?——淺談廣西荔枝狗肉節

「你怎麼可以吃掉人類最好的朋友」這句話讓其它動物情何以堪?——淺談廣西荔枝狗肉節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愛狗和吃狗,只不過是一場文化之爭,並沒有任何道德的高下,只有文化的不同。你有你愛狗的自由,他有他吃狗的選擇。任何人都必須遵守各國各地的風俗、傳統和民族信仰,將自己的信仰強加於他人身上,只會凸顯自己的野蠻和自以為是。

文:符洺傑(馬來西亞人。畢業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機械工程系,目前在同一所院校修讀博士學位。腦袋總是太多理性、感性和無厘頭的想法,所以靠寫作出口:寫文學、評論、記事。)

中國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每年夏至(6月21日或22日)都會舉辦玉林荔枝狗肉節,大量食用荔枝和狗肉。近年來經外媒報導,已引起世界關注。西方世界嚴厲譴責抨擊,其它地區的人們聯署反對,甚至中國部分名人也呼籲民眾不要吃狗肉。

荔枝狗肉節為何會興起?民間俗語有說:「冬至魚生夏至狗」,由於狗肉溫熱,易上火,夏至是「陽氣」最盛的一天,吃荔枝和狗肉這兩種很「熱氣」(容易上火)的東西,正好與「陽氣」呼應,以陽制陽[1]。也有說法為玉林市天氣炎熱、雨水充足,人民就發明吃狗肉和以荔枝就酒來避暑氣,順便歡度夏至,與親友共聚[2]。

其實,中國人自新石器時代開始已經食用狗肉,到戰國、秦漢時期逐漸走向高峰,社會各階層人士皆吃狗肉[3]。之後隨著佛教盛行,狗肉的地位急劇滑落。隋唐以後,上層社會拒吃狗肉,就連平民也不敢公開品嚐狗肉[4]。

不只中國,朝鮮半島和日本的人民也食用狗肉,其中韓國有大約一半的人口吃狗肉,尤其夏天更為常見[5]。東南亞、歐洲以及太平洋島國的一些地區也有品嚐狗肉的習慣;墨西哥的阿茲特克人(Aztecs)則養殖墨西哥無毛犬作食物用途。

從美食到禁忌

隨著人類文明的演進,狗肉漸漸退下餐桌。許多國家制定了防止虐殺動物的法令,也禁止屠殺和販賣狗肉。但全世界立法禁止吃狗肉的國家或地區比如香港,其《香港法例》第167A章《貓狗規例》規定,不得屠宰和售賣任何狗隻和貓隻,或其屠體及任何部分作為食物用途[6]。

單純一個地方民族的飲食習俗,怎麼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被冠上罪名,受千夫所指呢?我們甚至還可以看到部分當地人民也開始聲討這個流傳多年的「自家傳統」。無可否認,現今社會深受西方世界影響。過了殖民時代和全球化的趨勢,西方觀念更在東方根深蒂固。由於西方和東方曾經處於殖民和被殖民的身份,這樣就不難理解任何與西方有衝突的民俗,皆很容易被標上野蠻的標籤,但其實這都只是文明演變上所造成的文化差異而已。

要了解這種不同,我們必須先知道雙方文明的演變歷史。東亞文明是典型的農業文明。所有粗重的農活大多以牛、馬來代替人力,這些動物對農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反觀狗兒在務農中並沒有多大作用,因而寫下了它成為食物的命運。西方文明則由游牧文明演進而來,這時狗不但擔當獵犬角色,還能兼顧看管牲畜的工作;而牛隻不過是奶、肉的供應者。中國藏族、滿族等游牧民族不食狗肉也是同樣的道理。經過時間演變,狗的工作從保護牲畜變成了保護主人,慢慢走入家中,成為西方家庭的一員。

然而依西方媒體的影響力,只要他們大肆報導某個議題,貼上標籤,世界另一個角落的人民也會風起雲湧,被洗腦般地聲討所謂不人道和野蠻的行為。於是愛狗人士和動物保護組織紛紛站了起來示威抗議,甚至發出連署,要求抵制和取消吃狗肉的民俗。

「我愛護動物,也愛吃動物」

結果這些人被冠上偽善的帽子——可不是嗎?早上才在那裡拿著「愛護動物」、「狗狗的哀求:不要吃我們!」的布條,午休時就跑到麥當勞點了一份巨無霸(編按:大麥克,Big Mac)和炸雞塊,吃飽過後沾著肉香的嘴唇繼續嚷著同樣的口號。這樣的舉動只會令人生厭,認為他們其實應該一手高舉示威牌子,另一隻手不停掌摑自己嘴巴才對。

很喜歡倫敦大學學院哲學博士Julian Baggini對於虛偽的詮釋[7]。「虛偽其實沒有那麼直接了當。假如一個人覺得屠殺和食用狗肉很噁心,卻不覺得吃其它動物有什麼問題,這並不是虛偽。試想,你從小和狗隻一起玩樂長大,又沒有見過屠宰牲畜的過程,覺得吃狗肉殘忍不人道只是人之常情。當你將自己的厭惡強加在他人身上,以不道德為由而不讓別人吃狗肉,這才是真正虛偽的表現。」

「明顯地,如果你抗議吃狗肉,只因為被吃掉的是狗而不是豬,你的憤怒是多麼地空洞。但是我相信大部分反對的人除了喜歡友善、毛茸茸又有名字的野獸之外,還有其它更紮實的理由。」

愛狗人士最常用的論點不外乎:「狗是我們人類最好的朋友啊,你怎麼忍心吃掉它們!」欸,等一等,你們怎麼代表全人類發聲了?你應該說的是「狗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所以我都不吃它們!」不然的話,每隔兩天就會有一群人跳出來說「雞/豬/牛/羊是我們的好朋友 」,然後譴責其他肉食者的不道德。

假設「狗是全人類的好朋友」這個式子真的成立,人類會以什麼心態來對待其它物種?烹調料理之前告訴自己「蝦子不是人類的朋友」,然後心安理得、理所當然地把活蝦丟入沸水裡,蓋上鍋蓋,滿心期待地看著它們被煮熟;皮革業者一面剝下鱷魚皮,一面對著這些被吊起來的爬行動物搖頭:「誰叫你們不是人類的朋友,這樣只好拿你們來做包包啦。」

如果動物知道人類有這種想法,被電暈屠宰之前只好怪罪自己的祖先,為何一萬多年前不要討好巴結人類,弄得後代子孫只能走上被吃掉或製成服飾等各種悲慘的命運。

RTX1HLH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廣西玉林的一處餐廳,食客在荔枝狗肉節當天享用狗肉。
吃與不吃:取決於對人類的利用價值

即便如此,狗是一種有靈性的動物,怎麼能夠將它與其它物種比較呢?的確,我們常常聽見忠犬護主、毛孩整天守在門口等主人回家這類的新聞,筆者也沒有要無視這些消息。但是其它動物是真的沒有靈性,還是人類本來就鮮少探討、或壓根不在乎牛羊有沒有靈性這件事情呢?除非經營畜牧行業,一般人很少有接觸家畜的機會,更不要說像對待貓狗那樣和它們朝夕相處。說出這番話的人對動物靈性的了解也不必多說。

如果真要以有沒有靈性來判斷什麼動物該吃、什麼不該吃,未免就太過可笑了。你說狗有靈性所以不能吃?但牛在被宰殺之前會留下眼淚,印度部分人民更將其視為神靈,那樣我們也不該吃牛肉啊。再看看低等一些的生物好了,我們聽說過魚群看見主人走進,會游向主人示好,那我們也好像不能吃魚。就連章魚這種腦部發達的無脊椎動物,和人類相處久了,搞不好也會培養出所謂的靈性,當然也不能吃。

如此推斷,看來人類只能食用那些不會向我們點頭哈腰的植物和真菌了。科學家也不需要大費周章地發表任何健康環保的課題,只要拋出「靈性論」,各位肉食者就會羞愧地放下屠刀,轉向素食。

既然不能用靈性來反對食用狗肉,且讓我們來看看狗對人類的貢獻。在現代社會中,狗兒除了陪伴人類之外,也擔當了很多重要的工作,譬如搜救犬、導盲犬、甚至還能為軍方偵測地雷。屠宰如此無私幫助人類的動物果腹,貌似並不應該。

人們自古以來就有這種想法。在過去的農耕時代,一頭牛在農家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人可以不吃,牛卻不能餓著。只因為牛是耕田的勞動主力,要是沒有了牛,全家可能會面臨飢餓或破產的危險。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對人類貢獻這麼大的牛,當然不能用來滿足口腹之欲。不過農業革命過後,人類再也不需要牛來耕種,屠殺這種體型龐大、全身都可食用的動物,好像也不是什麼罪惡。

這樣的「貢獻理論」展現了人類的狂妄自大。所謂的萬物之靈,原來是世界的主宰者。人們把動物進行分類,能觀賞的觀賞、能玩樂的玩樂、能工作的工作,至於那些沒有什麼用處的,就通通把它們丟進油鍋裡吧,反正留在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什麼貢獻。

然而科技日新月異,總有一天機械將會取代狗兒的這些工作。到時我們就能名正言順、理直氣壯地食用狗肉了嗎?答案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其中,狗肉節食用的狗肉來源也讓人質疑。中國的飼養肉狗從1956年起步,絕大部分狗肉來自於養殖場的肉狗[2、9]。由於狗並不是常見的肉食來源,肉狗沒有工業化的大規模飼養、生產和屠宰,所以供應的狗肉基本上屬於「散養」、「私宰」。而這些犬隻的生活環境雜亂,被餵食不乾淨的食物,因此狗肉的安檢問題令人詬病。由於沒有加強管制,這些沒有通過檢疫的肉類可能存在安全風險。

即便有人工飼養,我們仍不排除有的狗肉源自於非法竊取他人寵物或農村土狗。而且曾經有案例報導,有人在獵取過程中採用了毒液,結果發生食客中毒的現象。不過寵物犬普遍肉質較差,並不受食客歡迎。

肉類供應非法,大眾應該向販賣狗肉者追究責任,而非顧客。肉販倘若知道來源不道德或存在食安問題卻仍繼續銷售,愛狗人士應當向相關部門舉報,取締非法的銷售行為,而非指責食客的行為不當。道理如同食品發現塑化劑會取締食品業者,而不是以「沒有買賣,沒有殺害」的理由來怪罪食客使業者犯罪。只要食用的狗肉來源合法,養殖和屠殺過程人道,其實吃狗、販狗和狗肉節都沒有什麼對錯。

文化之間的相互尊重

正如美國人吃牛排,印度人卻把牛敬若神靈一樣,這只是文化差異,而非優劣。從中作梗的,不過是為了凸顯西方優越的東方主義。這一邊廂抨擊中國食狗肉的不人道,另一邊廂卻無視西班牙殘忍的鬥牛文化;在臉書留言辱罵只要魚翅、不要鯊魚肉的漁民,另一個視窗則訂購利用灌食法漲大的鵝肝料理。

雖然中國人因為吃狗肉,長年被西方國家鄙視,人類學家Marvin Harris在《Good to Eat - Riddles of Food and Culture》中卻一語道破:「西方人不吃狗肉,並不是因為狗是他們最喜歡的寵物,從根本上說,這是因為作為食用肉動物的狗是一種無效的肉食資源。」[10]

愛狗和吃狗,只不過是一場文化之爭,並沒有任何道德的高下,只有文化的不同。你有你愛狗的自由,他有他吃狗的選擇。任何人都必須遵守各國各地的風俗、傳統和民族信仰,將自己的信仰強加於他人身上,只會凸顯自己的野蠻和自以為是。

最後用社會評論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作品《動物農莊》(Animal Farm)中的一句話來總結這篇文章:「All animal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11]」因為到頭來,只要你長得夠可愛、夠楚楚可憐,就算只是少了一根毫毛,也會有一群人來為你伸張正義,打抱不平,根本不需要任何藉口來解釋和掩飾。

參考文獻
  1. 玉林荔枝狗肉節(百度百科)
  2. 吃不吃狗肉?你需要了解的十大常識(第1060期ed.),羅雯,2014
  3. 維基百科「狗肉」條目,2016
  4. 中國古代冬日的食肉之風(大連法制報),2013
  5. "Good to pet and eat: The keeping and consuming of dogs and cats in South Korea,"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vol. 65, pp. 615-632, AL Podberscek, 2009
  6. 香港法例第167A章《貓狗規例》,1997
  7. Is it OK to eat dogs?(衛報),J. Baggini,2015
  8. 玉林狗肉節惹爭議 愛狗派PK吃狗派(新觀察),2016
  9. 同樣是動物,為什麼很多人反對吃狗肉貓肉?卻很少有人反對吃豬肉雞肉?(知乎),2012
  10. Good to eat: Riddles of food and culture : Waveland Press, M. Harris, 1998
  11. Animal farm : Random House, G. Orwell, 2010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