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人對脫歐態度的三個轉折點:為什麼脫歐派的論述對選民來說更具吸引力?

英國人對脫歐態度的三個轉折點:為什麼脫歐派的論述對選民來說更具吸引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倘若脫歐公投通過,卡麥隆將會面臨英格蘭之外的其他三大地區之獨立運動,屆時英國將會失去大多數的領土,除了世界的政治影響力大幅減弱外,對歐洲事務也幾乎沒有插手的餘地,因此卡麥隆當然要極力避免公投「弄假成真」。

英國將要在6月23日舉行史無前例的脫歐公投(Brexit Referendum),這場公投是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2015年的國會大選時,為了安撫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內脫歐派與拉攏英國獨立黨(UK Independence Party)支持者所作的承諾。這場政治豪賭,不但使歐盟各國動盪,也對全球金融市場造成波動,更威脅多年來歐洲區域統合所累積的成果,導致歐盟面臨瓦解的危機。

2008年金融海嘯後,歐美各國都出現一項棘手的趨勢,即是懷疑單一市場與自由貿易的影響。在多國共享相同經貿架構的情況下,單一成員國的主權很有可能在協商過程中被犧牲,跨國企業的自由進出也會讓本國勞工面臨失業的困境、擴大貧富差距,導致民眾紛紛對政治妥協感到厭惡,如同今年美國總統初選,兩黨都由非典型政治人物搶盡風光。

面對這項趨勢,歐洲最大的區域統合組織歐盟,自然成為歐洲人的矛頭所向。歐盟長期以來為人詬病之處,就是決策過程的不民主,即使是全歐盟機構中唯一民選的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也沒有完整的監督權,政策的制定多半是進行政治協商,最後讓各國妥協。英國脫歐派的論調,相當程度上是建立於對歐盟的不滿。

因為脫歐議題的核心是英國人對歐盟的態度,故此次公投正反雙方的組成並沒有很高的一致性。留歐派有大多數保守黨、工黨(Labour Party)國會議員,以及大部份蘇格蘭(Scotland)、威爾斯(Wales)、北愛爾蘭(Northern Ireland)的區域型政黨。

脫歐派雖以英國獨立黨為主力,也有許多工黨、保守黨國會議員的支持,但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保守黨籍前倫敦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利用他在媒體的曝光度與製造話題的能力,把這場原先無人看好的公投,變成卡麥隆從政以來的最大危機。

包含英國主要政黨在內,世界各國似乎都希望英國留在歐盟內,以維持區域政治與金融市場的穩定,但英國境內脫歐聲勢反而水漲船高,其原因應該是雙方的著眼點不盡相同。

歐盟長期以來為人詬病之處,就是決策過程的不民主,即使是全歐盟機構中唯一民選的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也沒有完整的監督權,政策的制定多半是進行政治協商,最後讓各國妥協。

脫歐陣營當中,右派對於歐洲難民政策與歐債金援的作法不滿甚深,左派也認為跨國企業獲利、歐盟效率低落的狀況令人難以期待,才會讓脫歐陣營的成員橫跨整個政治光譜。留歐派則是不斷強調,離開歐盟後對英國經濟與財政會造成深遠的影響,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就提出警告,英國脫歐後要用七年的時間來重新協商雙邊的合作談判,曠日廢時的結果對英國是絕對負面的影響。

由此可見,英國人是從「政治面」來看脫歐公投,這個全世界最老牌的民主國家,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民主」價值,受到歐盟決策體系的封閉式「協商」所侵犯,英國人的訴求很簡單,就是想表達:無論結果如何,請換我們自己作主一次。留歐陣營則是在「經濟面」的考量上,認為英國一旦脫歐會對貨幣、貿易、稅務造成無法挽回的打擊,留在歐盟才是穩健的選擇。

歐盟的許多規定、法條,被脫歐陣營視為一種束縛,離開後就可以讓英國有更多發揮的空間;留歐陣營則強調,如果不在歐盟體制內,英國將會失去對歐洲事務的影響力,也降低英歐雙方的貿易額,許多歐洲金融機構也會被迫撤離英國。當雙方對自身立場的切入點有所不同時,就會讓選民產生心態上的差異,使「留歐 vs. 脫歐」變成「失去什麼 vs. 得到什麼」,對比打出恐嚇牌的留歐陣營,脫歐派的論述對選民來說就更具吸引力。

就區域性來看,英格蘭(England)是脫歐陣營的主要戰場,但是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斯的情況正好相反。蘇格蘭經濟以農業為主體,受惠於歐盟農業補助政策,脫歐後這筆歐盟的補貼也隨之消失,因此蘇格蘭地區普遍主張留歐,加上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直言,若英國最終違背蘇格蘭的意願而脫歐,英國就沒有理由拒絕蘇格蘭進行第二次獨立公投。

北愛爾蘭與南方的愛爾蘭(Ireland)血緣關係密切,長期以來都有合併的聲浪,而英國與愛爾蘭加入歐盟後,雙方的邊境成為歐盟境內的「內部邊界」,人員、物資往來便利;一旦英國脫歐,雙方國界立刻變成歐盟與非歐盟國之間的「外部邊界」,勢必會讓邊境控管轉趨嚴格,因此北愛爾蘭多數意見也希望能留在歐盟,否則北愛爾蘭與愛爾蘭的合併公投也會在不遠的將來發生。

RTX2DYP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威爾斯的經濟型態與英格蘭相近,對公投的立場也趨向脫歐,甚至英國獨立黨在2015年的國會大選,全國得票率成長幅度最大的地區就是威爾斯。然而,威爾斯最大的區域型政黨「威爾斯黨」(Plaid Cymru),雖然主張威爾斯獨立,但必須是在歐盟的架構之下獨立,因此威爾斯最大的地方政黨也極力遊說選民留歐,如果最終選擇脫歐,威爾斯也沒有留在英國的必要。

倘若脫歐公投通過,卡麥隆將會面臨英格蘭之外的其他三大地區之獨立運動,屆時英國將會失去大多數的領土,除了世界的政治影響力大幅減弱外,對歐洲事務也幾乎沒有插手的餘地,因此卡麥隆當然要極力避免公投「弄假成真」。一旦英國脫歐成功,會使法國、西班牙、荷蘭等國的脫歐聲勢大漲,歐盟崩解並非空談;蘇格蘭等地在英國脫歐後紛紛獨立,也會鼓舞科西嘉(Corsica)、加泰隆尼亞(Catalonia)等地的獨立運動,歐洲將會進入一個高度動盪的局面。

其實,脫歐議題剛出現時,並沒有多少人認為公投有機會通過,英國之所以會走到今天的局面,最該負責的還是首相卡麥隆。2015年的國會大選,為了鞏固選票而拋出脫歐公投的議題,讓保守黨意外取得超出過半的席次;卡麥隆也以此來威脅歐盟進行談判,在今年2月19日達成包含難民與福利制度的多項協議,當公投結果是留歐時就會生效。卡麥隆與歐盟領袖達成協議後,原先預估脫歐公投將不再是個重大議題,不料協議內容英國人不太滿意,加上前倫敦市長強森表態脫歐,讓卡麥隆的這場政治秀往超出劇本外的方向發展。

英國人對脫歐公投的態度,有三個重要的轉折點:

一、首先是在4月份爆發的「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事件,卡麥隆家族涉及逃漏稅的醜聞,雖然卡麥隆史無前例公布自己六年的稅單以澄清事實,但英國人對卡麥隆這位公眾形象近乎完美的政治金童,已經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加上卡麥隆原先告訴英國人,如果歐盟不進行改革、修改法律,就要帶領英國離開歐盟,但在協商幾條讓英國人不買帳的協議後竟然改變立場,大肆宣傳脫歐後會有難以挽回的災難,更讓英國人對卡麥隆的政治誠信提出質疑。

二、希臘是歐元區對歐盟不滿最深的國家,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帶領極左派政黨「激進左翼聯盟」(Coalition of the Radical Left, Syriza)在2015年兩度贏得國會大選,但是這個強烈反對歐盟撙節政策的希臘政府,卻在5月22日通過深受民意反對的加稅與金融改革法案,只為了換取新一輪的歐盟紓困金。眼看原先態度如此強勢的希臘政府,最終仍妥協於歐盟的協商之下,不但違背政黨自身的立場,還做出背離民意的決定,英國人也會對自己的政府產生相同的疑慮,支持脫歐的民調在5月底開始翻轉,逐漸超出民調誤差範圍,進入6月後領先幅度更加明顯。

三、就在公投雙方針鋒相對、近乎淪為口水戰之際,一聲槍響震醒了英國社會。6月16日,支持留歐的工黨國會議員喬考克斯(Jo Cox),在自己的選區被一名高喊「英國優先」(Britain First)的男子槍殺,舉世譁然。考克斯被槍殺後,公投雙方都暫停競選活動一天,此時英國人開始反思在這場選舉中,是否無意中分化了包容、民主、自由的英國社會;考克斯的犧牲,除了冷靜這場激烈的選戰外,最重要的是讓英國人重新拾起務實、理性的思維,無論支持與否,都有機會重新審視自己對公投的立場。

一旦英國脫歐成功,會使法國、西班牙、荷蘭等國的脫歐聲勢大漲,歐盟崩解並非空談;蘇格蘭等地在英國脫歐後紛紛獨立,也會鼓舞科西嘉(Corsica)、加泰隆尼亞(Catalonia)等地的獨立運動。

英國脫歐公投影響深遠,對於大英帝國的完整、歐盟的穩定都具有關鍵的指標性意義,卡麥隆政府一連串的大意、失誤,都讓脫歐陣營有機可乘,演變為兩軍對壘的緊繃態勢。英國人在這場歷史性的公投中,只想對歐盟傳達一個重要的訊息,就是給英國人民一次發聲的機會,不是政府高官關起門來協商就可以決定英國的未來;不管公投結果如何,英國人必須也都會接受,歐盟相對也要回應英國社會的改革訴求。

希臘在5月用改革法案與歐盟完成債務協商,避免成立超過16年的歐元區解體。而近日許多人思考,英國脫歐公投會不會讓歷史更悠久的歐盟崩潰,在這場關鍵選舉的前夕,工黨國會議員考克斯的悲劇,讓留歐陣營找到一個改變論述的機會,強調英國應該是個包容、溫和的社會,不能用公投為殺害考克斯的兇手背書。

留歐派以英國的理性價值,提醒英國人應該正視脫歐後的結果,這絕對比原先的政策恐嚇還能激起英國人的思考。此時留歐派最好的競選策略,就是相信英國人的智慧,相信英國人對日不落帝國曾經撐起世界的驕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