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最大「微苦惱」:中午不知道吃什麼

上班族最大「微苦惱」:中午不知道吃什麼
Photo Credit: Caterina Fake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上的微苦惱,有沒有貼切到讓你眼角默默流下一行清淚呢?

上班族有幾個萬年不變的「微苦惱」,它並不造成生命威脅,但仍然像小黑蚊那樣,困擾著你我的表皮和心靈(狂抓癢)。因為我最近也算是被列入「職場上班族心聲代言人國家級第三把交椅」的名單中(有嗎)(編:可以跟我說前兩把是誰嗎?),就我多年的觀察,這些微苦惱的前五名是:

第五名:薪水永遠不夠花。

第四名:年終獎金少到像在開玩笑。(不是像,是本來就在開玩笑)

第三名:同事上廁所太臭。(這是真的,我曾經被某女同事上大號時的臭味臭到震驚了三年之久,這種長得再正都拜託你不要娶T.T)

第二名:每次都湊不到同事一起買外送飲料。(這真的很苦惱……)

並列第二名:電腦明明有問題,可是MIS工程師一來看,電腦就好了(愣),還會被酸:「它很正常,是你心理作用吧?」。但只要MIS一走,電腦就又出問題。簡直比電影「孤兒怨」裡沒人相信她的那個媽媽,還更有苦說不出。

第一名:中午不知道要吃什麼。

以上的微苦惱,有沒有貼切到讓你眼角默默流下一行清淚呢?尤其「中午不知道要吃什麼」,它每天都會發生一次,屬於一種很難根治的人生慢性病。上班族這種生物,基本上跟古代賣身葬父的少女沒啥兩樣,都是拿自己的身體和時間去換錢回來,才能勉強溫飽過日,如果不是勞基法規定雇主必須給員工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幾乎都是午休),我看搞不好老闆非常希望我們全都得連續工作9小時,才不會浪費他付的薪水吧?

問題來了,正因為一個小時的午休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才會讓上班族每天無限迴圈地在那邊微苦惱一下。

我曾經在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某園區工作,想走到有賣食物的地方,單程就要走十來分鐘,同事們因為非常懶得走出門,每天早上大概10點左右,就會有個熱心的同事,拿單子繞境一圈讓大家訂便當。中午拿到便當後,大家一起去會議室吃便當,問題是同事之間又沒什麼話說,真的就是集體進行一個吃便當的動作,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後來我實在受不了,寧可來回都像草泥馬那樣用力奔跑,也要自己去外面吃飯。

那段日子的午餐悲歌,讓我後來的人生出現一個退伍軍人後遺症,如果有人告訴我,他的公司位在所謂的小吃激戰區,餐飲店多到連續吃三年都不會吃到重複的午餐,那在我心中,他根本就是上班族界的人生勝利組,覓食界的首富,午餐界的金城武,我這輩子從不去嫉妒比我強的,比我美或比我有錢的人,但我就是會無敵嫉妒這種人啊啊啊!

說到公司的午休時間,通常是12點到下午1點,但以台灣上班族堅若磐石的奴性,很少有人敢在12點一到,就火速的拿錢包踏出公司大門,大家一定都是坐在那邊裝樣子,繼續摸東摸西,摸到可能12點10分還15分了,才會有一個同事假掰的說:

「中午了耶,大家都不吃飯嗎?」

這時大家才會露出一副「我做人太認真,都忘記要吃飯了」的表情(個個都超會演的,拜託去演戲拿金馬獎,別當上班族啦),然後慢吞吞地討論:

「中午要吃什麼啊?」

「不知道耶,等一下,我先去尿尿。」這時,尿道比較短的女同事,會先把握時間去上廁所,膀胱比較強的一群人,則開始七嘴八舌討論:

「要吃豬排咖哩飯嗎?」

「那不是前天才吃過?」一定有個人會出聲提醒大家。

「那……你說今天要吃什麼?」

「嗯……」、「欸……」大家用八部合聲般的天籟一起嗯嗯啊啊順便沉思。

嗯嗯啊啊到一半,女同事尿尿回來了,因為她是所有人當中第一個站起來的,尿完後,人的行動力通常比較強,她就會提議:「吼,先出去再說啦!」

一群人這才終於浩浩蕩蕩的出去覓食,但因為出去的時間太晚,老闆又很不喜歡員工超過午休時間太久回來,所以很多時候,大家只能匆匆忙忙選擇離公司最近的小吃店(而且上菜要很快的那種),吃完趕快再回來。

美其名是午休,但其實……根本就無法吃到自己想吃的東西,也無法好好休息啊啊啊!(崩潰)

Photo Credit: Caterina FakeCC BY 2.0

*****從此開始在午休時間耍孤僻的分隔線*****從此開始在午休時間耍孤僻的分隔線*****

可能跟個性有關,打從國中開始,老身就很習慣一個人獨來獨往,我國中和高中都讀女生班,中午吃飯時,女生最喜歡做的,就是併桌子一起吃便當,聊一堆我覺得很無聊的事(我果然很孤僻),但我寧願趁這段短暫的午休,邊吃飯邊看課本,或看小說,上大學後也幾乎沒變。

所以,剛踏入社會時,對於中午必須和同事們一起去吃飯,忍受大家在那邊拖拖拉拉,或是為了尊重多數,忍受吃我不愛吃的餐館,忍受無聊的話題……嗚嗚,這輩子當上班族,已經算是在還前世的業障了,為何老天還要加碼叫我忍受這種煎熬酷刑啊(掩面痛哭)。

所幸上班族當久了,我逐漸發現一個不能說的祕密,吃午餐跟駭客入侵機密網站一樣,其實是可以破解的。例如你可以假裝去銀行或郵局辦急事,但其實是去吃自己想吃的炸排骨飯(但一個月如果有十次很急,那很可能是要軋票吧);或是以抱歉的神情對同事說:

「中午已經跟好幾年不見的前同事有約」,

「五百年不見的朋友來找我(妳孫悟空喔)」,

「我今天帶便當,事情還沒做完,想在座位上邊吃邊處理」。

再不然就大膽一點,趁尿遁時偷偷溜出去。通常這樣過了兩、三個月左右,同事間會出現一份不說破的默契:

「青小鳥這傢伙不跟大家吃午餐的。」

等他們出去吃飯,不再像以前那樣殷勤的叫你一起去時,你就等於獲得午餐赦免權了(激淚)

當然,我們偶爾還是要和同事去吃個午餐,免得人家中午都在說妳壞話妳卻渾然不知(咦)。總之人生已經很苦短,每吃一餐,就少一餐,上班族雖然過著身不由己的生活,但中午想吃什麼、想去哪裡吃、希望12點一到不用拖拖拉拉裝樣子,就斷然走出去吃,你還是可以自己做決定。就勇敢出櫃表明吧,上班族需要多元午餐,需要飲食的自由權啊啊啊!

※本文作者為上班族午餐正義聯盟盟主(妳誰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青小鳥』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