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港11年,難民聯會主席︰「我們已沒有未來了,所以要為孩子的未來著想」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香港,尋求庇護者只能依靠微薄援助過生活,無法工作,卻又被指是「假難民」、「搶資源」。他們的下一代更成為無國籍兒童,未能接受教育,也不能到其他地方。

今日(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除了近年自二戰後最大規模的難民潮引起關注外,香港也有不少尋求庇護者滯留,每月僅依靠微薄的人道援助,等候難民資格審批。

香港未有簽署《難民公約》,並非難民收容國。在香港的尋求庇護者須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難民身份,才能夠獲得收留,亦可以申請酷刑聲請免受遣返。

拖拉多時的統一審核機制

2004年,終審法院裁定港府有責任審核難民身份申請者資格,但到2008年一宗司法覆核中,原訟法庭裁定政府訂立未符標準,須改善機制。政府因此中止審核工作,直到2009年才恢復,但當時的審核機制仍分別由入境處及聯合國難民署負責。

直到2014年,由於早前兩年保安局及入境處分別於兩案中敗訴,在終審法院命令下,入境處才實施統一審核機制。但此機制被批評為透明度極低,而且所需時間極長。

Protesters wave signs as they cross a street at Hong Kong's financial Central district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3年4月,數以百計的難民、尋求庇護者及其支持者在中環遊行,抗議港府的難民政策。

自2009年底至今年3月,香港超過8千宗酷刑或免遣返保護聲請中僅得52宗確立,目前仍然有逾1萬1千名尋求庇護者滯留香港——當中有人等待超過15年,尚未知道前路如何。

難民聯會指出,在統一審核機制下,申請的成功率僅為0.5%,遠低於其他已發達地區的25%至45%。聯會批評這個統一審核機制形同虛設,並要求所有難民能在有條件下工作。

每月僅得少量援助,且無法工作

現時免遣返聲請人每月得到1500元的租金津貼、價值為1200元的食物資助以及少量往返入境處報到的交通費。除了逃離家園時帶來的儲蓄外(往往不多),他們就沒有其他金錢——更不可以工作賺取收入。

在2015年前,社會福利署將津貼難民的工作外判給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由他們發放食物援助。聲請人要到指定店舖拿新鮮食品,但有報導指其食物包「縮水」——每個月領取的食物包總計不足1000元。直到多次抗爭後,政府才改以超級市場禮劵發放。

孩子的未來

來自西非多哥多、已經在香港11年的難民聯會(Refugee Union)主席Adjouma Ibrahim表示︰「我們已經沒有未來,所以我們要為孩子的未來著想。」他們沒有旅行證件,其孩子沒有任何國籍。

Ibrahim的兒女均在香港出生,跟目前超過580名被拒絕居住權的在港難民兒童一樣,他們無法工作,亦無法雜開。殖民地時代,港英政府會支付3成的上學所需費用,不過只有少數父母能應付餘下的金額——因為法律不容許他們工作,賺取生活費。

前孟加拉民族黨成員Mohammad Kazi認為,香港的確是個好地方——讓他以及其家人逃離在其國家所面對的危險︰「我希望孩子有好的將來,如果回到孟加拉,我們會死。」即使香港的住屋租金全球最貴,他還是希望能永久留在香港。不過,他無法把其分別為5歲及6歲的女兒送上學校。

Hong Kong Asylum Seeker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左起)Kazi Mohammad、Sanzida、Shahzia及Arifa Afroz。

關注人權相關法律議題的律師帝理邁(Mark Daly)指出,香港的難民政策上最差一環,在於對待尋求庇護者及難民的兒童。即使他們在香港出生,能操流利英語及廣東話,仍然被禁止工作。他們不得不思考自己要到哪裏去、未來要做甚麼工作等。

把他們都關起來?

在香港——尤其是立法會選舉臨近——難民議題變得敏感,政客更指香港被「假難民」搶資源——即使他們每月僅得少量援助,而且無法工作——而建議設立禁閉營。

例如主打「反對假難民、設立禁閉營」的自由黨李梓敬認為,港府對於尋求庇護者過於大方,為假難民提供誘因到港拿好處。他提議設立禁閉式難民營,同屬建制派的新民黨以及民建聯均支持。

另一方面,近百個團體於今年4月發表聯署聲明,認為退出聯合國《酷刑公約》或設置難民營等建議「不僅倉猝草率,更違背國際法律」。聲明指出,設置難民營的做法浪費公帑之餘,也只是將問題抽離社會實況,而且「聯合國難民署亦一再對各國設置難民營表示高度關注」。

RTX2GZA72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難民Adella Namagembe(左)在難民聯會的中心學習廣東話。

早前在油麻地7-11發生的一宗兇殺案,即使疑兇是持護照來港的加拿大籍越南裔男子,仍有媒體及面書專頁指他是「假難民」,塑造「假難民影響治安」的印象。

香港巴基斯坦學生聯會的Rizwan Ullah認為,這些描繪只會加強偏見︰「刻板印象帶來偏見,而偏見帶來歧視。這些人並非罪犯,他們只想有更好的生活。」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