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14歲學生,以詩作反省白人男孩的特權

美國14歲學生,以詩作反省白人男孩的特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14歲白人男孩Royce Mann在學校的誦詩比試中,朗讀得獎自創作品〈白人男孩的特權〉的影片於網上傳播,引起關注。

文:彭紫晴

近年美國多宗警察槍殺黑人案件,引起當地對於種族歧視的關注及抗議。美國一名14歲男孩Royce Mann在學校的誦詩比試(Poetry Slam)中,朗讀得獎自創作品〈白人男孩的特權〉,在網絡上迅速傳播開去。

他的學校原本在5月時把影片放上Facebook,Royce指當時已有數萬人觀看,不過由於校方無法控制留言,決定把影片拿下。大約兩星期前,Royce重新將影片上載到YouTube,近日得到越來越多關注。

「是時候把梯拿下來,將之變成一道橋」

在詩的開首,Royce先向女性、黑人、原住民以及移民致歉,然後再描述自己身為白人男孩所擁有的特權,以及訴說社會中普遍存在的不公。當中不乏尖銳批判︰

令人尷尬的是,我們仍活在以薪水、膚色、染色體的類別來判斷別人性格的世界。

令人尷尬的是,我們告訴小孩這不是他們的真實個性,而是那些染色體已決定他們穿甚麼顏色的衣服、剪怎樣的髮型。

但最令人尷尬的是我們否認此事,我們聲稱住在平等的國家、平等的世界。

我們說「女人也可以投票」。那麼試想一下︰她們可以領導國家、擁有公司以及擲出一記難搞的曲球吧。我們沒有給她們機會。

我知道不是我們這些8年級的白人男孩製造這個社會,但我們每天都從中得益。我們沒有注意到這些特權,因為特權並非展現在我們所得,而是我們毋須忍受的不公義。

他明確指出,每個人都應該享有同樣的特權——而且「事實上,那應該是權利」。最後又向跟他一樣的白人男孩說「我不感到抱歉」,呼籲他們意識到自己擁有的種種特權,不要害怕社會變得更公平︰

我不管你們是否認為女性主義者正接管世界,或者「黑人的命也是命」(編按︰Black Lives Matter,3年前興起的黑人民權運動,對抗針對黑人的暴力)變得有點兒太強,因為那是廢話。

我知道改變或會可怕,但平等不應該是這樣。

喂,白人男孩︰是時候像女人般行動了。變得堅強並作出改變。是時候放開恐懼了。

是時候把梯拿下來,將之變成一道橋。

Royce希望這首詩能使大家有勇氣作出改變,為建立一個平等的社會共同努力。他受訪時表示,相信終有一天能見證梯子轉化成一道橋︰「這需要花很多時間,但我相信在有生之年,能見證明顯進步。」

讀畢整首詩後,Royce得到在場人士的掌聲和讚賞,但他卻拒絕接受︰「我不是推動平等進程的英雄。有很多人為這些事情付出比我更多,我只是嘗試做好自己可以做的事。」

他在受訪時表示,從小就知道自己享有白人和男性的特權,但沒有意識這些特權在社會中是如何普遍,直到他在學校上了「種族、階級和性別」的課後,才看得見種種不公。

Royce特別提到近日被警察槍殺的美國黑人Alton Sterling的兒子,認為是其中一個啟發自己的人。「Alton Sterling的兒子在父親被警察橫蠻地槍殺後,仍竭力呼籲抗爭者以非暴力方式抗爭,他的行為的確能啟發別人。」

RTSHXUZ
Photo Credit: Gary Camer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Alton Sterling 的兒子 Cameron Sterling(圖中)

一名網民在Twitter上評論:「若我日後的孩子像Roycem一樣,我會為他感到相當自豪。」卻引起抨擊,有網民回應:「所以你想你的孩子會為自己感到羞恥?還有你想他不斷貶低自己的身分去博取其他人的掌聲?」

對此Royce回應指自己沒有這個想法︰「種族並非任何人可以控制的事,我生下來就是這樣,沒有人應為此感到羞恥。」

他表示,網上大部分的負面留言並非回應詩中內容,令他感到十分沮喪。「如果一些人只在留言中謾罵,我不會尊重他們的觀點。但若有人不同意我的觀點,同時提出他的論述,那麼我們便有討論的空間。」

比賽一週後,Royce說正考慮創作他第二首的撞擊詩(Slam Poem)。他認為這國家的人們都迅速概括各個群體,譬如說「黑人都是這樣」或是「所有警察也如此」。他說︰「我們從不把人們視為獨立的個體,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社會總存在標籤、歧視等議題。」

以下是Royce的表演片段,以及全詩中譯︰

各位女士,對不起。各位黑人,對不起。各位亞洲裔美國人,對不起。

各位原住民以及各位打算來美國尋找更好生活的新移民,對不起。各位並非中產或上流社會白人男孩的人,對不起。

當你出生於梯子的第一個腳踏時,我的人生已從頂端開始。

我說,我願意立即跟你交換位置,但如果有這個機會,我會嗎?

應該不會。

因為老實說,擁有特權是很棒的事。但我並非指我們應該維持現狀、分別處於不同位置上。

我不是說,我有任何一部份、任何一刻曾經喜歡這種狀態。

我只是說,我好X(譯按︰粗口)喜歡特權,也未準備好放棄。我喜歡特權,因為我可以說「X」,而你們不會認為所有跟我膚色一樣的人嘴巴不乾淨。

我喜歡特權,因為我不用每天早上花上整個小時去化妝,只為迎合別人的標準。

我喜歡特權,因為我只需要擔心碟上有甚麼食物,而非有沒有食物。

我喜歡特權,因為當我看見警員,我看到他站在我這一邊。

老實說,假如我並非站在梯子最頂,假如要跟人對換位置而我失去保護我的白人男孩特權,我會感到害怕。

假如我的生活只能看到我缺乏的東西,而非我擁有的。假如我的生命中,每當我失敗時所有人都會說︰「早就告訴過你了」。

假如我過着你的生活。

當我一出生,成功的故事已經為我寫好。

而你——有人給你筆,卻沒有紙。

我一直認為這並不公平,但我不敢說出來,因為我太過害怕。現在我意識到,已經有足夠的保護可供分享,每個人都應當享有我擁有的特權。

事實上,那應該是權利。

每個人的故事都應該寫好,所以要做的是讓它們被朗讀出來。

說夠了。

不,還未夠。

令人尷尬的是,我們仍活在以薪水、膚色、染色體的類別來判斷別人性格的世界。

令人尷尬的是,我們告訴小孩這不是他們的真實個性,而是那些染色體已決定他們穿甚麼顏色的衣服、剪怎樣的髮型。

但最令人尷尬的是我們否認此事,我們聲稱住在平等的國家、平等的世界。

我們說「女人也可以投票」。那麼試想一下︰她們可以領導國家、擁有公司以及擲出一記難搞的曲球吧。我們沒有給她們機會。

我知道不是我們這些8年級的白人男孩製造這個社會,但我們每天都從中得益。我們沒有注意到這些特權,因為特權並非展現在我們所得,而是我們毋須忍受的不公義。

因為我的性別,我在電視中看到任何運動時,可以感到有一天那人是我。

因為我的種族,我可以在精緻的餐廳吃飯,而不會有侍應覺得我會偷走餐具。

感謝我父母的薪水,我能夠在那些令我更接近——而非遠離——夢想的學校。

各位白人男孩,我不感到抱歉。

我不管你們是否認為女性主義者正接管世界,或者「黑人的命也是命」變得有點兒太強,因為那是廢話。

我知道改變或會可怕,但平等不應該是這樣。

喂,白人男孩︰是時候像女人般行動了。變得堅強並作出改變。是時候放開恐懼了。

是時候把梯拿下來,將之變成一道橋。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