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拉寶娃用禁藥遭禁賽兩年 創業家生涯蒙陰影

舒拉寶娃用禁藥遭禁賽兩年 創業家生涯蒙陰影
Photo Credit: EPA/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禁藥在運動界已經成為不能否認的存在,近年來運動界試圖讓運動回歸本質,遏止運用醫藥科技增強人類表現的風氣,這也影響到了專業運動員的生涯規劃,以及商業界的行銷運作。

今年3月8日開記者會承認自己服用禁藥「米曲肼」(meldonium,肼音「井」)的網球名將舒拉寶娃(Maria Sharapova),3個月後的6月8日,遭國際網球總會(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的裁判委員會判定,雖她未刻意使尋求用禁藥以增進表現,但仍遭禁賽兩年。舒拉寶娃本人在Facebook發表長文質疑國際網球總會調查過程,並將上訴運動仲裁法院(the 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以解除兩年禁令。

舒拉寶娃今年1月藥檢結果出來後立刻承認,因此國際網球總會宣布她的禁賽時間從今年1月26日起算,到2018年1月25日凌晨即可復賽。舒拉寶娃因為這次禁令無法代表俄國參加即將在巴西里約舉行的2016夏季奧運賽事。

仲裁委員會由國際網球總會指派的3位成員所組成,經過3月下旬的兩日聽證會後做出判決,認為舒拉寶娃並非刻意使用禁藥違反規定,但是卻沒能向禁藥機構工作人員、除長期合作經紀人以外的團隊成員、還有她的醫生揭露她早從2006年就開始服用meldonium的資訊。報告指出,「她是她此次不幸的唯一始作俑者。」

舒拉寶娃在Facebook上表示,國際網球總會仲裁委員會無異議一致認為她所作所為並非出於故意,也發現她並沒有向醫師尋求藥物以提升表現。但是國際網球總會卻是花費了龐大的時間與資源試圖證明她刻意違反禁藥規則,「國際網球總會邀其仲裁委員會停我4年賽,⋯⋯但仲裁委員會拒絕了國際網球總會的提議。」但她也表示無法接受殘酷的兩年禁賽判決。

舒拉寶娃為何要如此大動作的反擊?除了網球職業生涯的維護之外,更重要的是她「舒拉寶娃」這個品牌。

在禁藥風波出現前,找她合作的品牌包括Tag Heuer、Porsche、Nike、美國運通、雅芳等等,《福布斯》年度最高收入運動員當中,她與另一位網球名將小威廉絲(Serena Wiiliams)是唯二的兩位女性運動員連續兩年上榜者,舒拉寶娃在2015年收入2190萬美元,其中有2,000萬來自品牌贊助代言等收入,是全球第二收入最多的女性運動員,總收入是第三名的多一倍還有剩。但是禁藥風波後,現在只剩Nike仍然維持合作關係,而且更重要的是,當她正在將角色從專業運動員逐漸轉變成為創業家的過程中,品牌的純淨度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禁賽兩年等於向全世界宣告她是有責任的,也難怪她要大張旗鼓地再上訴,這可關係到她的後半生。

相關新聞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楊之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