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隨筆】開放才可開竅:原以為浪費人生的事,其實是在充實人生

【非常隨筆】開放才可開竅:原以為浪費人生的事,其實是在充實人生
Photo Credit: Phil McCarte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沒有「為什麼要閱讀這篇文章」的理由。

不知為何,大學那時從哲學世界培養了一個怪毛病,幾乎毀了我的一生,總覺得:如果不是與人談論有意義的「問題」,增進思考,便似正在浪費時間,其他事盡量少做,總之讀書和思考就很好了。現在回想起來,只想吐出二字:變態,或四字:十分變態。

其實這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態度,以為自己內心世界很重要,以為自己所思考的東西很重要,或以為,那些看起來抽象又理性的問題很重要,實際上這些所謂內在啟發都倚靠自己,一切都是割裂與被動的,變相,是認為接觸世界不重要,經驗不重要,體驗不重要,甚至是一種漠視其他人、其他生命的嘴臉。

一個人越博大,除了文字上、嘴巴上的學識,除了容得下自己所熱愛的事情,還要容得下其他人熱愛的事情,所以偉大的政治家會容得下權力的制衡,偉大的智者容得下反對自己的聲音,排除「僅僅」以個人喜惡看這個世界,是一種修練。

博大且謙虛的人,不太介懷別人推倒你,因為你自己也會推倒自己。

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說:

「生活總是讓我們遍體鱗傷,但到最後,那些受傷的地方會變得更堅強。」(The world breaks everyone, and afterward, many are stronger at the broken places. )

像犯過錯的人改過,才最不容易回頭。越頑固的人一旦承受過苦痛,開放以後,也不願再折返偏狹的暗箱。

自兩年前開始認真閱讀不少科學普及著作,培養出理性、真理、證據凌駕於自以為是的思想,沒甚麼想法是天經地義的,除了經過思想辯論,還要經過證據的衝擊。困在內心的思辨有其價值,但它只是真理的一個面貌,甚至是一個片面的面貌,一切想法與觀念,只要你抱持開放的心,大可連結不同科學發現,不同的證據洗練 。假如感情是生命與生命遇合的過程,那麼,理智則是思想與經驗世界磨合的過程。

這兩年我深受那些才情橫溢的科普作者影響,也愛上了聆聽別人的故事,經驗、機率充滿浪漫色彩,我的嘴巴也鬆開了,逐漸習慣談天說地,連母親也說我短時間似轉了另一個人。不過,我還是很珍惜獨自閱讀和思考的時間,我還是很珍惜偶爾的冷面不語,其實內向的人自然明白,這樣很舒服,有時甚至比睡覺還舒服,雖然有時我可以跳出自己的內心,但那裡始終是我心靈的源頭。

早前,「論人與動物」的文章提起了中文大學盧傑雄博士的興趣,也給了我一些很好的意見,緊接7至8月,他有意邀請我一起舉辦小型講座,討論一些跨哲學與科學的議題。談起中大,那裡是香港通識教育非常珍貴的重地,今天,跨學科的觀念的確要在這個時代好好傳播,而「跨」的精髓也在於思維開放,比一般所謂願意學習艱難,因為人們即使願意學習,也只學習自己向來喜歡的東西。有時候,做人和學問殊途同歸,開放懷抱,不要滿足當下的自己,很差和很好之間有很大的空間;總之,新時代需要開放,但不要只懂性開放。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