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友善廁所:一個被誇大的議題,造成跨性別小眾與大眾的假對立

性別友善廁所:一個被誇大的議題,造成跨性別小眾與大眾的假對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來美國的道德保守派,大肆以「洗手間」議題攻擊跨性別人士的權利,塑造讓跨性別人士依照自我認同的性別進入洗手間,會讓女生陷入被「變態佬」性騷擾的危險。這個策略,大有進軍香港的跡象。

文:楊嘉瑋(2015年香港區羅德學人,現於牛津大學攻讀法律碩士)

近來美國的道德保守派,大肆以「洗手間」議題攻擊跨性別人士的權利,塑造讓跨性別人士依照自我認同的性別進入洗手間,會讓女生陷入被「變態佬」性騷擾的危險。要保護女生,所以要反對跨性別的平權運動云云。這個策略,大有進軍香港的跡象。

美國的道德保守派把性/別小眾權益塑造成小眾的「平等」與大眾的「自由」的衝突,是典型的策略。 「平等」與「自由」的衝突並不是不存在,也是網上論戰很好的材料,但我更希望指出,大部份時候這都是假議題。

「性別友善洗手間」就是這樣一個被誇大的議題,以製造跨性別小眾與大眾的假對立。而事實上,「平等」卻應該是一個能夠超越小眾與大眾的價值。

「洗手間一定要分男女」的假象

早幾天《The Conversation》刊登了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訴說了一個重要的歷史事實。話說洗手間要分男女,原來是18至19世紀才出現的新事物。當時不止洗手間要分男女,男女共處一室本身已經是犯禁。一開始的公共洗手間,大部份時候都是男性用的,因為女性本來就不應該拋頭露面。及後女性地位提高,因為政府要在公共地方推行「男女授受不親」的道德觀,所以才設置了各種女性專用設施,包括把洗手間分為男女。

歷史並不代表正確,但卻揭示了現實的假象。簡單來說,洗手間分男女,並不是因為男女本質有別,而是18世紀的社會道德觀使然。斗膽一說,如果我們沒有「公共洗手間是分男女的」的既有觀念,今天的社會未必會接受當初把洗手間分男女的道德前設。

性別友善洗手間,人人都能夠得益

必須要先說明,不少跨性別人士的訴求是讓自己能夠根據性別認同進入相應的洗手間,這是代表了社會承認並尊重他們的性別。

美國的道德保守派製造所謂「變態佬能夠假扮跨性別,入女廁性騷擾女生」的問題,既沒有證據支持,也沒有道理。因為不論「變態佬」因為甚麼原因而進入洗手間,他的行為也會受性騷擾相關的法例規管。

長遠來說,性別中立(或性別友善)洗手間也是大趨勢,因為正如Facebook告訴我們,性別不止男女,而是可以有50多種。(編按:使用英語版本的話,最新有70多種,更容許用戶自訂。)

現代的「性別友善」洗手間,尿兜後面會裝門,廁格也會裝門,其實大家都看不見大家做甚麼。之前筆者去過布達佩斯的大浴場,更衣室也是一格一格的,任何性別都可以用,也明顯不是因為要遷就跨性別而設的,純粹是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比較方便。

學者Elizabeth Emens指出,原本為了殘疾人士而作出的設施改動,很多時都能夠令其他人也能夠受惠。例如,一個方便輪椅人士的斜坡,就能夠方便推嬰兒車的家長、用手推車搬運貨物的人等等。不同人士的需要,能夠刺激我們思考不同的可能,其實也是鼓勵創新突破的來源。

性別友善洗手間、更衣室,也能夠方便很多跨性別以外的人,例如照顧年輕兒子的母親、陪同老人家或嚴重殘障人士的異性照顧者。事實上,女廁經常大排長龍,男廁的廁格又經常空出來,不是也浪費嗎?這些「第三方利益」雖然未必是我們設立性別友善洗手間的主要原因,但也不應該忽略。

小眾與大眾的假對立

追求「平等」的人經常會說,大眾利益若果是基於剝削小眾而得到的,那麼小眾權利只是一個公平的訴求。這我當然同意,但更多時候,所謂「小眾」與「大眾」的對立其實都被誇大。

我們對於小眾要求的「平等」權利都被現有想像框死,令我們以為小眾的權利就必定會令大眾利益的受損。很多時候不同群體的需要,也可以令我們跳出舊有框架,是我們反思社會可以怎樣進步的契機。

當然,有時候權利的確會相斥,這個時候我們必須就要探討如何平衡不同的價值。如果我們把所有事情都看成「小眾」與「大眾」的對立,就會忽略大家都能夠得益的可能性,忽略突破既有框架的可能性。這樣就會把「平等」這個價值看得狹窄,看不見平等的「改革面向」(transformative dimension)。

同性戀、跨性別都沒有做錯甚麼,就只是不符合社會對於「性向」、「性別」的期望。而這些期望也不是甚麼很值得傳承的文化,與以前的纏足習俗一樣,只是固有思想。固守這些沒有什麼原因的社會期望,其實不僅限制小眾,也在限制大眾。「平等」不止是小眾的訴求,也是大眾的自由。

關鍵評論網專題︰當他們沒有選擇—你所不知道的跨性別

相關文章︰

標題為編輯擬定,原標題:「超越男女二分的洗手間 超越小眾與大眾的平等」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