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進殺猩事件】男童父親遭起底:曾綁架與販毒 專家議論應否射殺

【跟進殺猩事件】男童父親遭起底:曾綁架與販毒  專家議論應否射殺
Photo Credit: William Philpott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天以來,國際間紛紛議論槍殺大猩猩「哈拉比」(Harambe)的對錯,涉事男童父親更遭「起底」,各動物專家亦意見不一,唯一共通點是認為動物園這次的抉擇非常艱難。

動物園園長表示做法正確

上星期,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動物園,有四歲男童攀過圍欄墮進大猩猩園區溝渠,圍觀群眾緊張喧嘩之際,一隻十七歲男性名叫「哈拉比」(Harambe)的「西部低地大猩猩」(Western lowland gorilla)急忙把男童拖離溝渠,園長即使未見大猩猩有明顯攻擊徵兆,據稱當時的十分鐘內仍見哈拉比有些激動和不尋常舉動,不願冒險使用麻醉槍,恐數分鐘內藥物未生效反挑起大猩猩情緒殺害男童,瞬間決定直接槍殺屬瀕臨絕種動物的大猩猩。事後動物園園長認為做法正確,稱事件重來一次依然會這樣做。

男童母親拒認疏忽看管,後刪留言,父親及後遭「起底」

事件直至今天依然引起人們熱烈的辯論——包括外國專家,早上香港商業電台亦有報導,主要交代了外國網民紛起譴責沒有看管好四歲男童的父母,甚至那位父親亦遭「起底」,據稱揭發他曾犯綁架案及販毒,母親事後於facebook辯護稱自己有盯緊兒子(不久留言被刪除)。回到針對事件的起因,儘管主流意見傾向譴責男童父母,但依然不乏聲音質疑動物園迅速擊殺哈拉比的決定,甚至事後不同專家看法頗見分歧。

三位專家分析事件意見不一,但均認同的確屬於艱難抉擇
Frans de Waal的見解:男童父母責任最大

著名靈長類動物學家德瓦爾(Frans de Waal)率先表示對事件感到無比哀痛,以他的觀察,認為是群眾的喧嘩和吵鬧聲,令大猩猩哈拉比在拖拉男童時有較粗糙的舉動,但認為哈拉比無意傷害男童,否則牠第一時間就可以輕易殺害他。而且,德瓦爾反駁坊間指大猩猩很可能視男童為食物,但他指牠們是愛好和平的素食主義者,要吃東西倒不如吃多汁的水果,除非疑似入侵者是要接近牠想保護的雌性或年輕猩猩。

總體來說,德瓦爾還是認為當時動物園職員很難抉擇,因為意外發生後根本沒時間,但他提供一種想法,認為還是有可能以食物交換男童, 同時又認為射麻醉劑有可能引起大猩猩不良反應。他代入動物園園長的處境,難以有絕對可靠的解決辦法,當時園長也只能盡快選擇認為最好的一種做法,事件實在是可怕的兩難。德瓦爾認為唯一沒疑問的,是男童的父母要負起責任,好應該牢牢看管自己的孩子,亦因為父母疏忽才奪去了哈拉比的生命。

Robert John Young的見解:飼養員必痛心,動物園設計有問題

此外,還有野生動植物保育教授Robert John Young,他除了評論是否應該槍殺大猩猩外,還有多面向的反思。Robert知道事件後轉告曾任動物園副園長的太太,太太首先問那男童是否無事,隨即表示想起那飼養員要射殺那大猩猩,對那職員絕對是件可怕的事,事件對他的心理可能纏繞終身。Robert指事件發生後,他竟未想及太太提出的角度,意即要想想開槍者的心情。

Robert指大猩猩從溝渠拉走男童,是十分正常的舉動,任何進入牠領域的人,都盡可能使對方被掌控在自己範圍之內。總之,當時實際情況是有兩名雌性大猩猩有反應讓飼養員進入處理,唯獨哈拉比沒有這種反應。接下來,究竟是否可以即時麻醉哈拉比呢? 答案很簡單,根本沒有所謂即時麻醉劑,一旦使用至基本要等待數分鐘才可生效,加上過往經驗若使用麻醉劑槍會驚嚇動物。

毫無疑問,Robert認為如此情境,只能考慮男童的性命安危而不是大猩猩。最大的疑問是:究竟那男童怎可能成功越過圍欄進入園地?按道理根本不容許這樣的情況出現,即使家長確實沒有注意小朋友,還有當初男童為何會有意圖這樣做。Robert估計,有可能出於男童不夠高看到動物,這也涉及動物園的設計問題,好應該讓不同年齡和高度孩童也能看到。但還是可以理解,願意成為動物園職員,至基本是熱愛動物,可以肯定飼養員要射殺哈拉比必然是迫於無奈。人們除了事後說如果這樣那樣,也是時候為此悲劇好好上一課。

Ian Redmond的見解:不應首先用致命武器擊殺

另外,意見比較強烈的也有Ian Redmond,他自問40年來觀察大猩猩的行為,看到事件只有2分34秒的影片,應該還可有足夠時間空間考慮其他做法,而不是動物園園長堅稱只能用致命武器射殺。他稱哈拉比根本無意傷害男童,否則早就殺害他。Ian同意用麻醉槍可能會有反效果,會令男童陷入更危險的處境。但他始終認為大可再觀察及部署軟硬兼施的處理方式,例如以食物吸引哈拉比,抑或再採用警察用的非致命武器,到最後緊急關頭才選擇直接擊殺。

延伸閱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