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大學生好怪誕:台灣本土代代悼念六四 亂批變自貶

香港有大學生好怪誕:台灣本土代代悼念六四 亂批變自貶
Photo Credit: 大帝音地 / 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不滿支聯會六四悼念晚會的人漸多,到了今年更出現無比怪誕的呼聲:否定悼念六四的意義。尤其不少提出這主張的人為大學生,令人思考究竟他們有何強烈的道理能夠支持?我們大可用最寬鬆的尺度去看他們能否自圓其說。

ok,我站在反支聯會、反傳統泛民角度看悼念

這幾年有不同呼聲「唱淡」參與悼念六四晚會,有些厭棄晚會的說法我認為無可無不可,各人可有主觀感受和判斷,例如:年年喊叫平反無用,象徵多於一切、支聯會消費港人情意結,以僵化方式悼念六四、泛民掛支聯會理念籌款益自己、建設民主中國關香港人何事?

不錯,上述這些厭棄情緒,我不但理解,甚至可以接受,至多辯論一下背後理據有多大,各自表述理由,甚至連「建設民主中國關香港人何事」聽上去也未太反感。因為我能設想,假如有天中共政權因某些原因崩潰了,中國十多億人在最安全的時候要建設民主中國,紛紛籌組組織、開N個大會建設民主,若那時偏偏香港、廣州、上海三地表態不欲建設民主中國,不論原因是投票有共識,抑或輿論表示「很煩、很悶、很累、很膠、很亂⋯⋯」,總之旁觀冷待,專注香港本土,甚至守城防備或坐收民主中國之利,諸如此類的說法「大可」討論,各自認同,屆時任君離開香港建設民主中國。

的確,香港社會悼念六四可以百花齊放,在支聯會以外,假如有些悼念組織沒有建設民主中國理念,純粹為了歷史人道慘案悼念,ok;或有些組織以痛恨中共政權當日的錯誤,純宣洩不滿只破不立,總之只想罵倒中共,不想建設民主中國,也ok;又或打破一切舊有形式,不點燭光、不唱歌,只有大學生或25歲以下年輕人出席,都ok。

上述都是可以討論、反思、辯論乃至接受的做法,至少互相不妨礙、不侵犯對方,各有其做法,自由自主獨立。

否定悼念六四的那些人,背後潛藏一套公式

可是,今年有一種比較強烈、另類又奇異的反對悼念聲音,彷彿構成這樣的盲目叛逆公式:年輕人 + 本土派 + 不滿支聯會 + 不愛行禮如儀 + 不要建設民主中國 = 「不應該」悼念六四、悼念六四「應該」完結。

一旦將自己贊同的信念和做法,套上「應不應該」的判斷,不止唱淡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甚至批評悼念本身,呼籲人們否定悼念六四意義,從各種形式造成輿論施壓,「好像」去了任何悼念集會便有違本土價值,好像參與不同形式的悼念集會,等於希望建設民主中國,等於「大中華膠」。

而且必須弄清楚一件事,你究竟「只是」反對支聯會行禮如儀的集會綑綁,還是你根本主張要完結悼念這件事?若你支持的是前者,正如我所說大可百花齊放地參與,甚至自決出不出席,或繼續批評支聯會做得不夠好。但是,若你支持的是後者,說到完結悼念,完全不當六四事件是一回事,要忘記它,這就是連一般人道慘劇也主張徹底漠視,攻擊其他人自決關注六四事件,這如何也說不過去。甚至,在2013年5月29日支持本土派的黃毓民議員在立法會發言稿亦如此道:

六四事件是一場人道災難,以海牙「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的標準,更是「反人類罪」(crimesagainst humanity),而這些罪行,至今未止。本席認為將來的本土版悼念六四活動,應以此為基調。以台灣二二八慘案的道歉及賠償,甚至是南韓起訴主使鎮壓光洲民主運動的全斗煥與盧泰愚為藍本作訴求,才是正道。」

你可自認「香港族」,當中國人是外國人,跟你批評悼念有關係嗎?

涉及歷史上的人道慘劇,就是「一般正常普通」道德原則問題,尤其「六四事件」一直以來未得到公允的「解決」,必須討論、警醒、聲討、及悼念慘劇中的死難者。或許你可以這樣問:假如我的信念是「香港族」,由此刻開始自成一閣,宣布是新文化、新作風,中國人由古至今的事都不理會,好像德國人在二戰時期猶太人大屠殺,難道香港人會因為這些屠殺慘劇舉行悼念嗎?又或近至台灣二二八事件,香港人有需要悼念嗎?不正正是非本土毋須理會嗎?

回答這些問題很簡單,我倒是要問,假如香港真的有團體就歷史上的大屠殺和二二八事件舉行悼念,你會呼籲人不應出席嗎?你會說他們這些悼念活動毫無意義嗎?你會說他們這樣做會瓦解港人本土意識嗎?你會跟他們說倒不如多關注香港政策問題嗎?此外,每年有團體抗議日本否認侵華事實,也無法動搖日本政府,支持本土主義的人要去批評他們嗎?要施壓叫人不參與嗎?須強調當下來個完結嗎?你大可以不參與,認為事不關己,但實在沒必要透過否定悼念活動,去證明本土意識好重要,好像悼念活動成為了支持本土建國人士的絆腳石,想法可謂畸形怪誕。

香港社會包含許多社群團體,究竟支持某種派別團體的人,人數要多少才夠資格界定誰是「香港人 / 香港族」?此外,這種界定合情理與否又是另一問題,已別論實際政治層面香港「如何」促成獨立的問題了。加之,甚麼政社主張才是「最有利」香港社群的做法,是否像宗教信仰一樣無法質疑?即使有人主張本土意識、香港獨立,又跟否定悼念六四有何本質上的衝突?可見,主張否定悼念六四的本土人士,無論代表性和情理皆大有疑問,何談可以以香港本土社群和自利論述加以包裝。

台灣無論在歷史文化、實際政治、擁有軍隊,如此種種都遠比香港有強烈的本土意識,可是台灣還是年年有悼念六四集會,也不乏年輕台灣人參與,敢問台灣人因此變成大中華膠,瓦解了台灣本土意識了嗎?台灣目前未正式宣告獨立,那他們悼念六四也妨礙了台灣正式獨立建國嗎?按此情況,試問若安排香港大學生與台灣大學生,就悼念六四問題來一場大辯論,香港否定悼念六四意義的年輕人,你們是否有信心反駁他們,批評他們悼念,主張他們結束悼念集會?(在上年「六四」26週年,台灣不論老中青依然強調悼念六四意義,惟恐下一代淡忘了,不再認識事件,建議香港人應該重溫影片

實際上,借情緒化的標籤以強大聲勢,借否定他人來壯大自己,有時無可無不可,但論述有對錯,技巧有高低,大概,質素高低跨越任何人、時空、年齡,首先,你要對自己有交代,你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你要對自己的質素有要求。老實說,我絕對支持「健康的」世代交流、世代輪替,期望香港有越來越多優秀的新一代,但如果新一代基於「年輕」,突然有天熱烈追捧1+1=5,恕我無論如何也難以同意。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