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中立和多元觀點如此困難

為甚麼中立和多元觀點如此困難
Cropped Photo. Original Photo Credit: Patrick van IJzendoor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希望公共討論、公共理性有所進展,僅有更多元的觀點並不足夠,要不流於自說自話、互相敵視的話,就必須認真審視自身的不足。

不時在臉書看見有讀者罵道︰「為甚麼現在關鍵評論網的文章質素下降?」又或是有正反觀點的文章,就會被指為「炒作議題」。

「質素下降」的指摘,反映讀者本來對敝網有期望、要求,在此先行謝過。與此同時,身為編輯,我還是認為應嘗試拉近一下編輯部跟讀者的距離。

沒有完全的客觀中立

先說清楚一點,我並不相信有甚麼報道是完全中立客觀的。畢竟(暫時)關鍵評論網上的新聞還是由人所寫,而任何人對特定議題均有其觀點、立場,就算我把能找到的正反雙方意見陳列出來,還是有可能因為自己的偏見而不自覺地影響了文章。

不過這不代表客觀、中立是不應追求的,只是必須了解到這本來就是非常困難的事情,編輯們僅能在有限時間之內盡量嚴謹,以及列出來源讓讀者參考(至少不是編故事)。

至於立場觀點甚麼的,整個編輯部自然不可能一致,選取文章轉載的尺度亦然。當然,大方向還是有的,例如內容不要誇張聳動(何況這方面我自問不是能手,無謂獻醜),也嘗試讓不同觀點的文章呈現碰撞之類。

然而有些時候還是會出差錯(畢竟是人嘛),也有些時候是我們的大腦作怪,跑去聽自己想要的意見。

敵對媒體效應

1982年,來自史丹福大學的3名心理學家發表了一篇重要論文,研究觀眾立場如何影響他們觀看媒體報導。他們在實驗中讓3組對象——親以色列、親巴勒斯坦及中立——觀看6段共36分鐘、關於以色列進入西貝魯特的新聞報導影片,然後讓他們作出評價。

結果發現,親以色列的觀眾認為報導偏向反對以色列;親巴勒斯坦的觀眾也同樣覺得報導偏頗,卻認為內容偏向支持以色列(中立組的觀眾也認為偏向反對以色列,但不及親以色列組強烈)。

這個現象後來稱為「敵對媒體效應」(Hostile Media Effect),其後的研究發現,在其他的政治衝突,甚至基因改造以至運動的議題上,都出現同樣現象︰當一個人本來已有強烈的立場時,表面上中立、平衡報導的報導,看起來就會顯得是支持敵對立場。

人類很容易受大腦的認知偏差(cognitive bias)影響,判斷錯誤。其中一個例子,是固有信念會扭曲我們理解事情——更容易接受支持自己立場的意見,也更難接受相反立場的意見。

中立及多元以外

我並不是說「各打五十大板」式的報導,就是中立客觀的好新聞,不過「敵對媒體效應」反映了有時候就算媒體較為公正,讀者本身也會覺得媒體偏頗——特別是在兩極化的議題上。

有時候即使媒體想呈現各種不同意見(謾罵、人身攻擊等例外),刊登了兩篇不同立場的文章,也許是基於臉書的演算法限制,也許是剛好沒看到,也許是裝作沒看到,總之還是很容易令讀者只看到一篇文章。

我們必須了解到上述的效應是適用於所有人——包括你和我。因此這篇文章不是要教訓讀者(我自然沒這個資格),也非為關鍵評論網以至其他媒體開脫(敝網也有做得不足的時候)。要批評的話,言之有物者還是歡迎的,最好當然是寫成文章投稿。

我想帶出的一點是,如果希望公共討論、公共理性有所進展,僅有更多元的觀點並不足夠,要不流於自說自話、互相敵視的話,就必須認真審視自身的不足。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