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能遇上怎麼可抵抗

《Carol》:能遇上怎麼可抵抗
《Carol》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arol》其中一樣最令我喜歡的,是它多以人物的眼神、動作,以及鏡頭去推進劇情,而非對白。

文︰Aaron

這兩天分別與幾位不同的朋友談論到愛情片。我們都認同,我們對愛情片的理解和感覺,很多時候都是會受到自身的戀愛經歷和愛情觀所影響。這幾句話,其實並沒有什麼難理解。將愛情兩個字換作人生,大概也相差不遠。或許也因此,我對《Carol》裡面的愛情,並沒有感覺到太多的痛心。這份感情最令我觸動的,是二人在分別過後,各自經歷了不少風霜和改變,到最後,還能、終於能再直視她們之間的感情。

《Carol》劇照

《Carol》其中一樣最令我喜歡的,是它多以人物的眼神、動作,以及鏡頭去推進劇情,而非對白。在Therese和Carol的愛情當中,眼神正是其中一樣很重要的工具。Therese和Carol第一次見面,是在Therese工作的玩具店裡。當時正臨近聖誕節,人們忙著挑選禮物。Therese在百忙之際看到在對面不遠處的櫃檯附近,站立著一位高貴優雅的婦人。玩具店內人來人往,但Therese還是注意到Carol的出現,並看著Carol低頭細看著在她眼前的火車模型。這是Therese第一次凝視Carol。這一幕電影以Therese的視角為主觀鏡頭,而觀眾就像是跟Therese一樣,在凝望著Carol。

在畫面裡的Carol充滿魅力,也許Therese就是這樣慢慢的被Carol所吸引。有趣的是,《Carol》作為一部小說改編的電影作品,在小說原著裡面,Therese的興趣本來是舞台設計。但在電影裡,則被改成了攝影。這樣,當Therese每一次拍攝著Carol的時候,其實也是對Carol進行著凝視。而在《Carol》中,亦至少有五次對Carol的手進行特寫。每一次又皆是以Therese的視角為主觀鏡頭。第一次的特寫,是在玩具店裡。當時Carol正為她剛買下的火車模型簽帳。而Therese在與Carol聊天之際,也一直看著她的在簽字的手。兩人的命運就在這一刻開始交錯。

《Carol》劇照

凝視在後來亦陸續的出現。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在Therese和Carol一同出遊的第二個晚上,Therese躺在自己的睡床上,看著在另一張床上熟睡中的Carol,靜聽著Carol的氣息。在這一幕也是以Therese的視角為鏡頭。於是我們也就隨著Therese雙眼的移動,細看著Carol的臉龐和五官,透露著Therese對Carol的愛慕與迷戀。Thesere要在細看Carol熟睡的臉後,方能安睡。

第二次對Carol的手進行特寫,是在Carol載著Therese穿過隧道時。這一幕盡透著唯美的且復古的氣息,無疑是電影裡其中一幕最「迷人」的鏡頭。而這些片段,也成為Therese日後的珍貴的回憶。在離開Carol後,Therese坐著車穿過隧道時,還是會想起這些片段。儘管那可能是苦澀的回憶,但也可能是甜蜜的。至此我們不難發現,在電影裡每一次對Carol的手進行特寫,也是在意味著兩人的關係產生轉折。第三次的特寫出現在Carol的家裡。當時Therese正在彈著鋼琴,而Carol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Therese臉部顯出忐忑的表情。然而也正是從這裡,把二人的關係慢慢拉近。

《Carol》劇照

第二天,Carol從律師口中得知,她可能會失去女兒的撫養權。離開律師樓後,Carol看到了一部新款的照相機,並以此為給Therese的禮物。在這個晚上,Carol帶著照相機,來到了Therese的家中。這一幕的拍攝,也盡顯出兩人在關係裡的位置:Carol總是給予人一種氣勢凌人、高高在上的感覺,而Therese則是卑微。Carol向Therese提起女兒的事。Therese將雙手搭在Carol的肩膀,安慰Carol。而這卻是Therese第一次主動的觸碰Carol,Therese至此也終於能打破了自己心中的隔膜,面對她心中的對Carol的迷戀與愛情。

在電影中亦先後多次出現窺視鏡頭。在Therese被Carol邀到其家中的這一個夜晚,Carol的丈夫突然回家。Carol與她的丈夫在門外發生爭執。而Therese透過玻璃窗戶看到了二人吵架的情景,也大約聽到他們吵架的內容。Carol回到大廳後,Therese正打算離去。煩躁的Carol正大罵著說,在自己以為不能更糟糕的時候,就連香煙也抽完了。Therese沒有再提要離開,相反她對Carol說她可以出去為Carol買一包香煙。儘管她所提出的只是去為對方買一包消愁的香煙,但就算只是件容易的事情卻還是遭到Carol的拒絕。

離開Carol之後,Therese在火車上啜泣。經歷過暗戀的人,或那怕是經歷過一段真誠的感情的人,大概都能想像得到,當看著所愛的人處於煩惱和憂愁之中,在他們孤立無援之際自己還是無法提供任何的幫助,這種滋味無疑是非常難受的。更甚者,在Carol和Therese的關係當中,Therese一直都是卑微的。這一點更可在後來的情節中得到了展現。在Carol和Therese發生關係的第二個早上,Carol收到了隔壁房的私家偵探的留在旅館的信。在Carol感覺到無助和崩潰的時候,她並沒有第一時間與Therese傾訴,而是選擇打電話給在遠方的舊愛以及好友Abby。

《Carol》劇照

在Carol眼中,Therese並沒有能力與她分憂。這在後來Carol寫給Therese的信中亦可以看出:「你會認為我這麼說很殘忍,但我無法給你一個讓你滿意的解釋。當我告訴你因為你很年輕,所以你會尋求解釋和辦法時,請你不要生氣。但是有一天你會明白的。」對Therese來說,這種感覺當然並不陌生。在Carol第一次把手搭在她的肩上的那一個晚上,她就曾因為Carol拒絕了自己的關心而傷心落淚。

Carol回家以後,Therese曾致電給她,但Carol在聽到Therese的聲音以後,內心幾經掙扎過後,終狠心把電話掛下。那是第四次對Carol的手進行特寫。在另一端的Therese,只能在Carol把電話掛下之後,無力的說著"I miss you…I miss you…"。自此二人就音訊隔絕。

直至數個月後,Carol一次在計程車上偶爾的看見正在快步走過馬路的Therese。此時的Therese也不再是一個懵懂柔弱的少女,她在紐約時報報館裡工作,也已經蛻變成為一個充滿自信的成熟的職場女性。Carol按捺不住自己對Therese的思念,也大概是因為不想讓自己對Therese的轉變感覺到陌生。值得一提的是,在原著當中,Therese並不是無條件的接受Carol。相反,在書中,Therese更是顯得主動。窺視鏡頭裡視角的轉變,也是在帶動著和說明著劇情的發展。從一開始Therese離遠的觀望著在人群之中站立不動的Carol,到後來Carol只能坐在紐約時報對街的一家咖啡店的一個角落,等待著Therese的出現。即使這樣的舉動可能會使Carol失去擁有其女兒的撫養權的可能性,但Carol還是想多看Therese一眼。

《Carol》劇照

Carol和Therese再次相約。但Therese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被上司逼迫,要她戴上聖誕帽的小女生;她也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不敢承認自己喜歡女性的女生。這段關係,終於不再像是以前般那麼的不對等。從一開始時不懂得拒絕和反抗的Therese,只懂得為Carol奉獻,到後來她懂得說不,懂得向Carol請煙說不。這不就是在說明Therese已經改變了,她不再是懵懂的、柔弱的Therese?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才會令到無數的觀眾被Carol和Therese的感情所感動。

儘管如此,看似是堅強的Carol也並非一個坦蕩蕩的人。面對丈夫和友人的壓迫,她無法灑脫的直視自己的內心,而受到了週邊的眼光所限制。在最初的片段裡,Carol並不想參加丈夫友人舉行的派對,但當她的丈夫提起了Abby,Carol就被逼妥協。Carol大抵也是脆弱的,只是她比Therese更懂得偽裝堅強。在聽證會的那一幕,Carol直認她與Therese的感情,她知道這將會使得她在聽證會中處於劣勢,但Carol卻終能坦誠面對自己、面對其他人,以及面對她與Therese的感情。Cate Blanchett在這一幕,對那種包含著放棄、崩潰、勇敢的複雜的心情,掌握得極好。

在最開始的時候,Carol總是穿著紅色的衣服出現在畫面裡面。紅是奪目耀眼的顏色。特別是在這部偏向灰暗色調的電影裡面,特別是在那個同性戀被視為情神病,而同性戀者要接受心理治療的年代。隨著劇情的發長,到後來,承擔起電影的「紅」的,卻是Therese。

《Carol》劇照

第五次對Carol的手進行特寫,是在電影的結尾,Carol和Therese相約在一家餐廳裡面。Carol向Therese訴說著自己的感受,對Therese說了一句「我愛你」。在這個時候,Therese的友人切入鏡頭,打斷了二人的對話。Carol在離去時,再次把手搭在Therese的肩上,而Therese也再一次看著Carol的手。

在電影的最尾一幕,Therese最後在俱樂部的餐廳裡找到了Carol,慢慢的走近。Carol在Therese停下來的時候,也看到了她。二人對視。在此處,並沒有任何的對白。而鏡頭則向著Carol前伸。Carol的眼神,先是從驚愕轉變成平靜,然後臉上露出了微笑。這一笑,勝過了千言萬語。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電影語言Facebook專頁)。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電影語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