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殺契約」惹爭議 專家解釋非單獨使用 學者指未證實有效

「不自殺契約」惹爭議 專家解釋非單獨使用 學者指未證實有效
Image Credit: Marie Bertrand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網絡流傳教育局的「不自殺契約」引起質疑及爭議,有專業團體表示,該契約是輔導中常用的其中一項工具。與此同時,學界仍未有證據顯示契約有效。

24小時求助熱線/電郵
  • 撒瑪利亞會︰28960000 / jo@samaritans.org.hk
  •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3892222 / touch@sbhk.org.hk
  • 生命熱線︰23820000 / admin@sps.org.hk
  • 協青社︰ 90881023 / yoenquiry@yo.org.hk
  •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 ceasecrisis@tungwahcsd.org
  •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珍愛生命長者熱線︰23820881

香港自去年9月開學以來,已有超過20名學生輕生,引起社會關注。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星期跟教育團體召開緊急會議,並於會後表示教育局將採取五項應對措施,包括︰

  1. 成立專責委員會,全面了解和分析學生輕生原因,並建議預防措施,預計6個月內提交報告;
  2. 安排5場由教育心理學家和專業輔導人士等主持的研討會,提高校方和家長預防及應對學生自殺的能力;
  3. 因應學校需要到校舉行教師講座,提高校方識別學生自殺警號的能力,並認識適當求助渠道支援有自殺危機的學生;
  4. 成立專責團隊,就個別學校的特殊需要到校加強支援;及
  5. 加強宣傳,提倡珍惜生命,為學校、家長和學生製作資訊小錦囊,協助他們及早識別有情緒問題的學生和尋求專業協助。

然而這五項措施被指無補於事。在上周日的《城市論壇》節目中,中學生議會發言人黃泳、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和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均認為,在目前香港的教育制度下學生須面對極大競爭,因此教育局應從制度着手,減輕學生壓力。

教育局「不自殺契約」惹質疑

昨兩日網絡傳出一張據稱來自教育局官方文件的「不自殺契約」,引起爭議。有不少網民質疑簽署一張「不自殺契約」無助阻止自殺,更有人嘲弄此項措施,包括在Facebook上著名的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暉︰

[Glocal Children] 不少同事傳來一份石破天驚的香港「不自殺契約」,說是由教育局官方文件得到,一直難以相信,查看後又果然是事實。似乎違反這contract的人,後果嚴重,到了陰間,應該會被委員會調查、接受心理輔導和寫報告,而報…

Posted by 沈旭暉國際生活台 Simon’s Glocal World on Monday, March 14, 2016

截稿前該則貼文已獲近1700次分享轉發。

這份「不自殺契約」來自教育局的《學校處理學生自殺問題電子書》附錄十八,根據文件標示此電子書在去年10月更新。在第18頁有圖表介紹當局建議學校採取的三層支援模式,從中可見不自殺契約乃用於第二層,即由學校輔導人員向有危機的學生提供額外支援。

圖中列出多項策略與工具應對,包括提供個別輔導、某些特別範疇提供訓練及為為家長提供諮詢和支援等。由此可以先釐清兩點︰

  1. 「不自殺契約」並非教育局為應對近日多宗自殺案而引入的措施。
  2. 「不自殺契約」僅是在支援有自殺危機的學生時,輔導人員使用的其中一項工具。
良心理政︰不自殺契約乃急救工具

那麼為何會有這「不自殺契約」呢?由臨床心理學家及教育心理學家組成的團體「良心理政」在其Facebook專頁表示,訂立契約是輔導過程中常見並在經驗上有效的手段。而這類契約絕非以懲罰來迫使被輔導者遵守規則,而是希望透過建立契約的過程把內容「突顯(highlight)、具體化,期望該內容能進入並常駐在被輔導者最表層的認知記憶當中」。

而訂立「不自殺契約」之目的,是讓思考情緒處於較混亂狀況的學生把焦點放在自救方法,萬一他們有自殺念頭時,增加其回想自救方法的機會。因此「不自殺契約」不是要立即解決所有學生自殺的背後原因,而是一項急救工具。

良心理政希望公眾停止針對「不自殺契約」的負面討論,以免學生對此有偏見而令輔導人員失去有效急救工具。

與此同時,良心理政認為教育局的《學校處理學生自殺問題電子書》內容及編排過於艱深、難明和混亂,不能讓大部份非專業輔導背景的教師得益。因此期望教育局能「大力發放人手和資訊到學校」,令學生長遠精神健康得益。

臨床心理學家葉妙妍接受《明報》訪問時也指出,契約是常見的輔導工具,但不會單獨使用。而在使用契約前也需要對受助者的自殺風險有深入評估,契約本身亦僅與受助者個別使用,不會放到網上任人下載。

不自殺契約有效嗎?

當然,即使「不自殺契約」乃專業輔導人員的常用工具,也不代表這項工具確實有效。《香港01》引述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策劃總監羅亦華表示,目前學術上未有證據顯示「不自殺契約」能預防自殺,同時強調簽署契約不會對受助者造成負面影響。

專業判斷並非不能質疑,重點是拿甚麼去質疑。假若只用「常理」去嘲弄「這些白痴的官員才想得出,以為簽了就沒有學生自殺」的話,那就不如保持沉默,以免加重前線人員工作負擔,及使正接受輔導者信心動搖。

2005年蘇格蘭政府委託利物浦大學的研究小組進行系統性文獻回顧,檢視各種介入阻止自殺措施的效用,當中提到未有足夠證據評估「不自殺契約」的效用。

而在2006年另一篇針對「不自殺契約」的文獻回顧中,作者提到很多相關論文並非研究契約是否有效,而小量針對其效用的研究則受制於研究方法,不具足夠說服力。例如一份回溯式研究顯示,簽下契約者更傾向自殘行為;另一份研究的結果則指契約對於兒童有效。然而兩份研究均沒有對照組,實驗對象非隨機分配。

作者建議在未來的研究中,以「承諾治療聲明」代替「不自殺契約」,聲明亦須由醫生手寫及度身訂造,避免使用統一標準、預先印製的表格。

在2008年出版的參考書《Evidence-Based Nursing Care Guidelines: Medical-Surgical Interventions》中,關於跟病人立約的部份指出,根據研究以下兩者可能有效︰

  • 在某些條件下,以不自殺契約協助當事人控制及承諾自殘外的行為
  • 以不自殺契約建立互信的輔導關係,並以此評核輔導關係的質素

但「以不自殺契約確保受助者安全」則列為無效,而「以不自殺契約跟某類受助者建立輔導關係」更可能有害。

相信專業判斷不等如訴諸權威

可以說,目前為止沒有足夠證據支持「不自殺契約」是有效的方法。

那麼是否應完全放棄「不自殺契約」?我不具相關學科的專業資格,更缺乏輔導經驗,難以單看小量研究代替專業判斷。更何況每個受助者的背景、處境及狀況有別,輔導過程、方法亦引進不同變數,無法一概而論。

相關專業——由臨床心理學到社會工作——橫跨數個界別,各領域中專家人數不少,並非所有人意見一致。也許步伐不一致,但各個學科的內部、跨科討論所帶來的改變,相信比沒有足夠理據下單從常識出發的質疑多——後者與其稱作「不訴諸權威」,倒不如說是自大。

網絡意見領袖的言行,對青年的影響或許比社工、醫生更大。在自殺這個議題上,對有關措施的批評應盡量小心及建基於證據之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