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星期二後「一大二小」起變化,共和黨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超級星期二後「一大二小」起變化,共和黨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Marco Rubio, Donald Trump, Ted Cruz, John Kasich|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和黨最終有可能演出一場史無前例的鬧劇:不惜一切政治成本拉下川普,即使會輸掉總統大選,也不能讓川普成為共和黨的候選人。

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過後,美國總統初選進入白熱化階段。民主黨的前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超級星期二」幾乎以橫掃之姿,取得南方各州的初選勝利,截至3月8日的密西根州(Michigan)與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初選為止,加上已表態的「超級黨代表」(Superdelegates),希拉蕊目前已遙遙領先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取得民主黨提名應是預期之事。

然而共和黨在「超級星期二」過後,原先評估仍保持「一大二小」的局面出現變化。川普(Donald Trump)雖說無意外成為「超級星期二」的最大贏家,但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家鄉德州(Texas)開出相當亮眼的票數,讓川普沒有辦法在這天一枝獨秀,取得絕對領先的地位。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僅在這天拿下明尼蘇達州(Minnesota),其餘各州選情只能以慘烈來形容。

美總統初選》超級星期二造就「超級川普」?觀戰重點在盧比歐與克魯茲的「老二之爭」

超級星期二前,盧比歐與克魯茲選情陷入膠著,不過從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到內華達州(Nevada)初選,盧比歐基本上已經站穩第二名的位子,又有黨內主流派與金主相挺,未來選情一片看好。但共和黨主流派大力支持的盧比歐何以在最關鍵的「超級星期二」選得灰頭土臉,究其原因還是出在盧比歐自己。

投票前的最後一場辯論,盧比歐與克魯茲對川普進行激烈的口水戰,這與盧比歐過往的形象、風格完全不同,選民的接受程度就直接反映在開出來的票數上。

2015年由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所主演的電影《危機女王》(Our Brand Is Crisis),是一部改編自真實事件的政治電影,描述一位輔選策略師幫民調落後28%的總統候選人,透過精明的選戰策略取得最終的勝利,而競選策略最核心的主軸就是發揮該候選人的人格特質,將其行銷為「選民需要的選項」。盧比歐一改溫和、強調政策的個人特色,與川普、克魯茲進行毫無意義的口水戰,在關鍵的「超級星期二」前夕,用最錯誤的手段,打了一場最失敗的選戰。

身為落後者,盧比歐面對川普這種非典型政治人物,就要打一場非傳統的大膽選戰,但絕對不是用政治口水的方式,因為盧比歐與川普、克魯茲的支持者有明顯的市場區隔,盧比歐是共和黨主流派支持的對象,對政策論述應該有非常大的發揮空間,透過大膽、有魄力的政策激起民眾的共鳴,盧比歐就有逆轉的機會。

盧比歐選擇的選戰方式,非但吸引不了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連自己的選民都飽受驚嚇、心灰意冷,以至於越選越糟糕。選後的辯論會上,盧比歐甚至還展開對川普的人身攻擊,讓此後的幾場初選,盧比歐都延續「超級星期二」低迷的選情。3月8日的密西根州與密西西比州初選,盧比歐不但在四名候選人中敬陪末座,得票率甚至只有個位數;總計在該日舉行初選的四個州,盧比歐一張黨代表票都沒拿到,選得比俄亥俄州(Ohio)州長凱西克(John Kasich)還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然而共和黨初選的戰況,並沒有隨著外科醫師卡森(Ben Carson)的退選而單純化。目前初選的總得票數,四位候選人分別為川普37.43%、克魯茲28.72%、盧比歐19.47%、凱西克8.74%,並沒有任何人取得過半的成績;且各州的初選來看,也還沒有人在任何一州單獨過半,顯示共和黨內各方力量仍然分散,並沒有凝聚出多數人能夠接受的選項。

主流派所支持的盧比歐,在各州民調幾乎都已經落到第三,甚至還與凱西克「競逐」第四,等於提前被送上那條「沒有走完的總統路」;加上原先可能造成選舉變數的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已經確定不參選,共和黨高層勢必要就現階段的情況做出對應。

不想讓川普「漁翁得利」 前紐約市長彭博棄選總統

目前共和黨初選形成川普與克魯茲兩強鼎立的態勢,在3月15日的另一次「超級星期二」中,盧比歐不但在各州民調不振,連自己的家鄉佛羅里達州(Florida)都落後給川普;凱西克在執政的俄亥俄州民調保有領先,若凱西克能夠取得最高票、囊括該州全數66張黨代表票,或許共和黨可以思考,讓盧比歐與凱西克成為同一股力量。

凱西克是最典型的共和黨人,參選至今從不口出惡言,只談政策、行銷自己,對照其他三位候選人,彷彿是一場平行時空的初選。凱西克是共和黨主流中的主流,擁有穩健的台風與氣度,更有俄亥俄州的政績做強力後盾;然而主流派轉而支持凱西克的風險,在於凱西克沒有話題性、欠缺群眾魅力,且目前的黨代表票數實在太少,即使說服盧比歐退選,把黨代表票集中給凱西克,恐怕主流派選民對這項決定也不會買單。

共和黨高層陷入主流派戰將一一敗退的窘境,連明日之星的盧比歐亦如風中殘燭,倘若凱西克也無法成為選項之一,共和黨最終有可能演出一場史無前例的鬧劇:不惜一切政治成本拉下川普,即使會輸掉總統大選,也不能讓川普成為共和黨的候選人。

共和黨近幾年對拉美裔選民扎根甚深,但川普反對移民的立場與態度,有可能導致共和黨的努力化為幻影,甚至讓共和黨徹底分崩離析,因此未來主流派最有可能屈就於選情的現實,不情願地支持克魯茲。眼下有競爭力的兩位候選人,都令主流派頭痛不已,只能無奈地「兩害相權,則取其輕」,更加凸顯主流派早已淪為非主流的事實。

初選進行至今,共和黨主流派絕對是最大輸家。2015年9月,共和黨籍聯邦眾議院議長貝納(John Boehner),在黨內保守派的鬥爭中宣布辭職,震撼美國政壇,由此可見共和黨高層問題重重、盡失民心,至今仍如一盤散沙,才會讓主流派力挺的盧比歐在初選已形同出局。然而,盧比歐仍必須承擔最大的責任,因為對選戰策略的錯誤判斷,讓原先克魯茲可能被邊緣化的結局,落到自己身上。

陷入共和黨與政府的溝通泥淖!美眾院議長貝納宣布辭職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