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強震五年過去 仍有17萬災民疏散在外、復興曙光何在?

311強震五年過去 仍有17萬災民疏散在外、復興曙光何在?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日本政府大聲量保證福島縣去年9月後已經全部除染,輻射線影響甚低,但日本社會氣氛卻非如此樂觀。

日本311強震距今5年,仍有17萬災民疏散在外,其中6萬5704人住在臨時的組合屋,而至今當地的輻射汙染警戒仍未完全解除。日本當局曾雇用26000名來自社會邊緣的工人清除當地的核污染物,有人在五年後仍記得這群無名英雄,然而東北震災後的重建之路,卻才正要開始。

相關報導:日本首例!地方法院以「假處分」命令核電廠即刻停機

端傳媒報導,311大地震距今5週年,仍有17萬災民疏散在外,另有2561人下落不明。

2015年7月,日本政府曾派出約2萬6000名身著全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進入受核洩漏嚴重污染的福島地區,開始進行第一輪核污染「淨化」工作,移除受汙染的表土,類似的工作在日本11個城市同步進行。

中央社報導,這群在災區從事大規模清理工作的無名小卒,外界稱他們是「核災除汙大軍」,年紀多介於50到60歲間,身處社會邊緣,無特殊技能,也沒有關係密切的家人。

除輻汙作業員通常簽約3到6個月,福利少得可憐,住在臨時搭建的宿舍,不但容易受到剝削,當地居民也避之唯恐不及。政府甚至不確定,他們是否逐一接受過輻射汙染程度檢測。

蘋果報導,曾任臨時工、目前是支持除污人員的公民團體負責人中村光雄就說,這群工人清理福島的輻射污染,從事不安全的工作,實在無法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甚至說不上是合法的勞工」。

位在福島核電廠北方南相馬市的寺廟住持木下秀昭,對這群無名英雄抱持感恩的心,他將這些姓名不詳的工人骨灰,處理之後安放在寺廟內供奉,他說:「我們虧欠這些人太多了,他們從事連當地人都不想做的工作。」

311之後的五年

新唐人報導,儘管在日本政府與民間機構持續重建和援助下,時隔5年大量避難者仍舊未能返回家園。日本復興廳在今年2月26日發表的統計數據顯示,全國範圍因311地震及海嘯影響而不得不避難的人口有17萬4471人,其中15萬5791人住在公立、臨時住宅或民間租房內,18237人寄住在親屬或朋友家,還有443人住在醫院等設施內。

然而,福島縣於去年12月發表將在2017年3月結束支援避難者房租的通知,讓仍在避難中的災民不得不面臨繳納租金或是重新搬回福島的選擇。

聯合報導,其實,需要人口回流才能加快重建的腳步的福島,早在去年9月就開放居民回家鄉,但迄今也只有6%的居民回來。原因是就算福島人想重振生活,但當地的多年關閉使得建築物像廢墟,超過半數以上的人認為復興福島還要好幾十年。

人間福報報導,除了災區建物復興以外,福島縣民賴以為生的農林水產,修復情況也不佳。農地只有三成三修復完,只有六成農民恢復生產;四成的漁民恢復工作。連海外觀光客也持續負成長,導致當地生計困頓,造成災民面臨長期的窮困生活。

此外,現在福島核電廠輻射強度仍很高,證實不可能進入內部尋找並清除有高度危險的溶解燃料棒。東電核電廠退役負責人增田直宏說:「要進入核電廠內部難度非常高。輻射是最大的障礙。」溶解的燃料棒滲透反應爐中的圍阻艙,也沒有人知道下落。

東方網報導,在受災嚴重的陸前高田市,由於重建緩慢,2015年的人口普查顯示,災後5年,近2000名災民搬離,佔全市人口的約10%。在漫長的等待中,高齡災民身體和精神狀態每況愈下,當地至少有50名災民的死亡原因被認定為因災健康惡化去世或抑鬱自殺。

高田市長戶羽太認為,災後5年,當地重建僅完成50%左右,主要原因是日本政府對災區缺乏深入瞭解,導致相關政策脫離實際,嚴重耽誤重建工作展開。

在此同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0日在記者會上宣示今年為「東北復興元年」。他說日本資源貧乏「不能沒核電」,推動重啟核電方針不變,「當然,對核電的依賴程度要盡可能減低。以安全至上,最重要的是重拾民眾信任。」

對於安倍的做法,311大地震時擔任日本首相的菅直人日前接受英國媒體專訪時指出,這場史無前例的核災,令他改變取態,反對日本使用核電。他表示,安倍政府的核能政策與民為敵,又認為與其興建防護牆防範海嘯,不如停止在人口密集的地區興建或營運核電站。他認為,即使日本不使用核能發電,民眾仍然能繼續生活。

而儘管日本政府大聲量保證福島縣去年9月後已經全部除染,輻射線影響甚低,但日本社會氣氛卻非如此樂觀。據日本《朝日新聞》最新民調發現,高達三成八的災民覺得「回不去了」。

核電廠事故造成的傷害,已經不只是當時的傷亡人數、建物毀損,而是這一代、下一代的生活,影響深遠。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