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都在騙人與揭穿騙局的魔術師——看《誠實的說謊者》

一生都在騙人與揭穿騙局的魔術師——看《誠實的說謊者》
蘭迪(James Randi)。《誠實的說謊者》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別太有自信,無論你如何聰明有學識,你仍有可能被騙。」

有些人無法相信魔術師能以他們無法想像的方式騙倒他們,但魔術師就是可以,而且會這樣做。別太有自信,無論你如何聰明有學識,你仍有可能被騙。

——蘭迪(James Randi)

蘭迪是著名魔術師及逃脫表演者,70年代開始調查各種聲稱超自然現象,例如特異功能、信仰治療(faith healing)等,是著名的科學懷疑論者——這不是指懷疑科學,而是以科學及懷疑論的態度去研究事情。2014年的紀錄片《誠實的說謊者》(An Honest Liar),介紹了這位魔術師騙人與揭穿騙局的一生。

(下文會透露部份電影內容,敬請留意。)

一次逃學 使他離家成為魔術師

蘭迪原名Randall James Hamilton Zwinge,1928年在多倫多出生。蘭迪表示在中學時經常逃課,因為學校容許他只在考試出現。一次他在街上流連,跑到賭場劇院中,人生首次看到魔術表演。

魔術師Harry Blackstone在表演中做出一些他造夢也沒想過能做到的事情,使蘭迪不禁問「一個人為何能做到這些事?」。在那一刻他決定要成為專業魔術師,17歲時未畢業便離開高中,加入馬戲團,從此再沒有回家。

誠實與欺騙

起初蘭迪以表演「讀心術」為主,這是一種以心理技巧為主的表演,讓觀眾以為魔術師能看透他們所想,甚至以為他有心靈感應等超能力。片中有幾位魔術師均提到,這種能力非常誘人,因為你可以用來操控他人,從中賺取——或騙取——大量金錢。

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否認自己是魔術師,這正是魔術師與騙子的分別。片名稱為「誠實的說謊者」,其中一個意思就是指蘭迪作為魔術師,表演時或多或少都需要帶欺騙成份,與此同時又會誠實地讓觀眾知道,他正在表演魔術、欺騙觀眾眼睛,並非擁有超能力。

幸好蘭迪沒受誘惑,這出於他對真理的堅持,也來自他對魔術的熱愛,以致他痛恨任何人把魔術技巧用於娛樂以外的事情。蘭迪更善用其魔術師的專業知識,揭穿不少騙子的伎倆。

偷聽「上帝」的聲音

有一種極端的另類療法稱為「信仰治療」(faith healing),不依賴任何藥物,只依靠「上帝的力量」。治療手法也非常簡單︰治療者只需要把手放到病人額上,就能夠讓上帝「治癒」病人。

1980年代一個叫做波博夫(Peter Popoff)的傳道人引起蘭迪的注意,因為他不但在大型的佈道會上「治療」信眾,更能夠準確說出這些病人的名字、住址及病況。他會呼籲信眾顯示信心,把藥丸丟掉,蘭迪認為他這種讓病人放棄正規治療的舉動非常危險,甚至會害死人。

An Honest Liar 3 crop
《誠實的說謊者》截圖
波博夫「治療」片段。

於是蘭迪派人到波博夫的佈道會觀察,發現他竟然戴上耳機——聲稱能夠治療耳聾者應該不用助聽器。蘭迪懷疑他使用無線電,找來監控專家積臣(Alec Jason)到現場調查。

積臣扮成保安混入會場,截取通訊發現了波博夫使用的頻道,更聽到其妻子透過無線電把資訊告訴波博夫。病人的資訊從何而來呢?原來在佈道會前,波博夫會收集參與者的「禱告」,從中得悉他們的名字及病況。

蘭迪把錄音證據帶上電視節目,表示他們截聽到「上帝的頻道」,更發把上帝的聲音是把女聲,跟波博夫的妻子一模一樣。節目播出後不久,波博夫宣佈破產。

自稱有超能力的騙子

被蘭迪揭穿的眾多騙子中,最難纏的一位可算是尤里・蓋勒(Uri Geller)。蓋勒自稱擁有超能力,經常在電視節目上作各類表現,例如隔空感應哪個鋁瓶內有東西,以及其拿手好戲以「念力」扭曲、扭斷小鐵匙和鎖匙等。

有一次蓋勒要上一個電視節目,直播其「異能」。錄影前一天節目的工作人員希望請蘭迪前來協助,蘭迪給工作人員一個建議,從而測試蓋勒是否真的有超能力。

蓋勒要表演的是隔空「感應」一堆鋁製菲林筒中,哪個裏面灌了水。蘭迪建議工作人員用膠水把筒底輕輕黏着盤子,因為蓋勒其實是透過轉動盤子來觀察菲林筒的震動,從而猜出哪個灌了水。

An Honest Liar 2
《誠實的說謊者》截圖
蓋勒在電視節目上表演。

結果蓋勒失敗了,即使有一個長達20分鐘的休息,他仍然未能成功。然而蘭迪指出,他們曾以為蓋勒從此消失,可是他們錯了,他們當時甚至不知道自己錯得非常離譜。

蓋勒此後繼續出現在各個電視節目上,不斷表演他輕碰便能扭斷小鐵匙的異能。蘭迪後來緊接蓋勒,到同一個電目上作出相同表演,以魔術師的身份告訴觀眾︰這其實只是雕蟲小技,並非甚麼異能。蘭迪甚至寫了一本書——《尤里·蓋勒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Uri Geller)——來揭穿蓋勒的騙局。

科學家也上當

然而蓋勒未肯罷休,他指出史丹福研究所的超心理學家Harold E. Puthoff及Russell Targ曾確認其超能力。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專門研究超自然現象,例如瀕死經驗、心靈感應、念力移動物件等,現在普遍被視為偽科學。

蘭迪認為蓋勒使用魔術去瞞騙科學家,而這些科學家卻認為自己不會被騙。因此蘭迪於1979年展開Alpha計劃,找來兩位偽裝擁有超能力青年梳爾(Steve Shaw)及愛德華士(Michael Edwards)給這些「超心理學家」研究。兩人當時分別只有18及17歲,但都學會了魔術技法,讓研究人員相信他們有超能力。

蘭迪曾經去信研究小組的其中一位教授,列出11項實驗規則,以確保實驗準確,其中一項是「你需要一位專業魔術師,確保你知道哪些是魔術伎倆」。然而實驗過程中,兩人很快便讓研究人員逐一打破這11項規則,同時騙倒研究小組所有人,讓他們誤以為科學研究確認兩人真的有異能。

An Honest Liar 4 crop
《誠實的說謊者》截圖
(左至右)蘭迪、愛德華士及梳爾在記者會。

這項計劃持續了4年,直到1983年蘭迪才把一切公開。在記者會上蘭迪問兩人︰「你們是如何做到的?」,愛德華士表示︰「坦白說,我們作弊」,在場記者愕然。研究計劃的領導對此非常憤怒,更指摘蘭迪「使這門學科倒退到100年前」,蘭迪則回應︰「不,是他們(研究人員)使它倒退,我把它帶到20世紀」。

欺騙是手段 真相是重點

1988年蘭迪也有另一個計劃,讓人裝扮成通靈者,更偽造各種報導給傳媒參考。雖然只要記者肯打電話求證,便能知道一切都是偽造的,但(在互聯網和內容農場出現之前!)所有媒體都照單全收。

梳爾和愛德華士曾經疑惑,他們這樣欺騙研究人員和其他人是否合符道德。影片最初蘭迪的獨白指出︰「只要你目的是打算讓人上一課,使其更了解現實世界如何運作的話,欺騙人本身並無問題」(當然這兒並非指騙財等實際利益,而是使人相信不實的事)。

蘭迪清楚知道很多人一旦形成信念,就難以接受相反證據,甚至認為自己不會被騙。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使他們受騙從而吸取教訓。至於那些透過欺騙來謀利的人,是蘭迪致力對抗的對象。

求真的道德勇氣

電影中有兩幕我特別深刻。第一幕是蘭迪在不同節目中備受觀眾和主持人質疑,認為他不夠開放去接受蓋勒的「超能力」,或認為他無法證明蓋勒是騙子。一名觀眾甚至說︰「你不明白的是,意識到任何超自然現象的關鍵,在於你必須首先相信它,而非反過來」——這正正是那些科學家被騙的原因。

這些人都是先認定蓋勒有超能力,所以才千方百計否定眼前的事實︰蘭迪示範了如何用簡單的魔術,去做到蓋勒那些「超能力」的效果。故此最合理的解釋是,蓋勒根本只是個魔術師,沒有甚麼超能力。

另一幕是揭穿波博夫的監聽專家積臣提到,他曾向蘭迪說︰「也許我們在這行業中選錯邊了,我們應該在對面(去騙人,而非揭穿騙局)。你看那些人每個月賺取數百萬美元,而我沒有。如果我們聯手,肯定可以騙到很多人。」

An Honest Liar 5
《誠實的說謊者》截圖
電視節目主持人質疑蘭迪。

殘酷的現實似乎告訴我們,不論蓋勒抑或破產的波博夫,在騙局被揭穿也能捲土重來,以不同面目繼續賺錢︰蓋勒販賣「帶有能量」的水晶、波博夫發售「祝福過的」水。人們繼續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而非證據。正如謠言傳播速度總不及闢謠文章,無論如何努力,總會見到那些反疫苗、反基改、順勢療法之類的流言繼續傳播。

但蘭迪教曉我們求真的重要,並且需要道德勇氣去對抗騙子,有些事情在利益和信念之上。他揭穿眾多騙局的努力沒有白費,至少信仰治療和超心理學也不如當年盛行。他也啟蒙了眾多的懷疑論者,繼續努力求真,並提醒自己︰「別太有自信,無論你如何聰明有學識,你仍有可能被騙」。

最後不得不提一點,雖說本文透露了《誠實的說謊者》中不少內容,不過有很重要的部份刻意未有提及,遠比上述內容精彩。如果讀畢此文後對蘭迪有興趣,這部紀錄片還是值得一看。

電影預告片︰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