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轉型絕不是武斷匆忙的「自由選舉」-結束敘利亞戰爭需要堅守的六個原則

政治轉型絕不是武斷匆忙的「自由選舉」-結束敘利亞戰爭需要堅守的六個原則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應該尋求解決之道。但解決方案必須建立在首先透明務實地找出戰爭根源的基礎上。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他也是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敘利亞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人道主義災難和最危險的地緣政治熱點。敘利亞人民遭遇了一場血腥屠殺,40多萬人喪生,1000萬人流離失所。由外部勢力支持的暴力聖戰組織無情地蹂躪著這個國家,魚肉這個國家的人民。衝突各方(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美國及其盟友所支持的反阿薩德力量,以及「伊斯蘭國」)都犯有並且繼續犯著嚴重的戰爭罪行。

應該尋求解決之道。但解決方案必須建立在首先透明務實地找出戰爭根源的基礎上。

事情是這樣的。按時間記錄,2011年2月,敘利亞主要城市爆發和平示威,這是遍及整個地區、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的現象的一部分。阿薩德政權對此的反應是暴力鎮壓(向示威者開槍)和改革雙管齊下。很快,暴力升級。阿薩德的反對者指責當局不知克制地對平民使用武力,而政府宣稱士兵和警察喪生證明了示威者中間有暴力聖戰分子。

可能早至2011年3月或4月,遜尼派反政府武裝開始從鄰國進入敘利亞。許多目擊者報告稱有外國聖戰士參與針對警察的暴力襲擊。(但是,這些報告難以核實,特別是在過去近5年後的今天)。

2011年春,美國及其地區盟友試圖將阿薩德趕下權力寶座,認為他將像埃及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和突尼西亞的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一樣迅速下台。許多觀察者則認為卡達資助了敘利亞反政府活動,並利用位於杜哈的半島電視台煽動全世界反阿薩德情緒,儘管這些主張難以確認。

美國加緊了對阿薩德政權的貿易和金融制裁。美國外交政策的指標-布魯金斯研究所呼籲罷免阿薩德,美國媒體大肆宣傳反阿薩德的內容。(此前,阿薩德在美國媒體的形像一直是相對溫和的極權統治者,時任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2011年3月時仍說,許多美國國會議員認為阿薩德是改革者。)

開戰可以追溯到2011年8月18日,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 )和希拉蕊宣布:「阿薩德必須下台」。那時,暴力仍是可控的。總死亡人數(包括平民和戰鬥人員)也許在2,900左右(根據一項反對派的統計)。

8月份之後,死亡人數開始飆升。時不時有人說,當時美國並未採取強力行動。總體而言,歐巴馬的政敵抨擊他沒有採取什麼行動,而不是採取了過多的行動。但美國確實行動起來推翻阿薩德,儘管大部分行動為秘密進行並且通過盟友完成,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和土耳其(儘管兩國不需要刺激就會干預敘利亞)。中央情報局(CIA)和沙烏地阿拉伯秘密地協調著它們的行動。

當然,理順敘利亞戰爭發展順序不等於解釋了這場戰爭。要想提供解釋,我們需要考察關鍵行動方的動機。首先,敘利亞戰爭是一場代理戰爭,牽涉到的各方主要是美國、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和伊朗。美國及其盟友沙烏地阿拉伯和土耳其2011年發動這場戰爭是為了顛覆阿薩德政權。美國陣營受到了俄羅斯和伊朗的日漸加強的反制,後兩者的黎巴嫩代理軍真主黨與阿薩德政府並肩作戰。

美國之所以對推翻阿薩德政權感興趣,正是因為後者仰仗伊朗和俄羅斯的支持。解決掉阿薩德,美國安全官員相信,能夠削弱伊朗,打擊真主黨,遏制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勢力範圍。

美國的盟友,包括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則意在用遜尼派領導的政權取代阿薩德的阿拉維派政權(阿拉維派是什葉派的分支)。它們相信,這也將削弱它們的地區競爭對手伊朗,並在總體上進一步遏制什葉派在中東的影響。認定阿薩德很容易推翻,美國依賴其自身的宣傳(這不是第一次)。阿薩德政權面臨的深深的反對,但也擁有大量內部支持。更重要的是,阿薩德政權擁有強大的盟友,主要是伊朗和俄羅斯。認為伊朗和俄羅斯不會有所反應是幼稚的。

公眾應該認識到中央情報局領導的戰鬥的骯髒性質。美國及其盟友向敘利亞派出大量遜尼派聖戰分子,正如20世紀80年代美國向阿富汗派出大量聖戰分子(聖戰游擊隊)並在日後演變為蓋達組織。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卡達以及美國時不時支持某些最暴力的聖戰組織,犬儒主義地錯誤地計劃讓這些代理人替它們幹髒活,然後再把他們踢出局。

據美國和歐洲主流媒體的說法,俄羅斯軍事干預敘利亞是狡詐的擴張主義。事實並非如此。根據聯合國憲章,美國無權組織聯盟,招募僱傭兵和走私重武器以推翻另一個國家的政府。從這個角度講,俄羅斯是在應對(react),而非行動(act)。它是在應對美國對其盟友的挑釁。

結束戰爭需要堅守六個原則:

首先,美國應該結束公開和隱蔽的顛覆阿薩德政府的活動。

其次,聯合國安理會應該實施目前正在談判中的停火,呼籲所有國家,包括美國、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卡達和伊朗在內,停止武裝和資金支持敘利亞境內的軍事力量。

第三,所有準軍事活動都應該停止,包括所謂的受美國支持的「溫和派」的活動。

第四,美國和俄羅斯(事實上,還有聯合國安理會)應該要求敘利亞政府嚴格停止針對政權反對者的懲罰行為。

第五,政治轉型應該逐漸進行,並輔之以各方信心建設,而不是通過武斷匆忙地進行的「自由選舉」。

最後,應該向海灣國家、土耳其和伊朗施壓,讓它們面對面地就能夠確保持續和平的地區框架展開談判。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伊朗人已經共同生活幾千年。它們,而不是外部勢力,才應該是引領該地區走向穩定的力量。

本文經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