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忍23年終掄元:李奧納多的影帝之路為何如此艱辛?

堅忍23年終掄元:李奧納多的影帝之路為何如此艱辛?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按理說,演技如此突出的演員,在純粹的競技場上,理應獲得該有的肯定,為什麼李奧納多的入圍次數與得獎次數,會給人不成正比的感覺呢?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是知名的英俊小生,同時也是演技派演員。他以童星出道,19歲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即展露頭角,接著在《羅密歐與朱麗葉》與《全蝕狂愛》、《親親壞姐妹》中揚名立萬,1997年以《鐵達尼號》紅遍全球,從此成為好萊塢一線小生。

李奧納多之所以受歡迎,除了極其俊俏的外表,他的演技與票房號召力也是原因。雖然他僅獲5次奧斯卡提名,《戀戀情深》提名男配角,《神鬼玩家》、《血鑽石》及《華爾街之狼》提名男主角,但他的演技的代表作卻不只如此。

其他演技同樣突出,口碑極佳,卻未受奧斯卡青睞的,就有《紐約黑幫》、《神鬼無間》、《隔離島》、《真愛旅程》、《大亨小傳》《全面啟動》。這也是影迷為之叫屈的原因。李奧納多以41歲之齡就獲得5次奧斯卡提名,已是戰績豐厚,偏偏他的許多傑出作品,連入圍男主角的資格都沒有。前3次入圍也沒有得獎,就不免讓人批評奧斯卡有偏心之嫌。

也因此,2016年,李奧納多憑著《神鬼獵人》5度入圍,網路上的輿論一致認為該把大獎頒給他,而李奧納多也不負眾望,拿下了最佳男主角獎。按理說,演技如此突出的演員,在純粹的競技場上,理應獲得該有的肯定,為什麼李奧納多的入圍次數與得獎次數,會給人不成正比的感覺呢?我認為這跟他的演員屬性有關。根據我的觀察,演員的演技呈現,大致可以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明星型,一種是文本型。

所謂的明星型,是演員在表現演技時,同時也會釋放某種獨特的個人形象或外表特質,去詮釋電影中所扮演的角色。具體來說,如果劇本需要一個特殊職業角色,例如醫生、拳擊手、女同志、精神病患、魔女,這除了用專業的演員技術詮釋外,明星型的演員會同時將這個角色,變成一種個人的化身。

翻譯成白話就是「一個具有強烈特質的人,去過某種生活」而非「生活中的真實人物」。觀眾會注意到的是,他正在觀看一個辨識度極高的演員演戲,他是先意識到這個演員的存在,才去注意到他在劇中演什麼角色。

而文本型的演員,是以電影文本為中心,演員努力將自己轉化成劇中人物。觀眾注意到的並不是演員的詮釋,而是演員自然而然的變成畫面中的一部份。演員獨特的魅力,被轉化為劇中的角色,變成「角色太過真實,讓觀眾入戲,然後才意識到演員的魅力」。這與第一型的演員,有截然不同的特性,在這個模式中,演員的個人特質會被壓縮到最低,而角色本身的特質會被放到最大。

Photo Credit: The Revenant Movie

總而言之,明星型的演員表現給觀眾的感覺,就是「某某明星在演一個角色」,文本型的感覺,是「這個角色就像真的一樣」。而上述這兩種演技的表現類型,並非一定對立,也會有融合的狀態產生。

普遍來說,本身具有明星氣質的演員,由於個人光采常會壓倒性的蓋過文本中的角色,如果文本角色並非具有強大的個人特質,就很容易讓觀眾只注意到明星的個人魅力,以致於把明星的魅力置於演技之上。

而對各大電影獎項來說,會依照評審團的組成方式不同,決定不同的給獎方式。如果是國際影展,由於評審團多半由各國資深影人或導演、明星組成,演技獎的頒發,就很有個人口味,常常會爆出冷門。而美國的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則是由演員們的會員投票選出,相對而言,就有一種比較固定的喜好與風格。

在演員獎的部份,奧斯卡金像獎就不太喜歡明星型的表演,而偏向於文本型的類型,特別是非常需要演技呈現的角色。例如重大疾病患者、各種心理或肉體殘缺,與特別難表現的心理層面的角色,或歷史人物的再現。

特別是最後一項,一個演員如果要成功再現歷史人物,他勢必得捨棄個人的明星特質。在影史中也不乏會特意扮醜,或模仿真實人物特性,犧牲外表的演員呈現。當然,並非平凡角色就沒機會得獎,達斯丁霍夫曼就曾憑《克拉瑪對克拉瑪》的單身父親角色得獎。

以李奧納多入圍的4次男主角來說,《神鬼玩家》是他詮釋美國富豪霍華休斯,《血鑽石》是特別下功夫模仿辛巴威白人口音的角色,《華爾街之狼》則是呈現專業美國證卷經紀人的生活。這三種都是需要演技表現的特殊角色,都不是現實生活中的平常老百姓,而讓他奪得男主角獎的《神鬼獵人》,則是扮演被熊襲擊又被同伴背叛的戲劇化角色。

可以說,每次李奧納多被提名,都不會是那些未被提名的,如《鐵達尼號》、《神鬼無間》、《紐約黑幫》那些情境式的角色。反過來說,李奧納多去飾演一個都市之內常見的市民角色時,例如《全面啟動》,大家注意到的會是他的明星特質,而非演技。

至於《神鬼交鋒》裡面的詐欺犯雖然特殊,但全片處理得太做作,李奧納多在片中太帥了,電影彷彿在突顯李奧納多的明星性,加上又是爛片,因此沒被提名;而這都是奧斯卡獎比較不會鼓勵的。

Photo Credit: 《Catch Me If You Can》

奧斯卡獎鼓勵的是文本式的表現,是那種專業演員應該有的演技化表現,既非靠個人的特殊氣質,也非明星光環。所以英雄與科幻式的電影,很少會奪得演員獎,這是一種鼓勵專業演員,而非鼓勵明星的趨勢。我們從歷年來的得主,即可看出走向。

沒演技的明星姑且不談,像李奧納多這樣同時兼具演技與明星架式的演員,就很容易成為奧斯卡的遺珠。回頭看過去,會發現有許多同樣具備演技的大明星,都很難得獎,最有名的伊麗莎白泰勒,以及保羅紐曼均是如此,他們的問題就在於個人魅力太過強烈。換句話說,就是長得過於特異或俊美,使得演技之外的魅力無法被忽視,讓他們總是入圍多,得獎少。

這是否為奧斯卡會員們的妒意所造成的呢?也很難說。但他們會依據輿論走向,給予補償,倒是真的。一個演員如果槓龜太多次,或像李奧納多一般,老是呼聲高卻拿不了獎,奧斯卡獎就會在輿論壓力下給獎,例子不勝枚舉。

從伊麗莎白泰勒沒在《朱門巧婦》拿獎,而是表現較次的《青樓豔妓》才得,到艾爾帕西諾演出《教父II》槓龜,卻在少為人知的《女人香》才拿男主角獎,都是大眾認為的補償作用。

而今年李奧納多在《神鬼獵人》雖然表現突出,評價上卻認為比麥克·法斯賓達的《時代教主:喬布斯》,還有大熱門《丹麥女孩》稍遜一截。李奧納多今年是否因為輿論壓力,導致他以較次的演出得獎?他在神鬼獵人的表現,是否勝過《神鬼玩家》或《真愛旅程》,都將是日後影迷爭議的話題。

值得關注的是,以《性愛成癮的男人》紅遍全球的性格男星麥克·法斯賓達,他不但在《X戰警:第一戰》展現絕佳演技,演活了深沉而憂鬱的萬磁王,在《法蘭克》裡演活了罹患精神疾病的樂團主唱,今年詮釋的《時代教主:喬布斯》,口碑更是驚人,卻也與最佳男主角擦身而過。他同樣也是明星氣質與演技兼具的演員,未來會否與眾多前輩一般,老是陪榜,最後才拿個補償性的獎座?將是眾人拭目以待的焦點。

話說回來,對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或麥克法斯賓達這些才氣縱橫的大明星來說,得不得奧斯卡獎,根本就不重要。彼得奧圖從未拿過奧斯卡,也不掩蓋他的成就。應該說,正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與麥克法斯賓達這些偉大的明星,榮耀了這些獎項,而不是獎項榮耀他們。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