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總統初選》超級星期二造就「超級川普」?觀戰重點在盧比歐與克魯茲的「老二之爭」

美總統初選》超級星期二造就「超級川普」?觀戰重點在盧比歐與克魯茲的「老二之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倘若真的締造一個「超級川普」,共和黨可能會面對來自前紐約市長彭博的強勢挑戰,並且在明年國會與州長選舉淪為少數黨的可能

美國時間3月1日,包含美屬薩摩亞(American Samoa)在內的十三個州或地區要同時舉行總統初選,將是目前為止選情最高潮的「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

民主黨方面,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雖然一開始備受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挑戰,但民調顯示希拉蕊可望在超級星期二確立領先地位,獲得最終提名指日可待;反觀共和黨,即使一直是處於明顯領先地位的候選人,但似乎都沒有成為黨內共主的川普(Donald Trump),無法取得黨內主流派的支持。目前共和黨初選的產生一個十分弔詭的現象:焦點放在盧比歐(Marco Rubio)和克魯茲(Ted Cruz)誰是第二名。

2月1日在愛荷華州(Iowa)黨團會議是全美最早舉行的初選,而開票結果讓這場2016年的總統初選注定不平凡。民主黨兩位候選人的差距僅有0.3%,創下民主黨在該州最小的差距,桑德斯陣營氣勢大振,並博得大量媒體版面;共和黨則在驚訝中由德州(Texas)聯邦參議員克魯茲拔得頭籌,選前民調最高的川普僅排名第二,只比第三名的佛羅里達州(Florida)聯邦參議員盧比歐多1.2%的選票。這場在愛阿華州的初選,讓共和黨初選出現比較清晰的輪廓,川普、克魯茲、盧比歐的三雄之爭;共和黨內一片低迷的主流派,透過這場初選找到新希望-盧比歐。

川普在公共議題的立場上較為強硬,在公開場合的口無遮攔讓共和黨束手無策,而克魯茲得到極端保守派「茶黨」(Tea Party)的支持,也被共和黨高層視為麻煩人物。原先共和黨主流派寄予厚望的傑布布希(Jeb Bush)民調一直不見起色,直到盧比歐在愛荷華州黨團會議取得意外的佳績,才讓共和黨主流派的人馬紛紛轉向支持立場較為溫和的盧比歐。

但是盧比歐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內華達州(Nevada)初選結束為止,沒有拿下任何一州的勝利,在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即使得到州長海莉(Nikki Haley)與重量級的保守派參議員史考特(Tim Scott)鼎力支持,也只獲得第二名的成績。2月23日的內華達州初選,川普也毫無意外取得最高票,盧比歐與克魯茲在開票過程中只能互相競逐第二名,以確保在進入超級星期二之前的最後一州選舉能夠稍微占有優勢。

川普三連勝預料拿下「超級星期二」 共和黨密商換人已太晚

經歷過內華達州的初選後,盧比歐與克魯茲所累積的黨代表票數一樣都是17票,與川普的81票相距甚遠。雖然提名要獲得1237票,目前就下定論還言之過早,但川普在超級星期二的各州民調中,除了克魯茲大本營的德州稍稍落後之外,其餘各州幾乎都保有領先。

在主流派候選人相繼退選的情況下,盧比歐即使逐漸凝聚起主流派的力量,卻仍舊無法在初選得票衝破30%,只能與克魯茲較勁誰是第二名,關鍵的原因還是在傑布布希等在前幾州初選就退出的候選人,他們的支持者選票並沒有完全流向魯比歐,反而是川普的得票率逐漸向上提升,代表盧比歐仍然需要向選民展現他有代表主流派的本事,否則將難以與川普形成分庭抗禮之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往超級星期二過後,兩黨的提名就會明朗化,但此次共和黨可能要延長戰場,因為德州在超級星期二初選之列,克魯茲在自己的票倉表現只要沒有太差,基本上仍能保有競爭力;盧比歐必須要在克魯茲較弱勢的北方州盡力取得好成績,尤其是民調曾領先過的明尼蘇達州。至於另外兩位參加初選的外科醫師卡森(Ben Carson)、俄亥俄州州長凱斯基(John Kasich),目前看來勝選的機會並不高,所以在超級星期二後,卡森很有可能宣布退選,凱斯基在自己執政的俄亥俄州(Ohio)仍有一定競爭力,在該州舉行初選前應該還會繼續參選。

然而共和黨提名戰的最終戰場,應該會落在3月15日的另一個超級星期二,這天舉行初選的六個州黨代表數量多也具有指標性,包含盧比歐的佛羅里達州,以及凱斯基執政的俄亥俄州,這兩州分別有99張與66張黨代表票,且計票上採用勝者全拿制,故這天的初選將會決定凱斯基能否繼續選下去;倘若凱斯基退選,則盧比歐就會成為主流派的唯一候選人,與川普、克魯茲之間的纏鬥也可望明朗。

克魯茲雖然贏得具有指標性意義的愛荷華州初選,但是從近幾屆的數據來看,2008年的赫卡比(Mike Huckabee)與2012年的桑托榮(Rick Santorum)都在愛阿華州贏得選舉,卻沒有贏得最終的黨內提名,顯示愛荷華州選民結構的變化,不能夠代表全國性的結果,因此只要主流派的力量匯聚在魯比歐身上,屆時克魯茲可能會漸趨邊緣化,形成盧比歐與川普的一對一局面。

超級星期二後的情勢,由於這些州都是採行依得票比例分配黨代表票數的規則,因此基本上仍暫時是「一大二小」的狀況,只是這個「一大」能夠大到什麼程度,川普有沒有辦法在超級星期二中取得絕對的領先地位,仍取決於共和黨主流派是否能凝聚力量支持盧比歐,以拉近兩者的差距。

倘若真的締造一個「超級川普」,共和黨可能會面對來自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的強勢挑戰,並且在明年國會與州長選舉淪為少數黨的可能,因此「超級川普」的出現,可能讓未來的共和黨內主流派產生更大的「反普」力量。相對而言,若盧比歐能夠將競選氣勢帶上來,共和黨保守選民比起希拉蕊會更願意支持盧比歐,加上黨內高層的大力支持,共和黨有可能時隔八年再次入主白宮。

川普一連串爭議言論,包含美墨長城、對嗆教宗、趕走穆斯林等等,不斷挑戰美國言論自由的容忍度,但民眾對於時局的不滿、憤怒,似乎遠超過這一切官腔官調的政治規則,才會讓主流派人物在今年選舉中完全無法占有優勢。最經典的例子就是傑布布希,原先聲勢一片看好,也取得共和黨最多金主的青睞,有人脈、有資源、有經驗,但最後何以狼狽宣布退選?川普對布希家族的攻擊自然是原因之一,但不能忽略真正去投票的是選民而非川普一人。

盧比歐現階段成為共和黨主流派最大的希望,在選戰策略的規劃上勢必要再進行調整,對非典型政治人物不能再用傳統選舉模式對應,否則盧比歐很可能會跟其他退選者一樣,被選民送上那條「沒有走完的總統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