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太白」只是一場意外?來看看那些我們差點錯過的遺珠作品

「奧斯卡太白」只是一場意外?來看看那些我們差點錯過的遺珠作品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斯卡太白」是整個工業的問題,提名名單只是結果而已。當製作圈乃至高層清一色都是以強勢族群為首時,電影母體數中的弱勢依舊是弱勢,那些聰明出色的弱勢族群電影就更難見光了。

第88屆奧斯卡獎即將在台灣時間2月29日早上8時30分登場,每個入圍者都滿懷希望,但也各個沒把握。雖然像布麗·拉爾森(Brie Larson)可能是翹著腳等得獎,但有群人卻連期待都不用,那些本該入圍卻失之交臂的,算一算也還不少。

雖說拿了奧斯卡只是精神上的重大勝利,但那就是再重要不過的勝利了。

被今年「白色奧斯卡」遺漏了的那些,其實說實話,評委當然是千夫所指,不過真正該指的,是那整個白得不堪的影藝工業。今年奧斯卡的入圍名單,只是忠實反映了好萊塢有色人種就是居於劣勢的現實。綜觀歷年好萊塢得獎的類型,多半有些特性:

反映當時的政治、世界形勢

影藝學院特別喜愛這種主題,有很強烈的政治正確性,特別是那些帶有超越時代的普遍性的影片,像是當年度實際上並非大眾最佳首選的《王者之聲》(King’s Speech)、《亞果出任務》(Argo)。

角色展現出的超人意志

通常角色會經過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負面打擊,但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之下,依舊能展現出堅強的韌性,那種反差同時也會反應出真實世界的弊病,並讓其超人意志得以昇華,像是《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英雄本色》(Braveheart)、《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等。

歷史或傳記

這幾乎是眾所皆知的,歷年的得獎影片超過一半都是這種類型,不論是史上最賣座的電影《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還是到近年的《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這個傳統在奧斯卡八十多年的歷史中依舊不變。

當然,有公式就會有例外,也不是說包含以上要點的電影就一定是當年度的大贏家,若依此標準,史蒂芬史匹柏獎拿不完,雖然他真的不斷被提名。藝術非必然要帶有教化意圖,單純形而上的《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也是會入圍,雖然你知、我知、獨眼龍也知,它不可能拿奧斯卡獎。

在多元文化的薰染下,一些以往不曾搬上檯面的議題,也會漸漸收編進評審們的標準之中,同志、非裔黑人等較弱勢的族群漸漸被重視。但今年不知怎麼地,明明有相當多可以不落人口實的選擇,卻還是推出了一個#Oscarssowhite的名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下統整幾部本可平衡「慘白」名單的遺珠作品:

震盪效應(Concussion)

其實震盪效應可以說是一張護身符,一張可以免於被認為缺乏多元性的護身符,內容即是非裔的腦神經科醫生對抗以白人高層為首的NFL。評審委員不知道那根筋不對,竟然完全沒讓這道政治正確的免死金牌加身,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的演技確實相當出色,最起碼給個最佳男主角提名平衡一下。

金牌拳手(Creed)

有多少這種鬥技電影在好萊塢叫好又叫座了?尤其他是傳奇的洛基系列外傳,這類型的電影情節,不外乎從默默無名穩踏向上爬的勵志故事,當然金牌拳手也不例外;加上了黑人社群的刻劃,與名師指點(白人)最終成功,更加符合黑人演員在好萊塢拿獎的類型公式。

但是這屆奧斯卡真的是鐵了心腸,讓麥可‧B‧喬丹(Michael B. Jordan)在這樣的背景下即使有打不倒的表現,卻仍是連提名都沒有。

無境之獸(Beasts of No Nation)

伊卓瑞斯·艾巴(Idris Elba)是被所有媒體、影評點名本屆最有資格拿獎的演員,在無境之獸中飾演軍閥的指揮官,他把在一片渾沌之境中,無可奈何地支撐起各個懵懂靈魂的角色,詮釋得相當有領導風範。可惜,這部由Netflix跨足電影圈製作做的影片,什麼獎都沒有。

伊卓瑞斯·艾巴。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

衝出康普頓不論從各層面來看,完全是好萊塢的異色電影,但是完備得獎的潛質。最佳影片?沒有。最佳導演給F·加里·格雷?沒有。那好歹最佳男配角給傑森·米謝爾(Jason Mitchell)?沒有。噢,OK,給個最佳原創劇本應該夠了。

八惡人(The Hateful Eight)

當《絕殺令》(Django Unchained)和《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都可以入圍時,八惡人這部對各種議題火力全開的群嘲電影,不知怎麼只拿了個女配角獎入圍。山繆‧傑克森(Samuel L. Jackson)入圍最佳男配角?克里斯多福‧華茲(Christoph Waltz)都可以拿獎了,為何眼罩光頭大叔不行?

以上是可以補足#Oscarssowhite的作品,接下來還是談談「White」,但成為遺珠的作品和演員:

因為愛你(Carol)

沒有最佳影片?《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可以,請不要繼《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沒進外語片後又再搞砸了吧?

怒火邊界(Sicario)

只給技術獎?是,怒火邊界的確跟今年度的最佳影片比是差了一些,但不至於落到跟星際大戰一般負責拿技術獎吧,最該拿技術獎的電影應該是《瘋狂麥斯》(Mad Max: Fury Road),結果評審看來相當喜愛。

海倫‧米蘭(Helen Mirren)

好萊塢的黑名單?名畫的控訴?噢,你可能已經拿過太多獎了,這屆就好好休息吧。

艾莉西亞‧維坎德(Alicia Amanda Vikander)

人造意識》(EX MACHINA)裡那個天真、人畜無害卻又殘酷的演技沒入圍,裴淳華(Rosamund Pike)可以靠《控制》(Gone Girl)入圍。這個實為非人本質、卻工於心計的人完全不遜色?可能《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已經給他最佳女配角吧。

Photo Credit: Universal Pictures
麥可‧基頓(Michael Keaton)

男主角陪榜很痛苦,但更痛苦的是看著同劇男女都入圍男配角,自己什麼也沒有。

木已成舟,評審之所以是評審,就是他的入圍名單才算數,而我們的只是邪典。但是假若開放投票後,你能想像《星際大戰》獲得最佳影片嗎?

而要怎麼解決奧斯卡太白?實際上就如同上面所說,那是整個工業的問題,奧斯卡提名是結果而已。當製作圈乃至高層清一色都是以強勢族群為首時,電影母體數中的弱勢依舊是弱勢,那些聰明出色的弱勢族群電影就更難見光了。給更多像F·加里·格雷這樣子的人機會,也許有那麼一天,我們可以單純地以影片的「質」來評斷。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陳 從吾』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