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奧斯卡:哥倫比亞的影史鉅作《夢遊亞馬遜》,有機會奪下最佳外語片嗎?

瞄準奧斯卡:哥倫比亞的影史鉅作《夢遊亞馬遜》,有機會奪下最佳外語片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哥倫比亞並非強大的電影生產國,但他們擁有一個才華出眾的大導希羅·蓋拉。他之前的每部作品都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夢遊亞馬遜》也已經獲得2015坎城影展導演雙週電影藝術獎。到底這部他推出的作品有什麼特色呢?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每年美國奧斯卡金像獎都受到全球關注。而最佳外語片也是各國電影想要一較高下的場域。在歷史上的外語片入圍中,歐陸電影佔大部分,亞洲電影其次。而就位於美國鄰居的中南美洲電影,卻很少競逐這個獎項。

原因說來複雜。一方面是中南美洲的電影工業不如歐美發達,而走藝術路線的作品,也沒有亞洲那麼多,在國際影展的曝光度很低。但這也不表示這麼龐大的地域中,就沒有電影人才。從進軍好萊塢的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到影展大師卡洛斯‧雷加達斯(Carlos Reygadas),都成就驚人。但在今年入圍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中,也出現了令人驚艷的中南美洲作品,那就是希羅·蓋拉(Ciro Guerra)的《夢遊亞馬遜》(Embrace of the Serpent)。

哥倫比亞並非強大的電影生產國,但他們擁有一個才華出眾的大導希羅·蓋拉。他之前的每部作品都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夢遊亞馬遜》也已經獲得2015坎城影展導演雙週電影藝術獎。到底這部他推出的作品有什麼特色呢?

這是十年才可能出現一部的電影。很難有電影能講好原住民的故事。要能突顯殖民者的問題,又不美化原住民文化與信仰,讓觀眾了解原住民的特色,又能說出精采故事。引人入勝,畫面又能突顯原住民環境的自然美。本片各個層面都做到完美,可說是電影教科書。

導演以德國民族學家Theodor Koch-Grunberg與美國植物學家Richard Evans Schultes的日記為靈感,編寫此片。故事講述一個科瓦諾族的巫醫,分隔三十年,帶領兩位探險家進入亞馬遜河上游深處,尋找科瓦諾族最神聖的植物yakruna。透過途中的冒險,為觀眾展演了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亞馬遜原住民的精神文明,與被殖民的血淚史。

故事當中,透過yakruna,科瓦諾族得以與自然融為一體。這個神奇植物的迷幻作用可以治療一切疾病,也成為兩個探險家尋求的解藥。片中的Theodor Koch-Grunberg罹患重病,而Richard Evans Schultes苦於失眠症。巫醫相信森林的力量,帶領兩人去找尋yakruna。

科瓦諾人的精神文明令人震撼。科瓦諾人信仰森林,巫醫保存科瓦諾人的文化記憶與植物知識。白人為了橡膠屠殺科瓦諾人,毀掉他們的文明,逼他們種植橡膠。巫醫躲到森林中,只有對他所仇視的白人探險者,才得以訴說其知識。

片中除了探險家與傳教士,完全沒出現白人殖民者。但殖民者的陰影卻無所不在,把片中所有的原住民逼到瘋狂。巫醫空有部落的最高知識,卻也無法拯救族人。他只能帶著科瓦諾族的知識與文明,隨著森林一同生滅。

科瓦諾人說森林是脆弱的,一旦被傷害,它就會報復。只有尊重它,才能超越它。而科瓦諾人在成為戰士前,必須捨棄一切,獨身進入叢林,讓森林與夢境帶領自己,成為夢境的流浪者。有的人會迷失,再也回不來。

只有在孤獨與放逐間,才能找到自己,才能面對即將發生的一切。

希羅·蓋拉透過極具張力的場景調度,將亞馬遜原住民的樣貌精準傳達到觀眾面前。片中的場景服飾與人文情境無不逼真。透過巫醫與白人探險家的角度,進行一場西方文明與亞馬遜文明的對話。而片中的迷幻植物則成為一種構通的媒介。

迷幻藥物既是人類精神文明的解藥,也是毒藥。與世無爭,無慾無求的原住民,透過迷幻植物與森林合為一體。而同樣對植物的欲求,卻成為白人慾望與爭奪的悲劇。片中收容原住民後裔的教會最終自我崩解,就是強力的控訴。

yakruna成為西方文明難以想像的神話。兩次的出現,都象徵科技文明對自然文明的侵略。而解脫之道,就藏在亞馬遜諸族複雜而精密的植物知識當中。

極其細緻的黑白攝影,帶出了電影強大的藝術性。本片從故事,劇本、演員、內涵、運鏡、場景調度,到電影意涵,幾乎無懈可擊。希羅‧蓋拉憑此片即可晉身大師之林,電影成就令人震撼。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希羅‧蓋拉。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本片是大家想拍又無法拍成的電影。相較本片而言,荷索(Werner Herzog)的《陸上行舟》(Fitzcarraldo)與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的《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都成了西方人對原住民的窺視,呈現的是西方思維,隔了一層,完全進不去這種神祕的境地。

純粹就迷幻藥物的體驗來說,本片也有頗具深度的影像呈現,是所有new age迷看了都會讚嘆的電影教學。特別是片尾用超現實影像呈現的yakruna體驗,功力直追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的《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實在是大師之作。

短時間內,應該沒有能超越本片的原住民題材電影。

而本片是否能打敗呼聲最高的《索爾之子》(Saul fia),拿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呢?請大家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