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看看這兩個歷史故事,那夜旺角是不是政府的陰謀,還重要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魚蛋衝突過後,雖然社會更進一步撕裂,但政府和警察除了鞏固了原有的支持者外,更爭取到大批不理政治、但熱愛和理非非的香港人支持。有了民意,政府奪取了幾個優勢⋯⋯

文:高民希(旅臺香港人,十五歲已經被帶去參加社會運動,卻在廿五歲才知道自由、民主和公義的成本有多沈重)

前言:筆者是一個著重未來策劃的人,所以別和筆者討論當時有多感慨,哭濕多少紙巾。

大年初一晚,發生在香港旺角的魚蛋革命/暴亂,政府、警察和建制派槍口一致指控示威者是暴徒。示威者說「勇武」抗爭源自高壓政府幾年來倒行逆施、漠視民意的合理反彈。騎牆派的假中立意見說政府和示威者都各有錯誤、各打五十大板,而他們自己最理性。

最後這兩天新冒起的一派說法是:這次警民衝突是梁振英政府安排的一場好戲,為的是分化民間反抗力量、妖魔化社會運動及其領袖、和最重要的為政府未來的強硬肅清手段爭取民意支持。今天我想來談談這個陰謀論,但在此之前先聽兩個歷史故事:

1933年2月27日,德國的共產黨黨員盧貝(Marinus van der Lubbe)潛入理應保安森嚴的德國國會縱火。納粹黨抓住盧貝後隨即宣佈縱火案是共產黨犯下的暴行,並宣導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定性共產黨為非法組織,共產黨的骨幹都被搜捕入獄。接下來的國會投票中,失去制衡的納粹黨通過合縱連橫取得2/3的票數通過《授權法》。希特拉隨即使用《授權法》所授予的權力取締所有納粹以外的黨派。德國正式成為獨裁國家,盧貝也被審判並處死。此為著名的「德國國會縱火案」。

然而,事後的陰謀論意見認為盧貝並非被納粹黨買通合作上演這部放火大戲。認識盧貝的人都知道他對納粹黨的不滿,盧貝甚至放話說要燒死所有納粹黨員。但這種話就像「X你老母」一樣,說的人多,從來沒人做過。然而納粹黨黨工聽到後如獲至寶,喬裝打扮後接近盧貝,大力讚揚他放火這個想法,又提供放火的方法和工具,甚至安排好國會的保安漏洞讓盧貝入內放火。因此納粹黨處決盧貝時毫不手軟。不過這些陰謀論從來沒人能證實。

另外一件著名歷史事件發生在1934年的蘇聯。時任蘇聯列寧格勒州共產黨黨委書記謝爾蓋·米羅諾維奇·基洛夫(Серге́й Миро́нович Ки́ров)捲入一宗桃色糾紛,謠傳說他和無名小卒尼科拉耶夫(Леонид Васильевич Николаев)的妻子有曖昧。盛怒之下,在12月1日當天,尼科拉耶夫獨自一人拿著手槍無人阻撓地走入基洛夫辦公室,開槍打死基洛夫,而剛剛不知道人在哪的守衛也當場逮捕他。縱然尼科拉耶夫在審問中堅稱他是獨自行事,史太林其後還是宣佈「為了對抗反革命的暗殺主謀」並展開大搜捕,史稱「莫斯科大審判」。

當時的陰謀論流言是基洛夫不單是和尼科拉耶夫的妻子有曖昧,但只有尼科拉耶夫是沒背景的nobody。因此史太林的親信喬裝身份到酒吧和尼科拉耶夫搭訕,嘲諷他不給奸夫看點厲害就不是男人,並提供手槍和刺殺基洛夫的計劃。因此在審問時尼科拉耶夫堅稱他不是聽命於任何一名政治人物,為史太林的大清洗給出一個完美的借口。當然了,史太林策劃暗殺這陰謀論也是沒有方法證實的。

以上兩個例子都顯示陰謀論從來沒法證實,偏偏歷史都會往符合陰謀論描述的方向發展。為什麼呢?因為身處政治旋渦核心的人物都是受過千錘百鍊的高手,只要看到有機會他們都會把握住。有沒有可能希特拉在德國國會縱火案前根本不知情?有可能啊。有沒有可能史太林根本沒策劃過暗殺基洛夫?有可能啊,但又有甚麼差別?只要當時時局有任何風吹草動,例如德國人或蘇聯人突然聚集在一起買魚蛋,獨裁者就可以抹黑事情為對手的邪惡陰謀,進而奪取政治利益。而對反對派去猜測或調查縱火兇手和刺客的動機根本毫無意義,一來未必有證據可以被發現,二來在胡亂猜測之際獨裁者早就把槍口對準反對派了。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魚蛋衝突過後,雖然社會更進一步撕裂,但政府和警察除了鞏固了原有的支持者外,更爭取到大批不理政治、但熱愛和理非非的香港人支持。有了民意,政府奪取了幾個優勢。其一是警察可以用調查暴亂這理據逮捕任何反對派意見領袖,就算能證明他們是無辜也消耗大量的大力、資源和時間。其二是高調逮捕配合媒體宣傳,政府有效地把反對派、泛民、以至一切看不慣的人抹黑為暴徒,斷其支持民意/贊助。其三是基於選票壓力,一眾立法會議員會在反對政府法案時會進行自我審查,例如討論購買水炮車時,誰反對即被抹成支持暴亂。其四,也是最陰狠的一招,警察可以在以後任何爭議性法案和選舉時高調拘捕一兩個人,提醒市民「魚蛋的陰影」,操縱民意。讀者請別以為我是在提醒政府,那只顯示你太低估中共的智力了。

有人說,我們沒有陰謀論的本錢,我不同意。我認為,唯今之計,爭取港人民主和自由的力量必須假設這是一個政府設好的局,並以被算計後最糟糕的狀況去預期未來的發展。因為歷史告訴大家,不管是不是獨裁者的陰謀,獨裁者都一定會善加利用機會肅清反對者。當然,我這半桶水的觀察者必定有我的盲點,我極希望有賢達之士出來指正我香港局勢其實沒有這麼糟。

天佑香港。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