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歡吃香蕉為何逼我不能吃!紐約州長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

我就喜歡吃香蕉為何逼我不能吃!紐約州長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傾向治療」又稱「性傾向修復」,期透過勸導、祈禱等方式,讓同性戀者「脫離」原本性傾向。

美國紐約州長古莫(Andrew Cuomo)上周(6)日宣布禁止紐約州公私立醫療保險機構支付所有「性傾向矯正」療法和療程,讓同志社群為之振奮。

自由報導,2011年一上任就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古莫,6日出席美國提倡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者(LGBT)權利最力的「人權戰線」(HRC)所主辦之「國家平等獎」(National Equality Award)晚會時指出,「性傾向治療是一種懷有仇恨且根本錯誤的做法」,居然懲罰「單純做自己」的人。

他繞過由共和黨把持的紐約州議會參議院,宣布以行政權祭出經濟誘因,加入早已立法反對「脫離同性戀」運動的多州行列。

HRC主席葛里芬(Chad Griffin)大力肯定古莫作法。他強調,「性傾向治療」有危險性,任何年輕同性戀者皆不該被迫或受制於任何所謂的「療法」。

但「紐約健康計畫協會」(New York Health Plan Association)對這項新政不置可否,認為保險業者日後須對求助於心理衛生機構者進行調查,才能確認被保險人當初是否前往進行「性傾向治療」,落實上恐有難度。

基督教保守人士也抨擊古莫傷害宗教自由;此外,同志應該獲得「專業為基礎且道德導向的照顧」,以「淨化及校正其根深柢固的價值、信念與目標」,古莫卻讓他們的選擇受限。

蘋果報導,擁護「性傾向矯正治療」的治療師認為,「性傾向矯正治療」能幫助同志找回所謂「正確」的性向,他們認為性傾向可以被矯正,同志和跨性別者應該接受治療,讓他們變成「健康的」異性戀。

但人權團體表示,所謂的「性傾向矯正」療法並沒有任何醫學根據,療程包含許多非人道做法,且過去已發生多起青少年因為接受「性傾向矯正」而自殺的慘劇。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在2002年的報導曾經指出:

自從1993年以來,性傾向無歧視法(Sexual Orientation Non-Discrimination Act,簡稱SONDA)每年都獲得州眾院的支持,但是也每年都被共和黨主導的參院打回票,今年十月,尋求連任的白塔契為爭取同志選票,努力說服參院共和黨黨團表態支持本草案,結果果然得到紐約最大同運團體帝國州驕傲議程(Empire State Pride Agenda,簡稱ESPA)的背書。

本週二,參院以34比26票通過SONDA。「用31年的時間才等到一項基本人權法案的通過,實在是等太久,」ESPA執行長弗爾曼(Matt Foreman)說,「但是今天我們要往前看…這為以後爭取其它如賦稅平等、青少年同志及跨性人士的平權,及對同志家庭的法律認定,打下基礎。」

SONDA是在1971年紐約州首府舉行的第一次同志遊行中被提出,這也是美國當年出現的第一個同志反歧視草案。。紐約市自1986年起已制定有類似法案,包括羅徹斯特市及其它一些郡,從1999年到2001年,也陸續分別制定了反歧視法。

台灣知名主持人陳沂還轉發新聞表示贊同:「太好了!」「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為什麼需要被矯正?」她還說「認為性傾向需要被矯正的人,才需要被神恢復吧,擔憂呀~」

網友則紛紛引用陳沂:「我就喜歡吃香蕉為什麼逼我不能吃」照樣造句,相當爆笑。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