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箱裡的重大變革:樂高推出史上第一個塑膠輪椅男孩

玩具箱裡的重大變革:樂高推出史上第一個塑膠輪椅男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期待有一天,身障的詮釋能不著痕跡地融入各種孩童相關的工業,讓這個議題根本完全不需要被關注。

編譯:張翠硯

譯者註:這篇新聞焦點是孩童相關工業對身障議題的關注,對身障孩童的自尊與自我認知的影響。而我看到的,不只是身障孩童自身的感受,更重要的,或許是藉由玩具讓「一般孩童」也有更深刻的身障相關認知。單向的融入很難成功,雙向的認識與互動,才可能達到「共融」。

有時候最小的東西卻可以帶來最大的影響。在上週的紐倫堡玩具博覽會(1月27日至2月1日),樂高(LEGO)發表了史上第一個輪椅使用者小樂高人偶。一吋高的塑膠帽T男孩,是今年6月將上市的「公園趣」(Fun in the Park)組合裡其中的一員。這小人偶已經造成大浪潮,佔盡全球媒體版面,網路上的樂高粉絲、家長以及身障團體一片叫好。

「但他就只是個小男孩啊!」我聽見你這麼説:「一個塑膠男孩坐輪椅和他的狗還有其他小傢伙在公園裡,有什麼大不了嗎?」

樂高這輪椅男孩背後傳達的訊息,遠遠大過他小小的身軀。他在玩具箱的誕生代表了孩童工業非常重大的轉變。全球有1億5000萬名身障孩童,而在他們消費的大眾媒體以及玩具裡,幾乎看不到他們自己被正面地反映呈現的痕跡。

澳洲學者凱蒂愛麗絲(Katie Ellis)在她最近出版的《身障與流行文化》(Disability and Popular Culture)一書中寫道,「玩具反映了製造它們的社會價值。」如果樂高是在反映,它反映出的是一個更好的世界。無論是否刻意,它傳達了強大的共融訊息。

樂高公司似乎對於輪椅男孩可能造成的轟動沒有什麼準備。當他在紐倫堡玩具博覽會被推出來展示的時候,樂高公司沒有把他當作什麼特別的產品——就只是安放在群眾之中。樂高公司沒有準備任何照片給記者們,當媒體協會採訪時,只說他6月會上市。但這個玩具角色的存在是值得關注的。很不尋常的,在國際玩具博覽會那個禮拜,他搶盡媒體頭條。(與大屁股、穿平底鞋的「正常女人」(normal woman)芭比並列,不過那又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不再只有金髮窈窕!芭比娃娃順應潮流推出3種新身材

這欣喜地迴響只顯示了輪椅男孩終究填補了多大的空缺,這隻怪獸餓壞了,因為我們以前根本沒有餵過牠。

從玩具、電視節目、電影、遊戲、應用程式到書籍,這些娛樂並教育孩童的媒介,鮮少以障礙或是不一樣的孩童為主題。他們的人生沒有被反映呈現、他們是隱形的。當你身邊的文化對你的存在視而不見,你又該如何建立正面的自尊呢?

文化裡並不讚揚你的存在。偶而你會被提及,那經常是身障的刻板印象——在醫療的設定背景裡(玩具醫院組合)、壞人(虎克船長),或者和慈善有關(BBC孩童援助)。你的願望、夢想、想像和經驗都被忽略了。你在文化上是被邊緣化的。做為一個學者及生物倫理學家,自身即是輪椅使用者的湯姆莎士比亞(Tom Shakespeare)表示,身障孩童覺得自己「在世界上永遠是個外人」,這是確實存在的危機。

你上次在孩童的電影、卡通或電腦遊戲裡,看到身障被正面詮釋是什麼時候呢?你有看過一組表情符號反映出值得讚揚的身障經驗嗎?呼籲出版品應呈現更多身障孩童的組織「共融思維」(Inclusive Minds)的亞歷山大史垂克(Alexandra Strick)表示:「以身障角色為主題的書籍,數目少得令人憂心,這一直是個問題。」我經常要求以身障角色為主題的書單,卻都只有一點點。

大家都知道我們詮釋身障人士的方式有些問題,但似乎沒有人知道該怎麼修正。我們小心翼翼地在身障議題旁邊打轉,害怕冒犯或者做錯事,所以乾脆就不做了。「排他」對上百萬名孩童造成傷害,但其實答案很簡單,只要將身障議題以不經意的、讚揚的方式融入。將它由一個負面的、較弱的、需要修復或克服的觀點,轉而將它視為良性的人類多樣現象、將它視為人類生命光譜中的一環。期待有一天,身障的詮釋能不著痕跡地融入各種孩童相關的工業,讓這個議題根本完全不需要被關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文章來源:Lego’s plastic wheelchair guy is a seismic shift in a toy box(The Guardian)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