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老師說「聽說讀寫」要並重,但事實上,語言能力只有「口說」一項

英文老師說「聽說讀寫」要並重,但事實上,語言能力只有「口說」一項
Photo Credit: BLESS_PICTURES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寫可以改,讀可以查,聽可以猜,口說是即戰力,一翻兩瞪眼。

文:無國界譯師

有些事情,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改變觀感。

我大部分能講的語言,口說能力基本上是小於母語者,但大於等於講得好的歐洲外國人。這事實上沒甚麼,歐洲語言講得好的一大堆,可是今天是一張亞洲臉,人家就對你刮目相看,本來只是厲害,靠亞洲臉就變成天才。

然後外國人就會補上一句:「為什麼我遇到的華人口音都那麼重?你卻沒甚麼口音?」

口音重,聽不懂到底在講甚麼,住了好幾年還講不順,blablabla。

身為歐洲臉孔,你可能要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native才會被稱讚不太有口音,亞洲臉孔百分之八九十就可以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東亞人身上基本上就是貼著「語言差」的標籤,你稍微好一點,就出頭了。這種踏在同胞屍體上的出頭並沒有甚麼好得意的,因為稱讚的背後隱含對東亞教育的訕笑。

許多台灣英文老師會告訴你聽說讀寫要並重啦,文法很重要啦,計較一些枝微末節的問題。我看過中國高考英文題目、日本舊帝大獨招英文考題、韓國聯招考題,基本上如出一轍,都是把英文當數學題目出。這種學法要學會實在很困難,下輩子投胎當美國人比較快。

馬普所一位老師是韓國人,在日本拿的學位,英文就真的無法成句。我期末口試跟他考的,瞥見他牆上書架有一本韓文寫的英文文法。唉,扔了它吧,念太多文法了,都講不出話來了。

本人以學過近二十種語言、用其中至少七種語言介紹過台灣的經驗和各位發誓:

語言能力事實上只有口說一項。

寫可以改,讀可以查,聽可以猜,口說是即戰力,一翻兩瞪眼。

口說是語文能力最殘酷的指標,發音和語調又是口說的門面,太多華人朋友發音和語調偏離主流到讓人聽不懂,聽到我都幫他們著急,因為這不僅是丟他自己的臉,也丟跟他差不多長相我的臉,更丟整個東亞的臉。

但這項要求其實對東亞人並不公平。

東亞幾個國家因為高等教育還可以,並不像中東、印度、外高加索之類的地方流行念國際高中、國際大學(如埃及人就流行念開羅德國大學,全英語授課),甚至出國念大學。

也因為東亞圈的流行文化相當程度可以自給自足,不像世界許多地方只能跟著美國走,對英文的需求實在不大。

東亞諸國環境上也很封閉,日本是島國,台灣是島國,南韓跟島國沒兩樣,香港是島,中國近代幾十年也是文化上的島國,網路上的孤島。這幾個地方在各方面,都和世界其他地方不太交流。

以前日本教育專家齊藤孝寫一本書,其中一篇探討為什麼日本人的英文差,他的解答是日本沒有被歐洲殖民過,平常也不需要英文就可以完成許多事情,因此實在沒有把英文練到好的動機,日本人反倒應該為自己英文不好而驕傲。

可是現在如果英文口說沒過門檻的話,會妨礙許多事情,它就像四則運算一樣,是有受教育的象徵。沒有人在乎你精通四書五經,寫一手好俳句,能把整本古蘭經背下來。英文沒有口說能力就是沒有受教育。我本來對這種英文霸權半信半疑,這兩年所觀察到的經驗讓我深信不疑。

首先英文口說能力一定要和自己的履歷相稱。這意思是,身為大學畢業生,人家期待你可以跟他用英文解釋台灣發生的大事,像是總統選舉。如果唸到研究所,人家就期待你的英文是可以即席學術討論的。身為醫師,人家也期待你的英文至少可以上台報告。

換句話說,如果明天主任說:「無國界譯師,今天剛好有外賓,這篇paper就用英文報告吧!」要有不用準備直接講的能力,不然大家就會認為你受的高等教育不太完整。

但英文能力也只需要這樣就可以了。不需要太文學,太GRE,用一些罕字僻典。喜歡用難字,直接講法文、希臘文算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無國界譯師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