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獵人》原聲帶:孤茫荒野中,日本音樂教父坂本龍一的電子實驗

《神鬼獵人》原聲帶:孤茫荒野中,日本音樂教父坂本龍一的電子實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味以電子樂與弦樂營造酷炫神采與節奏力道的電影音樂年代,坂本龍一、Alva Noto、Bryce Dessner示範了電子樂與弦樂也是寫情,寫景的利器。

文:Mingus

1823年,美國首位經營毛皮交易的商人威廉亨利艾許利創立的洛磯山毛皮公司號召獵人前往密蘇里河進行交易,途中遭遇北達克塔州原住民族人的突襲。之後,獵人休葛雷斯遭遇灰熊攻擊凌虐,隨後被其他獵人遺棄。葛雷斯在沒有物資與武器的情況下,獨自經歷長達320公里的荒野雪地求生。獲得本屆奧斯卡12項提名的《神鬼獵人》(The Revenant)就是根據這段史實改編而成的電影。

李奧納多靠《神鬼獵人》備受矚目,什麼時候原住民族也能得到同等關注?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在片中飾演的葛雷斯,他在加入毛皮公司的交易行動前,曾經與原住民族的女子結婚,他的妻子在村落攻擊事件中喪生,他與兒子相依為命,電影英文片名「Revenant」這個字指的是「看得見的亡魂」,妻子的亡魂成了葛雷斯在遭到獵人隊伍遺棄,兒子被一名獵人殺死之後,支撐生存意志,還有將懷抱著替兒子復仇的意念轉化為自我救贖的力量。

鳥人》的奧斯卡名導阿利安卓岡札雷茲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在美國、加拿大、阿根廷的山林雪地進行實景拍攝,同時經由鏡頭營造出讓觀眾宛如置身其中,與主角一起經歷這趟身體與心靈的嚴酷試煉旅程。

日本音樂教父抱病相挺

導演在初剪版本的《神鬼獵人》中所使用的臨時搭配音樂,正是坂本龍一與德國視覺藝術家與電子樂樂手Carsten Nicolai(Alva Noto)的音樂舊作;還有弦樂四重奏The Kronos Quartet徵召為2013年專輯《Aheym》指定合作的作曲家,同時也是搖滾樂團The National吉他手的Bryce Dessner所譜寫的音樂。導演在完成電影拍攝後就鎖定這三位音樂人接下任務。

導演與坂本龍一的接觸是他打電話取得在《火線交錯》(Babel)片中使用坂本龍一樂曲的版權,兩人首度打照面是坂本龍一在2010年邀請阿利安卓參加他在洛杉磯舉行的鋼琴音樂會。到了2015年5月,阿利安卓邀請坂本龍一到洛杉磯看《神鬼獵人》這部片。邀約之初,由於坂本龍一在2014年6月間經診斷罹患咽喉癌,免疫系統仍處於逐步恢復的狀態,他有點猶豫。

不過,基於對導演的處女作《愛是一條狗》(Amores perros)開始一直到近作《鳥人》的喜愛,而且深受導演在《火線交錯》尾聲經由選用自己在1996年創作的憂傷樂曲〈Bibo no Aozora 美貌の青空〉所呈現的影音情境帶給自己的感動,坂本龍一答應了邀約。

坂本龍一:瑰奇音樂烏托邦

坂本龍一在1978年以Yellow Magic Orchestra樂團成為電子樂的先鋒,營造出電子樂烏托邦的視野。2014年接受癌症治療療程的這段期間,是他踏入樂壇40年來首度中斷音樂創作。

他的電影音樂作品包括:榮獲奧斯卡原創音樂獎的《末代皇帝》;榮獲金球獎原創音樂獎的《遮蔽的天空》;榮獲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最佳電影音樂獎,採用類比合成器進行創作的《俘虜》;獲得葛萊美獎最佳電影音樂作曲獎提名的《小活佛》,還有《高跟鞋》、《蛇眼》、《雙面驚悚》,以及《東尼瀧谷》、《一命》、《欲虫》跟在罹癌之前接下由日本國寶影后吉永小百合的《若與母親同住》等日片。

Alva Noto:啟動德國電子實驗

坂本龍一在體力仍待恢復的情況下,邀請他在2002年至2011年間合作了五張融合鋼琴與電子樂元素,充滿極簡抽象派藝術風格專輯的德國藝術家Carsten Nicolai加入《神鬼獵人》的音樂創作行列。

Alva Noto是德國藝術家Carsten Nicolai在進行電子樂實驗創作的代稱,他在藝術創作上,喜歡將個別的藝術形式整合為一體,經常利用數學中的代碼,還有隨機、自行組成的結構方式進行創作,紐約的古根漢美術館,威尼斯雙年展都有展出他的作品。

在音樂實驗方面,他喜歡創造出具有符號,聲音與視覺象徵的作品,他把這樣的實驗帶進電子樂,擅長glitch(利用失靈的聲音媒介與人工聲音所製作的音樂)與microsound(一種在聲音與訊號處理的過程所發出的低於十分之一秒的聲音)。

電子與古典跨界融合

坂本龍一展現了極簡抽象派藝術風格的電子樂風格,他用了兩個音符的緩慢移動步調,襯上運用電子樂模擬的風聲音效,譜寫了帶有荒涼感覺與殘酷感受的電子/弦樂主題音樂〈The Revenant Main Title〉,這段音樂把影像裡頭的荒野景象,還有主角孤立無援的處境做了相互呼應,帶出了從景致上的視覺到主角心境都有著揮之不去的「寒意」。

另一段主題音樂〈The Revenant Title 2〉則是以鋼琴與提琴的樂聲相伴帶出主角喪失親人的沈重與哀痛心情。

打造電影配樂新高度

電影裡每段影像情節給人的感受,都在電子樂的細微旋律變化與聲音設計效果的抽象布局,再加上弦樂的烘托下予以具象化。像是主角躺在擔架上時出現的音樂〈Carrying Glass〉就浮現出悲憐的感覺,而在充滿戲劇張力的殊死戰段落出現的音樂〈Final Fight〉在激動的打擊樂與扭曲的聲響加持下,讓焦躁與不安的感受瞬間爆發。

由Bryce Dessner擔任創作的樂段〈Imagining Buffalos〉則是在電子樂與弦樂的堆疊下帶出了主角看見成群野牛時的內心澎湃。電影音樂的弦樂部分是交由德國指揮家André de Ridder領軍的25人編制的跨類型樂團Stargaze擔任伴奏。

在一味以電子樂與弦樂營造酷炫神采與節奏力道的電影音樂年代,坂本龍一、Alva Noto、Bryce Dessner示範了電子樂與弦樂也是寫情,寫景的利器。

本文經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KBOX』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