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花一毛錢、更不用出門就能增加「國際觀」?我做起Airbnb房東的故事

不花一毛錢、更不用出門就能增加「國際觀」?我做起Airbnb房東的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那個描述亞洲人家庭習慣的youtube影片,你將會發現那些都是真的,我們只差沒有把選台器用保鮮膜包起來而已。」

由於工作經常需要出差的緣故,我與我的中國室友合作,在我外出期間將房間清空,放上Airbnb網站短租給遊客。

身為房東的我猜想,慕名洛杉磯好萊塢和環球影城而來的房客們,應該沒有料到他們即將踏上「實地體驗亞洲人奇特的生活方式」之旅。

文化衝擊從那道貼有一對紅色春聯的大門開始(你不得不承認,這樣一來,房客絕對不會走錯公寓),進屋必須脫鞋子;室友熱愛油鍋和大火快炒的料理;用過的的碗盤都用手洗,洗碗機則是用來擺放乾淨碗盤,從不開機;廚房裡面有一個抽屜塞滿了塑膠袋,用來套在垃圾筒做垃圾袋。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那個描述亞洲人家庭習慣的youtube影片,你將會發現那些都是真的,我們只差沒有把選台器用保鮮膜包起來而已。」

對房客講完後我自己哈哈大笑,他則仍處困惑,輕輕地說了一句「that makes sense (聽起來有道理),但音量小聲到似乎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

因為出租的是我的房間,我與房客們的正面接觸,通常只限於一個人離家而另一個人剛抵達的交接當天。

我們招待過來洛杉磯旅遊的哈薩克金髮美女、比利時大叔還有從美國農業小鎮過來的開朗姊妹,也是我碰過最喜歡的房客。開朗姊妹是來附近會議中心參加展覽的,她們嘰哩呱啦的跟我分享她們要去參加的插畫藝術展有多麼的有趣,大家對於來到迪士尼、夢工廠的地盤有多麼期待。

但更有趣的是對我們家裡附近就有餐廳和商店這件事情興奮不已。我心想,我來自的台灣隨處步行距離內都有便利商店和小吃店,在洛杉磯不開車就去不了任何地方,根本沒有很方便啊。

妳知道在我們家鄉打開門,外面是甚麼嗎?是一整片一整片的馬鈴薯田!姊姊說道。「還有很多牛!」妹妹在旁邊接話。

又講到洛杉磯的交通有多麼嚇人,在她們的家鄉大家都開卡車,道路寬敞又大條,根本不會預留塞車狀況所需花費的時間,現在她們才見識到了,所以她們過去會場「寧可用走路的」

熱情的姊妹在離開之後還留下明信片謝謝我們的招待,仔細一看,明信片上的插畫是她們自己的作品,讓這一段短暫的相遇更顯珍貴。

Photo Credit:翻攝自 airbnb.com.tw

之後我與室友將閒置的客廳也掛上簾子,放了氣墊床、簡易衣櫃、書櫃及書桌椅,改造成「半開放式的房間」。客廳的租金只相當於美式餐廳的一頓晚餐,很明顯的低廉的租金吸引了不少「預算比較緊」的房客。

第一位是來自法國的飄泊背包客男生,一頭及肩的金髮隨意綁在腦後。我回到家只見到一雙歷經風霜的布鞋放在門口,但並不知道他是個已離家兩年的背包客,還問他過來這邊車位好不好找。

他說他沒有車,今天轉了四班公車又走了一個小時才從上一個住處「遷移」過來,但是他非但並沒有倦意,還充滿活力的大大了讚嘆我們的「半開放式臥房」是何其貼心又舒適。讓我不禁好奇他之前都在哪些地方過夜。

他說他過去兩年都在旅行,在巴西居住了半年,又走遍南美國家,轉繼洛杉磯之後還要繼續背著大背包到緬甸、泰國等去體驗人生。當我問他在這幾天有打算去哪裡看看嗎?他跟我說「我不知道,等我出門了就知道!

第二位是在附近的醫院做假日實習的實習生,安靜不多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外工作,到了晚上才回來睡覺。貼心的他還特別詢問了我們會不會介意他早上洗澡擾人清夢,想必是注意到了亞洲人晚上洗澡的「奇怪習慣」

接著來了一位已退休的大叔,他帶著一個大行李箱還有一把吉他,入住之後便在衣櫃裡掛好一件件的襯衫和西裝。他還到附近的超市採買,短短四天的居留,幾乎每一餐都自行料理。

雖然他的料理相當簡單,不外乎是煎蛋、鮪魚三明治和泡麵之類的,但我的室友還是有點驚訝,因為沒見過有人在客廳住得這麼愜意的。

那天晚餐我難得下廚隨便做了兩樣菜,大叔剛好進門,我便邀請他一起用餐。白人大叔顯然對於要用筷子夾起豆腐這件事感到有點不知所措。接著我們聊起來,但主要是在回答我和室友兩個亞洲人在美國做些甚麼。

關於大叔自己,他只提到退休後便從東岸搬到加州來接案子,因為他會譜曲,在好萊塢的工作室有些合作專案。我想這解釋了衣櫃裡的西裝和襯衫,雖然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經濟條件應該不差的他會選擇住在陌生人家的客廳。

最近正值聖誕假期,我問大叔聖誕節有甚麼計畫,他說他的女兒就住在附近,所以在我這裡住到耶誕節便會過去陪家人。

對於以家庭為重心的華人來說,聽聞到年紀可以做我爸爸的大叔這一個月都帶著一口行李四處短租,而女兒就住在附近卻也忍心讓爸爸這樣奔波,不禁感到驚訝。但是當下我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祝他假期愉快,而大叔也並無意多說。

直到大叔離開,我在打掃客廳的時候,撇見有一個給醫院的空回郵信封遺落在桌子底下。我猛然想起大叔提到他的女兒就「住在附近」,或許住院的她、和醫藥費,才是大叔從東岸跑來加州短租的主要原因。

但那信封也可能只是醫院實習生不小心遺落的文件。突然之間,我不知道自己比較希望它是被大叔,或是那位實習生遺落下的。

核稿編輯:羊正鈺
負責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愛力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