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文字獄2.0:具有中國特色的「網路主權」,養成替政府辯護的「防火牆人格」

習近平的文字獄2.0:具有中國特色的「網路主權」,養成替政府辯護的「防火牆人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網路主權」的概念是指每個國家都有控制本國網路空間的權利,也就是在中國的領土範圍內,網際網路也應該在中國主權的管轄範圍底下。

文:INA澳洲小編

2015年12月16日,第二屆世界網路大會(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於中國浙江省烏鎮拉開序幕。這個又名「烏鎮高峰會」的年度盛事,由中國政府機構組織策畫,用以討論與網路相關的議題與政策,並於2014年第一次舉辦。

此次西方國家有多家科技公司委派代表出席,但以政府名義委派官員出席的國家卻只有俄羅斯、巴基斯坦、哈薩克、吉爾吉斯和塔吉克。這個外表看似有模有樣的大會,骨子裡卻在荒謬地宣揚著政府實施「網路隔絕」與「網路審查」的合理性。

習近平在聲明中提到︰「就像在現實世界中一樣,自由與秩序在網路空間中仍然是必要的,因為『自由是秩序的目的,秩序是自由的保障。』」

但中國當前正在上演的事情,卻很難讓人與習近平的論述產生認同。中國人權律師浦志強,因為7條諷刺批評政府的微博,即被指控涉嫌「尋釁滋事」及「煽動民族仇恨」,可能會面臨8年的監禁。

12月15日,美國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發布的報告指出,截至1日,全球共有199名記者被關進監獄,其中超過一半(109人)來自網路媒體,而且中國連續第2年成為囚禁最多記者的國家,監禁49人,佔全年總數的近四分之一,並同時創下單年囚禁記者數量的新紀錄。

2015年度全球網絡自由度報告,中國在65個受調查的國家中「敬陪末座」;無國界記者組織發表的全球新聞自由度報告也指出,中國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176位,也就是倒數第5。

Made in China的「網路主權」

習近平「網路主權」的概念是指每個國家都有控制本國網路空間的權利,也就是在中國的領土範圍內,網際網路也應該在中國主權的管轄範圍底下。

習近平在講話中表示,網路引領了社會產生新的變革,同時也拓展了國家治理的新領域,希望各國都應該尊重彼此的「網路主權」。

「我們應該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網絡發展道路、網絡管理模式、互聯網公共政策和平等參與國際網絡空間治理的權利,不搞網絡霸權,不干涉他國內政,不從事、縱容或支持危害他國國家安全的網絡活動。」習近平說。

但上述看似言之有理的一番話,回歸到現實層面,卻是在理直氣壯地宣揚這樣一個理念:中國有權屏蔽大量的網絡內容,並過濾掉政府覺得「刺眼」的關鍵字,像是人權、法輪功和1989天安門等。

中國駭客規模全球之最

雖然在公開場合上,中國領袖或官員經常振振有詞地向全世界闡述自己「不同於常人」的見解,但背地裡的行動,卻經常與其所言「大相逕庭」。

儘管習近平強力呼籲各國尊重彼此的網路主權,但中國實際上卻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駭客行動,而且不少例子都曾被國際社群強烈質疑有中國政府在背後指揮與撐腰,特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

此舉難道不正是赤裸裸地侵犯他國的「網路主權」?

中國駭客行動的目的有很多,可能為了報復、竊取國家機密或是商業利益。例如︰2012年尾,美國《紐約時報》因為在10月25日刊登關於前中國總理溫家寶的親戚,透過商業交易累積了一筆高達數十億美元不義之財的調查報導,遭受中國駭客入侵。

根據《紐約時報》雇用的安全專家表示,他們蒐集到的數位證據表明,中國駭客此次使用的方式,與先前的中國軍方有所關連。2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批評《紐約時報》,痛斥其報導是在「抹黑中國,別有用心,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再以《島國連線》長期關注的地區——澳洲為例,就在本月初,中國才剛「大規模」網攻澳洲氣象局的電腦。澳洲氣象局擁有澳洲最大的超級電腦之一,並向多個機構提供重要訊息,還有許多珍貴的知識產權與科學調研成果。雖然中國否認牽涉其中,但澳洲方面非常確定這一波入侵來自上海的中國人民解放軍61398部隊大廈。專家還表示,「它們能夠發起如此持續和廣泛的網絡間諜行動,很大原因是它得到政府的直接支持。」

時間再往前一個月,中國間諜遭懷疑試圖竊取「澳洲未來潛艇計畫」的高度機密資訊,而且北京也在過去幾個月逐漸增加其反覆性的網路攻擊行動。駭客攻擊的目標鎖定在德國、法國和日本的製造商,因為這些製造商當時正在競標價值澳幣200億元的澳洲新潛艇合約,他們手中都握有關於澳洲皇家海軍(Royal Australian Navy)新一代潛艇技術要求的高度機密敏感資訊。

兜售影響力

對內,共產黨不遺餘力將「批評黨的言論」屏蔽在本國的網路空間之外;對外,卻也試圖透過一些「手段」於海外有計畫地利用網路兜售中共的影響力 ,而非透過中國的文化吸引力自然地贏得受眾。

中共禁止人民使用Facebook、Twitter等世界普及的社交媒體,但是黨媒卻可以自由地建立官方帳號用以對外宣傳,甚至還能夠「造假粉絲群」。

上個月,英國的《金融時報》刊文質疑共產黨的喉舌——《人民日報》,其Twitter帳號「僵屍粉」過多;在117萬個粉絲當中,過半數是「極度不活躍」,甚至可能根本就是假帳戶。專家發現,《人民日報》的假關注者比例,比其他老牌全球媒體機構高出約40%。

《金融時報》在報導中諷刺道:「《人民日報》是社交媒體上最成功的大報之一,但事實證明,共產黨的這個軟實力冠軍,可能像中國的其它很多產業那樣,依賴於造假。」

這個事件再次說明了︰中國為了搶奪更多的話語權,能不惜賠上誠信並破壞網路生態。

的確,西方國家長期以來掌握媒體話語權,多少也為人詬病;但不可否認地,西方(特別是美國)之所以能長時間主導輿論,很大程度上也由於那一套人類普遍能夠認同的價值觀,來為它們的發言作支撐,包括︰自由、法治、人權與尊重個人權利。

反觀中國,幾十年下來,除了經濟發展以外,在價值觀和理念上幾乎毫無建樹,完全無法在國際社會產生共鳴或認同,更遑論是拿出一套能夠與西方相抗衡的價值觀,來與西方爭奪攸關人類思想的話語權。

另一方面,正當全球公民透過網際網路相互溝通、分享訊息,並且利用這個全新的平臺表達意見與訴求時;中國的作法卻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不僅大築網路「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加緊屏蔽VPN,甚至還實行規模龐大的網路言論審查。

Photo Credit:Ryan McLaughlin@Flickr CC BY ND 2.0
尋求合法性地位

以民主國家而言,例如台灣,統治者的執政合法性直接來自於選舉;但實行一黨專政威權體制的中共,其執政合法性建立在兩大支柱上︰第一,強勁的經濟增長;但眼下經濟成長已逐漸趨緩,明年甚至可能「保七無望」,中共顯然必須強化其第二項靠山-民族主義,也就是台灣人聽得頗為刺耳的所謂「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今年9月,中國舉行了「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的一場浩大閱兵儀式,意欲讓全中國境內各族人民心中留下深刻的「集體記憶」。一時之間,中華兒女無不跟著心潮澎湃、熱血沸騰,舉國共同紀念中國人民如何在二戰時頂住了日本人的進攻。

但諷刺的是,現今21世紀,無論是從民間或官方的角度來看,日本早已不被多數人視為國際秩序的挑戰者,反倒是中國潛在的霸權主義,才是讓許多亞洲鄰近國家備感頭痛之「元兇」。

當過去30年的經濟增長變得不再那麼管用之後,中國政府開始打起了「愛國牌」,把焦點放在外敵身上,以轉移民眾對經濟放緩的視線,而南海問題就是最好的標靶。

中國目前聲稱擁有八成的南海地區主權(從地圖上來看完全不成比例),而且根據僅只是一張1947年使用「九段線」(nine-dash line)劃定南海版圖的地圖。這樣的依據完全沒有提供精準的經緯度座標,周邊也有不少國家聲稱擁有南海主權。但自從習近平介入以後,中國為了控制南海地區動作頻頻,而當各國呼籲依據國際法來解決爭端時,中國卻仍堅持其單方行動,甚至屢屢嚴厲警告他國「勿攪混水」。

隨著網路的全球化和普世價值的廣泛傳播,針對中共執政合法性的質疑也不斷增加。為了不讓外媒或國外網站的言論暴露在中國人的螢幕前,造成人民心智上的化學反應,中國政府不斷積極升級其「愚民教育」,過濾網路上刺眼的敏感文字,只留下擁護黨的內容,批評黨的則以「妄議中央」入罪。

中國網路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還宣稱,大陸正在探索一條「中國特色」的治網之道;再一次以「中國特色」知名,行違反國際共識的「言論審查」之實。

 「防火牆人格」—中國人逐漸成型的病態

民國76年政府宣布解嚴,台灣加速了民主化的步伐,跌跌撞撞幾乎30年,一直到去年的318學運,台灣社會才終於有一種大夢初醒的感覺,重新探討除了選舉以外,民主的更深層意涵,以及過去長時間的威權體制,到底給台灣留下了哪些至今仍揮之不去的「遺毒」。

台灣的民主化齒輪都已經運轉30年,方到近期才能勉強算是久夢初醒,人民終於開始清理威權的殘餘。但連民主化都尚未啟動的中國,高壓的威權體制對中國人民產生的負面影響,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香港東網9日刊登了一篇文化觀察家傅桓的文章,探討中國逐漸成型的「防火牆人格」。文中提及,中共封鎖境外網站,民眾的討論已不全然是憤怒,甚至開始出現對封鎖「能夠理解」的聲音,像是︰既然美國封鎖了華為等中國企業,中國封鎖Google、YouTube、Facebook等也是「對等行為」。這些説法在過去很少聽聞,但經濟成長的自信,已經使得這類似是而非的理論,變得愈加理直氣壯。

傅桓表示:「這種情況,可視作是『防火牆人格』在大陸的誕生與成熟。經過這麼多年的嚴密封鎖,大陸以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網培養了網民『圈養』的心理與價值取向,開始將侷限性視作理所當然,同時在這種限制下培育出全套人格特徵來,以圓滿解釋自身所處的牆內處境。」

在「防火牆人格」的塑造下,中國培養出了「自覺地」替政府辯護的網民。

相信有在瀏覽網路新聞的台灣人都曾遇過,每當新聞談及中國的負面報導或與台灣之間的敏感議題時,都有翻牆的網民或當下不在中國境內的網民,奮力與他國人在文章評論處「掐架」。他們的身分不全然是水軍,而是在中國的威權體制下,培育出的渾然天成之「黨的喉舌」。他們並不認為中國網路不自由、封閉,他們贊同政府的管制是在「打擊謠言」或是「維護秩序」。

文中還指出,網路一直被認為是引領社會變革的重要力量,可是中國的網路已不同於世界其他地區,這股可貴的力量已被中共馴服,服務於黨的統治手段底下。

傅桓還寫道:「凡此種種『防火牆人格』,其所作的聲明都不奇怪,中國人圓滑的處事風格,其實與其相當契合。在局域網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越走越自信,在『行僻而堅』之後,少不得要『言詭而辯』了。」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BAT—中共間接掌控輿論的「左右手」

BAT是指中國網路公司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和騰訊(Tencent)三大巨頭。

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兼執行主席馬雲在本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閉幕式上的演講中說道:「各個國家、各個民族、各個文化的不同,治理方法確實不同。海外不少人講中國的互聯網是不是管得太緊,但是我認為,不管怎麼樣,這個國家管住了7億互聯網用戶,管住了BAT,還是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學習和反思的。」

中國網民也有不少人認為,中國的網路發展迅速,已從網路大國邁入網路強國,而且人民在生活中也享受了不少網路帶來的成果,例如:百度搜索、微信、支付寶、滴滴打車、京東商城等等;所以即使有著「網路防火長城」,網路企業仍然蓬勃發展,人民仍然享受網路帶來的好處,所以中國的網路環境其實很自由。

但事實上,中共利用發行合法執照的方式來限制網路公司,只能提供過濾審查過的資訊,以控制人民網路上的言論,但外國企業如Google多半秉持捍衛自由開放的網路環境,不願配合中國政府的審查,因此Google決定於2010年初退出中國。中國政府藉由百般刁難外國網路公司,同時扶植國內的「複製品」,來達成其掌控國內網路的手段。

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能在中國享受缺乏外來競爭者的發展環境,當然就必須做出中國政府所「期許」的表現,例如:百度搜尋引擎實行「自我審查」;騰訊旗下的微信也會執行關鍵字審查,特定詞彙無法傳送給收件人;最近阿里巴巴收購香港英文日報《南華早報》(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批評人也士擔心阿里巴巴是否會為了討好中國領導層而試圖控制這份報紙的報導內容。

呼籲抵制

有鑑於北京過往壓制言論自由的不良紀錄,不論線上或線下,權益保護份子針對中國「網路主權」的概念拉起了紅色警報,「在主權與安全議題的偽裝之下,中國當局正試圖改寫網路規則,以使得審查和監控成為世界各地的教條。這是一次對網路自由的全面突襲。」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東亞研究中心主任阮柔安(Roseann Rife)說道。

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以及長期關注中國網路審查的GreatFire.org,二者皆強烈呼籲外國代表抵制這場網路大會。社會活動組織表示,外國科技公司的出席會使他們變成默許中國執行線上審查的共犯。

去年中國就曾施壓出席世界互聯網大會(The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的科技公司簽署一份「尊重所有國家網路主權」的聲明。雖然最後推行失敗,但中國仍未放棄讓網路主權概念贏得國際合法性的美夢。

網路主權的概念清楚地「響應」了中國旨在打壓言論自由的其他安全政策,一種基於「國家安全優先」、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維護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手段。同時藉由指控西方干涉中國內政、欲讓中國陷入混亂,來合理化打壓網路言論自由的行為。

參考資料:
BBC中文網, 16/12/2015, “世界互聯網大會:習近平籲尊重「網絡主權」"
New York Times, 30/01/2013, “Hackers in China Attacked The Times for Last 4 Months"
FT中文網, 24/11/2015, “中國官媒Twitter賬號被疑“僵屍粉”過多"
東網, 09/12/2015, “大陸漫記 – 大陸的「防火牆人格」"
The Diplomat, 16/12/2015, “China Vows No Compromise on ‘Cyber Sovereignty’"

原文網址:島國連線INA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島國連線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