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電視節目唱廣東話的演藝人—訪問Sony Chan

在法國電視節目唱廣東話的演藝人—訪問Sony Chan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剛到法國,從不諳法語,到加入娛樂圈,後來更以棟篤笑闖出名堂,至今游刃有餘,在節目表現駕輕就熟。畢竟法語非母語,一路走來,肯定不容易,豈料Sony輕輕帶過。

「從小到大,我對個人打扮,其實很隨心,從不會刻意界定是男是女,最重要是自由、開心。當然,大前提予人感覺大方不猥瑣,更不會妨礙、打擾別人。」

她是Sony Chan,中文名陳茗倫。早前在法國電視節目Folie Passagère,她一手拉著嘉賓上台,音樂奏起,是法國80年代金曲On va s’aimer(我們定會相愛),旋律輕快,Sony神情嬌媚又自信,帶領法國人大唱法國金曲。嘉賓起頭,Sony接唱,誰料她一開口就是廣東話,歌詞更是驚喜連連:「從前極美的一片香港,能全為你畢生增光,唔信會輸比呢班共產黨。」

是她還是他皆不重要,重要的是,Sony是心繫香港的香港人。可是為何,會現身法國?

離開是選擇 還是沒有選擇?

「記得在97前,父親生意失敗,剛巧有朋友在法國開餐館,所以父母先來法國。」1997,這是個惹人聯想的年份,難道是對香港沒信心而選擇離開?「當時的確很多人移民,但我們離開,主因是生意失敗,跟政局沒有直接關係。實不相瞞,我不清楚父母當時想法,也許不想在香港重新開始吧,才選擇到新地方,少點壓力少點閒話,開始新生活。」

少點閒話?「你知道的,香港很現實,由一階層跌到另一階層,一無所有,少不免閒言閒語。更何況,錢在香港尤其重要,小時候雖沒有甚麼感覺,但我相信對父母來說,家庭開支這擔子,壓力不少。為了小孩生活水準,所以選擇歐洲,支出不算大,生活環境亦舒適。

離開,到選擇還是沒有選擇?也許是香港的現實太殘酷,才逼於無奈離開。又或者,一如Sony所猜,當初父母離開,是為了讓小孩有更多選擇,才造就今天的Sony。

異鄉的演藝生涯

「其實沒甚麼佩服不佩服,不過是馬死落地行。」Sony說。剛到法國,從不諳法語,到加入娛樂圈,後來更以棟篤笑闖出名堂,至今游刃有餘,在節目表現駕輕就熟。畢竟法語非母語,一路走來,肯定不容易,豈料Sony輕輕帶過。

「拍過劇,唱過歌,事業沒有突破,但不可被動等機會,惟有自己找方法:自己寫作,讓自己演出。幸好外國流行棟篤笑,要表演不難,五六個棟篤笑藝人合作,成本不高,在酒吧或小型劇院表演。至於語言,始終非母語,確是障礙,特別是笑話,需要融合文化。幸好我是生活了十多年的老華僑,算是了解法國文化、生活習慣、及其看事物角度,加上我善於自嘲,兩個文化衝擊,引起他們興趣。說起最深刻的經歷,應該是第一次棟篤笑登台,非常緊張,只記得穿著一條漂亮的Christian Lacroix裙就上台了,結果反應很好。棟篤笑令我事業更上一層樓,包括三年電台節目,到電視節目等等,真的幫助不少。」

要融入他人圈子並闖出名堂,面對困難重重,自嘲,也許是自我開解良方:「新移民身分兼且特別打扮,自己一定要保持幽默。否則會被這衝突折騰,覺得世界不容納你。放鬆,當作笑話看待就好了。」

被香港拒絕 卻又擁抱香港文化

喜歡舞台的Sony,為什麼在香港不見其踪影?「我在香港曾參與選角和試音,但音訊全無。香港市場太狹窄了,可以做決定的人,不會以藝術角度看待事物。他們請新人時,只考慮他能否賣廣告,能否賺錢,最好賣衫賣食品賣月餅樣樣齊,純粹商人角度,沒有任何創意和藝術。近年香港新人有誰,我根本不知道,因為跟我往時認識的娛樂圈,完全不同了。」

那麼香港娛樂圈,有欣賞的演員嗎?「我很喜歡黃秋生,還有蕭芳芳、鄭裕玲等等等等,根本數不清。說起黃秋生,演技真的很好,簡直『超班』。很久以前我在香港遇見他,跟他要簽名,他友善答應。他外表不是外國人,亦不是香港人,我覺得他很國際化。又當然他很敢言,個性爽快率直,所以我很欣賞他。」同樣敢言的Sony,不難理解為何欣賞黃秋生,除了欣賞演技,更欣賞其個性。

照片由訪者提供。Photo Credit: Thomas Aufort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Sony到法國闖出她的天下,有觀眾說看其表演,「不僅能被逗笑,還能學到很多東西」,評價之高,可謂爭一口氣。Sony笑說:「我只是將我認識的香港文化,告訴法國人,例如不在掌上,而在胸前的事業線,還有盛女等等,他們覺得很好玩,為何香港文化如此抵死、刻薄又搞笑。法國人想事情偏向哲學,深奧之餘有很多層次,跟香港人直接了當,快靚正的思維方式截然不同。我深知兩個文化差異,可以帶來新角度,所以他們才客氣說,學到很多東西。」

雖說現時紮根巴黎,但Sony卻不忘推廣自己文化,在法國節目NRJ Studio的歌曲表演編排,加入中國元素:「因為我很喜歡中國音樂,如大戲和二胡等,加上身為香港人,我覺得好應發揚我們文化,和作為賣點間,盡量取得平衡。我不會背叛自己文化,如在髮髻裏插隻筷子,所有表演,我也是按照這個宗旨堅持下去。

巴黎鐵塔下 昂首闊步

也許是身處巴黎的香港人,伍詠薇〈失落於巴黎鐵塔下〉一曲,居然成了Sony的象徵之一:「歌曲有些法文,我覺得很搞笑,便在電台節目偶然哼起,豈料回響很大,連高層也說不如每次開咪,也唱上兩句吧。當年電台甚至有意請伍姑娘對唱,我嘗試聯絡但沒回音。

至於歌曲MTV故事,是導演想法,地點是法國北部,是個賣沙的地方,所以乍看似沙漠。用放大鏡看城市,我猜是導演安排我和某地有個約會吧,此地是否香港?我不知道。因為很久沒有回去了。」

「我不會以外形作賣點,從來都是做好自己。當然有人不喜歡,甚至招惹謾罵,但我不太理會,也不會不高興,從事這行業,你不能在意太多。」透過翻唱On va s’aimer,香港人認識Sony,但不少人追問,到底是她還是他?

箇中苦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如果你要做的,是少數人會做的事,當然有壓力。幸而家人及身邊好友支持,重要的是自己堅定信念,做認為對的事情。最難的是,你堅持自己信念之餘,跟家人有所溝通。不影響大家關係,我覺得這很重要。無論打扮如何,不論性別,孝順方式都一樣,所以這不影響家人和我的關係。」

唱出政治 說出理念 堅持文化承傳

一首法國金曲,為何會引起我們關注?只因Sony巧妙加插抵死粵語歌詞,直接唱出對現今香港政府不滿,更引領一群法國藝人,大唱特唱:「唔信會輸比呢班糞便,由其振英更癲得嘔電……就算今晚,成頭濕晒周身都發霉,就算你衣衫不整跳獨舞,還願你跟我盡情擔遮扑振英」內容大膽,一如Sony所說的香港風格,刻薄卻搞笑,但又一針見血。

在節目中以歌為香港打氣,未知法國反應如何?「雨傘運動時,有機會的話,我會在電視、電台盡量多說。法國人當然支持,覺得真普選是基本到不得了的需求,一點都不出奇,他們覺得這很普通,是普通民眾的一個基本需求。」

照片由訪者提供。Photo Credit: Thomas Aufort

由香港到巴黎,順道一問,早前恐怖襲擊,幾乎全世界一起為巴黎打氣,未知Sony身處該地有何感想?「震驚是必然的,但更想明白事件源頭及來龍去脈。我希望歐盟和美國,能向民眾交代與中東的政治來往。其實他們很多事情,和歐洲國家都有所關連。政府需要向民眾交代,和部署未來路向,思考該抱著甚麼心態,與中東國家來往。不然每年,或每兩年,就會有一次恐怖襲擊。」

訪問小結

Sony說自己很久沒講粵語,怕言不及義。怎麼可能?比起香港不少政客,她不但娓娓道來自己看法,主題更是清晰不過:雖移居他鄉,但毋忘其根源,更要大家莫失莫忘,香港人這個身分。On va s’aimer中還有一句粵語歌詞,似是鼓勵我們:「還願你一生奮勇自強」。艱險我奮進,困乏與否也可多情,無論是Sony還是香港,面對艱險,得繼續奮進向前,努力自強。


黃力:年近不惑,生活仍讓他對世界好奇;為滿足自己,可遠遊可上網,也可發問和擊鍵。
李碧君:曾辭職遊歷一年多。回來發現,真正旅途方才開始,重新學習寫作和生活。


陳茗倫,Sony Chan,移居法國的香港人,現為電視主持及棟篤笑藝人。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