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人們會誤以為廢話深刻? 心理學家嘗試提供答案

為甚麼人們會誤以為廢話深刻? 心理學家嘗試提供答案
Derivative work. Image Credits: Surian Soosay, CC BY 2.0; Robert Fludd, Public Domain; Siddhasana.jpg, CC BY-SA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項研究發現,不少人會誤把廢話當成有深刻意義的說話,而認為廢話深刻的人,認知能力相對較低、傾向具宗教信仰和相信超自然現象。進行研究的心理學家,亦提出一些認知機制解釋這個現象。

2005年普林斯頓大學哲學系榮休教授Harry Frankfurt出了一本小書《On Bullshit》(中譯本為《放屁!名利雙收的捷徑》),分析英語中「Bullshit」這個概念及其應用。「Bullshit」指廢話,但不僅是廢話︰重點是偽裝有意義,讓聽眾或讀者留下印象,廢話本身的真假倒不重要,而且往往非真非假。(以下使用的「廢話」,一概指「Bullshit」。)

廢話也有廢話的市場,很多「新紀元」作家就是透過這類廢話吸引信眾。相信任何人身邊總有些朋友喜歡說甚麼「宇宙會幫助你」或「共振/能量」等東西,甚至經常在Facebook上分享。

幾名主要來自滑鐵盧大學心理學系的研究人員,早前就研究廢話。他們發現,對這類廢話接受程度較高的人,反思能力及認知能力較低,也更傾向接受超自然現象、陰謀論和另類療法。論文刊登於最新一期《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20151204更新︰讀者Jheng Ting Justin Chen 留言認為這「是一篇結論推論太多的研究」、「這篇研究真的還不到做科學傳播的價值」,並提出理據。在此感謝其意見,並提醒各讀者在理解下面的結果時,需要謹慎理解(此外亦不妨參考〈270科學家合作,僅能重複36%心理學實驗結果〉一文)。

評價廢話實驗

研究人員首先在2個廢話生成網站「新紀元廢話生成器」以及「隨機狄帕克‧喬普拉引言生成器」中,產生多段廢話作實驗樣本,例如「想像力在指數時空事件之內」、「隱藏意思轉化無可比擬的抽象美」等。

在第一個實驗中,近300名參與者需要為這些隨機生成、貌似有意義的句子評分,由1至5分不等,越高分代表越有深度。平均而言,這些句子獲得2.62分,在「有點深度」至「頗有深度」之間。只有不足2成的參與者平均評分低於2(「有點深度」),卻有超過4分之1的參與者平均評分高於3(「頗有深度」)。

接下來,研究人員就不僅使用隨機廢話生成器,也有使用真實例子——狄帕克‧喬普拉(Deepak Chopra)的Twitter發文。喬普拉是一名作家及另類療法提倡者,以濫用、誤用量子力學術語宣揚偽科學著稱,其本人也生產了不少廢話。例如研究人員在喬普拉的Twitter上,取了以下這句說話作實驗用途︰「任何物質粒子都是概率波在無限可能場中的一段關係」。

不過,研究人員特別表明,他們刻意選取一些含混的句子作實驗用途,而且選取喬普拉作對象,乃因為有其他作者批評過其文字毫無意義,以及跟他們使用的「廢話生成器」有關。因此選取的句子是廢話,並不代表喬普拉的Twitter只有廢話。

接受廢話有深度者 較易受認知偏差影響

第二個實驗中,參與者需要先為自動生成的廢話評分,然後才到喬普拉的Twitter貼文。評分後還需要完成一系列的測試,以收集多項數據,包括其語文能力、數字推理能力、使用直覺或分析思考的傾向、宗教信仰以及對超自然現象的信念等。

在餘下的兩個實驗,研究人員再加入一些普通句子,例如「人們有時會發非常奇怪的夢」,以比較那些傾向接受廢話的人,到底是誤以為廢話有意義,還是沒發現需要提高警覺。最後一個實驗把廢話跟普通句子的比例改成各佔10句,以及額外收集了參與者對陰謀論和另類療法的取態。

整體的結果發現,對廢話接受程度越高的人,認知能力相對較低,同時更傾向有宗教信仰,以及傾向相信超自然現象、陰謀論和另類療法。

20151204更新︰原本的小標題「接受廢話有深度者 認知能力較低」或會誤導讀者跟智力有關,經讀者留言提醒作出更改。「認知能力較低」在論文的脈絡中,意思應指「對陳述句較易受認知偏差影響」。

為甚麼我們會接受廢話?

論文作者提出兩種機制,去解釋人們為何會誤以為廢話深刻。首先,不論是否廢話,人們本來就較傾向相信和接受東西。有實驗發現,當人們的認知資源被消耗時——例如要去思考其他東西——便會把一些錯誤的東西視為真。作者指出,「相信」和「不相信」並非對等的選擇,這或許提供了一部份的解釋——雖然相關實驗都是用有意義的句子,而非廢話。

其次,廢話——由於其缺乏內容——不會跟我們原有的知識、信念產生衝突,以致較易避過大腦的「監察器」,令人未能察覺廢話是廢話。因為這樣,人們可能誤以為廢話有意義,以及把自己不明白的東西視作深刻。

兩種「思想開放」

作者亦提到,我們應該仔細區分兩種「思想開放」︰第一種是不具批判性,或稱反射性(reflexive)的開放;第二種是慎思、反思式(reflective)的開放。後者又有人稱為「主動的思想開放」,亦符合西方諺語「頭腦不要開放得掉出來」的要求。

反射性的思想開放,來自依賴直觀的思維模式,很容易接受資訊卻不加以分析;反思式的開放的思維模式,則透過尋求資訊來促進分析及反思。因此前者較易接受廢話,而後者能有所防範。

兩種開放模式也說明了,為甚麼有思想開放的科學家,也有指摘科學家思想不夠開放的偽科學支持者︰開放本身並不足夠,重要是接收資訊後如何處理——全盤接受抑或詳細分析?

了解廢話的意義

其中一名作者Gordon Pennycook指出,雖然此項研究仍在初步階段,但論文的意義不僅在於顯示很多人接受廢話,更重要是提供了一些良好的測量方法,去判斷一個人到底有多容易接受廢話。

論文末段指出,通訊科技發展日益發達,人們比起以往更容易接觸到更多廢話。研究中隨機生成的字句,評分跟喬普拉的Twitter貼文接近,而論文完成之時其Twitter上有超過250萬人追蹤(目前數字是263萬),喬普拉更有超過20本暢銷著作。

作者表示,廢話不單常見,而且流行,喬普拉只是諸多同類中的一個例子。以含混言詞掩飾缺乏內容,在政治、行銷甚至學術界也不罕見,事實上我們每人都有自己的「貢獻」。而了解如何排拒別人的廢話,也許能幫助我們發現自己的廢話。

論文最後表示,基於此項研究的重要,「這份手稿也許不是真正深刻,但的確有意義」。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