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性暴力,不應受「二度傷害」

舉報性暴力,不應受「二度傷害」
Photo Credit: Richard Pott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主不敢飲食及不眠不休近20小時。對一個曾遭受性暴力的人來說,這一連串看似無傷大雅的「小過失」,卻是多重的的二度傷害。

「遇上性暴力不要啞忍,應舉報打擊罪行」這個概念,說出來人人都懂,但實際執行,殊不容易;根據香港大學於2007年進行的「香港聯合國國際女性暴力受害人調查」,本港婦女一年內的實際性暴力率(2.1%) 較警方接獲報案比率(0.02%) 高出100倍

「二度傷害」阻止舉報性暴力

造成婦女不敢挺身舉報往往是懼怕受到「二度傷害」;顧名思義,就是除了性暴力的首次傷害外,還要面對第二次傷害。二度傷害可能來自身邊的人,包括家人、同事等。

在上述港大的調查中,有不少受訪者是為求家庭和諧,不想醜事傳千里而一直啞忍;社會認為她們作為受害者都是「醜事」,甚至認為她們是「麻煩製造者」而對她們投以異樣目光時,正正就是一種傷害——她們或會害怕再受傷害,而不敢舉報罪案。

二度傷害亦可能來自執法機關處理舉報時性別敏感度不足;例如沒有充份保障受害人私隱,或者不恰當的語氣和用詞等等,往往都會造成二度傷害。最鮮明的例子是關注女性性暴力的組織風雨蘭近日提出的,強姦受害者報案卻被指「做咩屈人」案

香港警方安排差 多重傷害事主

案件中,事主多次受到二度傷害。首先,受害需要轉移警署,令其需要將自己的痛苦經歷重複多次。報案時,警方未有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讓事主安心給予口供,警員反而以質疑的語氣落口供。

而且警方未有盡早安排驗傷及向事主清楚解釋其應有權利(包括可以會見社工);亦未有盡早告知事主所需程序及預計時間,令事主不敢飲食及不眠不休近20小時。對一個曾遭受性暴力的人來說,這一連串看似無傷大雅的「小過失」,卻是多重的的二度傷害。

Photo Credit: James Cridland CC BY 2.0
印度警方承諾助受害人舉報

在印度,女性遭受性暴力是全球關注的問題,但當地的報案率亦同樣偏低︰3成女性會告知親友自己曾遭性侵,但只有1%會報案。受害者也同樣怕受到二度傷害而選擇沉默。

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希望鼓勵更多女性挺身而出舉報,以減少性罪行發生,於今年起推出Ready to Report計劃,向民眾清楚解釋舉報性罪行的流程及個人應得的權益,釋除市民疑慮。

此計劃得到加羅爾市 (Bengaluru)警察局大力支持,其警務署長公開承諾為性罪行受害者提供一個令她們安心的環境舉報性罪行,希望給予受害者更大信心作出舉報,提供資料,以助警方打擊性罪行。

每年一個訓練日並不足夠

反觀香港,經婦女團體多年來的努力推廣,現在已有更多性暴力受害者願意挺身而出舉報。然而,當受害者願意當好市民配合警方打擊罪行,卻反過來受到警員的二度傷害,實在令人失望。

警方至今仍只稱會為所有前線員工提供「處理性暴力受害人的專業敏感度」訓練日作為改善方法,但提升性別敏感度,只靠每年一度的訓練日豈能足夠?我們期待警方能進一步檢視性罪行舉報程序指引、設立清單、並為前線警員提供更多的訓練,保障性罪行受害者,從而更有效打擊性罪行。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1. 港女遇性暴力啞忍者多 傳統思想導致 部分報警不獲協助
  2. National Family Health Survey 2005 – 2006
  3. 香港警務署:舉報案件小提示
  4. 台灣法律網:性騷擾受害者之二度傷害
  5. 強姦案受害人遭警問︰做乜屈人
  6. 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Ready to Report 計劃
  7. Bengaluru City police and Amnesty India partner to enable safe reporting of sexual violence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