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的底線,一步都不能退

新聞自由的底線,一步都不能退
Photo Credit: AHMAD YUSNI / EPA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有人會說,與其他國家相比,香港新聞自由不算最壞——然而,當新聞和表達自由明明白白地受到侵害時仍然沉默,難道真的要待勇敢道出真相者成了少數,猶如中國、埃及等地的記者般容易受到政權的肆意打壓拘捕的時候,才能去捍衛?

這個春天,香港的新聞界再一次過得不太平安。《明報》執行總編姜國元(安裕)於《明報》刊登巴拿馬文件的消息後,即突然被辭退,令人再一次憂慮香港新聞編採,到底尚餘自由幾許,而不少人也形容這是香港新聞界的寒冬。

事實上,近20年來,香港的新聞界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寒冬」︰名咀相繼被封咪劉進圖遇襲、報導七警打人案的編輯被降職、書商離奇「以自己方式」離境到中國、到今天的安裕事件,還有政府漸漸以「吹水會」甚至「博客」取代記招發佈消息,以及查冊需申報目的等等等等。新聞界的寒冬,一個比一個嚴峻。

聯合國將每年的5月3日訂為世界新聞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目的是希望提升民眾對新聞自由的關注和意識。新聞自由,正正就是表達自由的展現。不論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抑或《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都訂明每一個人均享有表達自由,包括「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亦包括語言、文字、出版、藝術或自己選擇的形式等去進行。

新聞自由,既是記者和編輯享有的傳遞消息的自由,亦是民眾享有的接受和尋求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因此,捍衛新聞自由,其實與每一個人均息息相關。

只是,不少國家政府似乎視新聞自由為洪水猛獸,而以粗暴的方式箝制。例如在埃及,攝影記者Shawkan就因拍下埃及政府粗暴對待和平示威者的一幕而被拘禁,至今已被扣留超過兩年,被控告一連串罪名,更要面對不公平的審訊。

在亞洲地區,泰國雜誌編輯Somyot Prueksakasemsuk就因刊出兩篇被認為是侮辱泰國皇室的文章而被判囚10年。中國著名傳媒工作者高瑜,亦因報導真相而多次被中國當局控以「洩露國家機密罪」而遭控告和判刑,最近一次在去年4月,71歲的她被判7年徒刑。

「2016漫畫和平獎」得主、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以嬉笑怒罵的漫畫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卻多次遭到馬來西亞政府以《煽動罪(Sedition Act)》起訴,更是馬來西亞史上以此罪名遭起訴最多次的人。現時他仍在等候判決,可能被判處長達43年有期徒刑。

縱然面對日益嚴峻的壓力,不少新聞工作者仍然選擇堅守崗位,報導真相。世界各地的記者如是,香港也如是。

今天傍晚,人權新聞獎將會舉辦第20屆頒獎典禮——人權新聞獎自1996年起開始,由香港記者協會、香港外國記者會以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聯合舉辦,希望能鼓勵更多的新聞工作者報導人權相關的新聞。20年來亦樂見不少新聞工作者無懼壓力和種種難關,而作出出色的新聞報導,深入揭示社會的不公以及箇中的真相。

也許有人會說,與其他國家相比,香港新聞自由不算最壞——然而,當新聞和表達自由明明白白地受到侵害時仍然沉默,難道真的要待勇敢道出真相者成了少數,猶如中國、埃及等地的記者般容易受到政權的肆意打壓拘捕的時候,才能去捍衛?

新聞自由的底線,應當一步都不能退——在這個新聞自由愈來愈「寒」的世代,我們應當一同捍衛新聞自由,支持報導真相的記者和仍然容許真相獲得報導的媒體。讓每一個人,都能繼續行使其表達自由,包括獲得真確資訊的自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