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杜魯多不只識解量子運算 「禁聲」9年加拿大科研界冀解放

寄望杜魯多不只識解量子運算 「禁聲」9年加拿大科研界冀解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加拿大的科研人員和多個相關政府部門多年來在低士氣、資源欠奉和言論受控的環境下工作,要改變需要一點時間,而杜魯多加強支援科研的政策也需時觀察。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早前出席公開活動,輕輕鬆鬆解釋了甚麼是量子運算,贏得滿場掌聲,這不只是一場好看的公關秀,杜魯多之上台,確實為加拿大科研界帶來一點希望,原因是前任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位9年期間,加拿大科研界幾乎被全面禁聲,現在終於有望「解放」。

科研被禁聲9年?

保守黨的哈珀於2006年上台,政策以經濟行先,包括加快發展能源事業,例如在天然資源豐盛的阿爾伯塔省開發石油和天然氣,為全速開動,政府不惜以放寬環保條例限制來配合。當新聞界想知道有關改動對環境做成的影響,以至詢問任何有關環保或氣候暖化問題,往往遭遇阻滯。

在哈珀上台前,新聞界可以隨時致電政府科研部門查詢,但2006年起,所有查詢得經過政府新聞辦傳遞,然後要等多重審批。曾經做個記者,加入政府新聞辦多年的Diane Lake(現已退休)向Nature.com表示,哈珀未上任前,她的工作是傳訊,哈珀上台後就主要是審查。當遇到記者想訪問政府部門的科學家時,她必須取得經審批的書寫答案,她形容「那是難以想像的繁複過程。」

經典例子是2011年,科學家Miller-Saunders在Science期刊發表有關大批鮭魚在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的弗雷澤河產卵死亡的基因研究結果,其結論是與病毒有關,這就成了一個敏感議題,因為加拿大有不少號稱以先進科技培殖鮭魚的養殖場,有科學家和環保份子曾質疑養殖場可能會把疾病傳給野生鮭魚。

Science期刊在刊發報告前先知會科研版記者,好讓他們有時間訪問專家,大批記者希望透過Diane Lake與Miller-Saunders做訪問,但當時的政府部門遲遲不審批,訪問日期不斷推遲,結果在報告刊發前一天,政府表明Miller-Saunders不可以接受傳媒採訪,想要訪問可以聯絡報告的另一名作者。問題是,那另一名作者根本不是基因科學家,一切有關基因的問題都不會答。事件令記者們大失所望,其報道的主題則由鮭魚的遺傳基因故事,變成政府科研人員「封嘴」。

部分科研部門裁員、削撥款

由於Miller-Saunders的研究範疇被當時的政府視為非常敏感,官方以Miller-Saunders隸屬漁業及海洋部一個鮭魚管理委員會為理由,禁止她同傳媒溝通,並派出一名新聞辦官員和保標跟隨她。

除了控制資訊外,在哈珀任內,部分科研的撥款減少,一些研究部門要裁員或調職,包括漁業及海洋部屬下研究海洋污染的小組。2014年CBC新聞就曾報道,加拿大政府在5年內裁掉共有2000名科研人員,涉及的範疇包括氣候暖化、水質研究。

事實上,在哈珀上任後,就連科學部長(Minister of Science)一職都取消了。杜魯多上台後,重設科學部長職位,獲委任的Kirsty Duncan本身就是一名科學家,她取得多倫多大學地理學博士學位,研究範疇包括1918年西班牙流感。她在上任後表示,科學家就其專業科研和技術範疇,絕對可以以官方或專業身份發表意見,這才是科學精神,科學家就是要把研究所得告知世人。

新政府帶來新希望但改變需時

哈珀所屬的保守黨人否認箝制科學家的言論自由,其中Marilyn Gladu說,科學家當然有個人言論自由,只是不可以代表政府發言,「加拿大科學家從來沒有在科研舞台上消失…..保守黨執政時也有不少正面的新聞,例如我們的科學家研發了對付伊波拉的藥物,但媒體卻從來不關心這些消息。」

加拿大畢竟不是極權國家,當言論渠道設置重重關卡,人民總會想辦法找其他出口。多倫多大學一群學生組成Students for the Right to Know小組, 倡議科學家可以自由發布其科研成果,小組發言人Emma Pask表示,當地科學家近年陸續開拓其他發聲渠道,例如寫網誌,公開演講(如Ted)等。

杜魯多上任後,科研界寄望甚欣,先是期望把以往多重關卡撤下,並爭取政府增加撥款。政府部門的科學家獲通知,可以對傳媒發表意見,包括Miller-Saunders。已離開政府的鯊魚專家Steve Campana在新工作崗位上得知消息,高興得跳起舞來。

相關新聞:加拿大總理vs.專家︰在35秒內解釋量子電腦

Nature報道,加拿大的科研人員和多個相關政府部門多年來在低士氣、資源欠奉和言論受控的環境下工作,要改變需要一點時間,而杜魯多加強支援科研的政策也需時觀察。Kirsty Duncan在接受多倫多大學學生報訪問時說,上任政府的科研撥款側重具商業價值的項目,她承諾2016年的預算中,會增加對基礎科研的資助。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