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John Cazale:他早該列入《教父》表演名人堂

【電影冷知識】John Cazale:他早該列入《教父》表演名人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表演,我從John Cazale身上學到的遠勝過其他人」因為麥可一角立足表演名人堂(如果有的話)的Al Pacino說。

他短暫的電影生涯中拍過五部電影,這五部電影每一部都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其中三部得到最佳影片。這五部電影總計入圍40項奧斯卡獎項,卻沒有一項足以榮耀他的傑出成就。他是 John Cazale。

或者對於記得他的臉卻無法記住他名字的人,他是 Fredo。

幾年前一個美國導演理 Richard Shepard 開始追蹤這個被遺忘的演員的故事,拍成了一部紀錄片,片名就叫《I Knew It Was You》。

70年代被稱作荷李活文藝復興。這部紀錄片訪到了這個年代四個最好的演員Robert De Niro、Gene Hackman、Al Pacino 和 Meryl Streep,他們全在70年代與 John Cazale 合作過,並且在跟他合作過程中找到了自己職業生涯最突破的演出(有人戲稱這四位站一排根本是荷李活版總統山雕像)。

其中被認為是不可能的任務的部分就是訪問Meryl Streep。過去30年她從不在公開場合談任何有關John Cazale的話題,因為她正是陪著他走向生命盡頭的親密夥伴。

出乎意料的是,經過整整一年的遊說,Meryl Streep終於同意談John Cazale。

「以前導演替他取了個綽號叫做『20個問題(20 Questions)』,因為他從來不會滿足於對角色的認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絕對不會只照人家告訴他的內容去演出角色」,梅莉史翠普這樣形容John Cazale。

和John Cazale在標準石油公司打工送信時認識並變成哥兒們的Al Pacino,也有類似的說法:「他表演的時候能完全變成任何角色,而他的技巧就是問問題。他教我要不斷問問題但不必有答案,這就是這個表演方法的美妙之處。」

John Cazale是Al Pacino表演生涯每一次突破點的見證人。

Al Pacino在外百老匯(Off-Broadway)拿到奧比獎(Obie Awards)的時候,John Cazale是同台的演員。《教父》(The Godfather)、《教父第二集》(The Godfather Part II)時,兩人扮演兄弟。接下來的《Dog Day Afternoon》同樣也是同台演出。

有趣的是John Cazale拿到Fredo這個角色來得比Al Pacino順利許多。導演Francis Coppola必須跟投資人大戰三百回合來力保Al Pacino的「Michael」角色,但John Cazale幾乎是一瞬間就無異議通過得到Fredo的角色。

Fredo在電影開場乍看完全不起眼,卻在真正關鍵時刻立刻讓觀眾感受他的明確存在感。在爸爸柯里昂大爺(Corleone)被街頭狙殺的瞬間,他那恐慌的雙眼讓角色性格瞬間大量爆發。據說向來難搞的 Marlon Brando 對他的演出印象深刻,甚至自願繼續躺在攝影機拍不到的水溝邊扮演屍體,以便讓攝影師拍攝Fredo的特寫反應。

讓 Marlon Brando 寧願躺水溝邊的特寫:

最後證明了這個反應鏡頭確實無比珍貴。

Francis Coppola在《教父第二集》給了Fredo更重的戲份。一場Michael和Fredo的對手戲成為整個「教父三部曲」最重要也最動人的時刻——Fredo絕望地癱在躺椅上和他的弟弟Michael對話。

「我記得拍那場戲的時候我扎扎實實地感覺到我們正在紀錄無比真實、非凡的時刻。關鍵就在John Cazale運用那張躺椅的絕妙方式。當然那張躺椅就在現場,你肯定是要躺下去,可是John Cazale卻用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方式利用那張躺椅,精準地表達整場戲的精髓。」Francis Coppola說。

那張神乎其技的躺椅:

就像John Cazale總是讓與他同台的演員翻過另一個表演生涯的山頭,Fredo的角色成功之處就在於:因為有Fredo在場,Michael才會加倍令人同情、加倍令人痛惡。

「關於表演,我從卡佐爾身上學到的遠勝過其他人」因為Michael一角立足表演名人堂(如果有的話)的Al Pacino說。

如果電影是一場棒球比賽,John Cazale毫無疑問就是《教父》、《教父第二集》的MVP,也早該為他的表演貢獻入列表演名人堂。

“I know it was you, Fredo."

【電影冷知識】John Cazale:《獵鹿者》的無價保險金
【電影冷知識】John Cazale:另一個《非洲之旅》的旅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葉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