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沈旭暉今夏遠走他邦 香港已變 看不到有人能解開香港死結

明報:沈旭暉今夏遠走他邦 香港已變 看不到有人能解開香港死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沈旭暉:香港需要一個能夠理順內部,又在中國政壇有活動空間,同時具備國際視野的人,但看不到有任何一個上世代的人有此能耐。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將離開香港,他在接受明報訪問時說,這決定跟政治無關,但坦言現在的香港已跟昔日不同,又說看不到有人能夠帶領香港走出困局。

沈旭暉說,很懷念九十年代的香港情懷,但一切已經不再,以前的教育近乎無為而治,卻能產生大批精英,現在卻是崇尚「阿媽教仔micro management」。又認為要是在舊香港,不可能會有一份報紙解僱報界精英姜國元(安裕)。更不能想像的是今日的大學管理委員會,竟然會討論一個講師的合約。

他說,中國崛起、全球化是不可改變的大趨勢,但香港到底能扮演什麼角色,卻在於最高領導人的一念之間。他認為中國是需要香港的,但不一定需要「香港人」,面對本土主義崛起和社會矛盾等死結,香港需要一個能夠理順內部,又在中國政壇有活動空間,同時具備國際視野的人,他看不到有任何一個上世代的人有此能耐。

他說實現港獨的機會是接近零,而本土派其實是心知肚明。然而,很多時候,即使達不到口中的目標,也會造出一些效果來,他認為帶來改變才是本土運動的真正動力,這個思潮無論如何都會繼續,年輕一代在上流無望的大氛圍下,根本不會理會不能談港獨的潛規則。他寄語香港人要保持多元和核心價值,在大考驗下,即使元氣耗盡,仍保持韌力,再待時機,才是王道。

談到個人發展,他說離開香港不是逃避,而是知所進退。對於所謂的「政治機會」與社會名聲,包括社交平台上的影響力,他毫不眷戀。而他自己是搞國際關係的,過去亦致力在香港推動關注這個範疇,但現在的香港,令他覺得繼續搞國際關係是會窒息,找不到發展的土壤。他認為,在外地會有更好的發揮。

沈旭暉在去12月寫下文章「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和同代朋友分享」,當中已提到拋開世俗瑣事,以及所謂事業、社會名聲等諸多枷鎖。他說;「庸人就會終生耿耿於懷,於是拼命做這做那,終生迷失,而不自知。到了三十五歲,假如再不明白「捨得」的道理,一生人,就這樣了。⋯⋯是時候醒了。否則,回頭已是百年身,你還是你嗎? 」

沈旭暉已向中文大學呈辭,計劃今年夏天去新加坡國立大學,之後會著手籌辦國際關係研究機構。預期日後會在多個地方工作,多陪伴家人,重拾人生。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