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是「心肺停止」而不是「死亡」?從新聞用字看日媒NHK的取向

為何是「心肺停止」而不是「死亡」?從新聞用字看日媒NHK的取向
Photo Credit: NHK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難道自衛隊隊員就不被批准死亡嗎?」說罷這句,我就當頭棒喝了⋯⋯

4月6日,一架隸屬日本自衛隊的U125「飛行検査用航空機」((ひこうけんさようこうくうき、Flight Inspection Aircraft),機上乘坐了6名自衛隊隊員,離開海上自衛隊鹿屋基地後,在基地的北方的山岳中失去聯絡。日本的傳媒追蹤報道了數天,翌日4月7日找到飛機遺骸,還有4名「心肺停止」(しんぱいていし)的自衛隊隊員;4月8日,繼續搜索,找到另外兩名自衛隊隊員,同樣是「心肺停止」。NHK在4月8日上午10時的報道說:「いずれも心肺停止の状態で」(粗略中譯:所有人(被發現時)都是心肺停止的狀態。)

職業病發作,正所謂微言大義、春秋筆法,我就奇怪為何NHK不用「死亡」一字?我以為自己日語不夠好,開始以為日文的「心肺停止」(しんぱいていし)不等於「死亡」,或許有別的意思,例如冷藏了的植物人狀態之類?於是再查一下字典。「心肺停止」就是心肺停止,根本就是「死亡」吧!就算植物人都不會「心肺停止」的。我又想起香港醫院的慣例,醫生未簽字證明死亡,所以不能說「死亡」的。可是日本也有其他新聞報道,例如火災,從火場發現一條已燒焦的屍體,那報道也直接報道作「死亡」而不會等醫生簽字確認那個人已經死亡才算是真正的「死亡」。十分好奇,為何這段新聞會選擇用「心肺停止」而不是「死亡」一字呢?

之後跟外子討論,他還笑我笨:「你有沒有留心出事的是什麼?是自衛隊。死的是誰?自衛隊隊員。」我就說:「那難道自衛隊隊員就不被批准死亡嗎?」說罷這句,我就當頭棒喝了。「對,我忘了他們是自衛隊。」嚴格來說,自衛隊隊員當然可以/會死亡啦,可是日本的新安保法案在剛過的3月29日正式生效。新法案承認集體自衛權、擴大自衛隊的活動範圍、准許自衛隊到外國拯救日本人、美國軍艦出征時自衛隊亦可作防護等等。(對新安保法案有興趣的話,可參看我的一篇舊文《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

簡而言之,自衛隊的權力大了,可以做的事情多了,而需要的人手也多了,所以自衛隊一直都在全年招募自衛官。既然新安保已經實施了,自衛隊長遠也需要擴充,如果傳媒把自衛隊的事故報道得負面,這樣民眾對新安保和自衛隊的觀感也變負面。既然希望有人加入,又怎能營造一個「加入自衛隊,原來在國內執行檢查任務,都有生命危險」的印象?所以國家媒體都會自肅,選擇一些負面觀感不重的字眼去描述自衛隊的事故。例如「死亡」,立即想到「自衛隊有人死了/自衛隊很危險」,不說;而選擇「心肺停止」,感覺中性得多。

可是死亡就是死亡,總不能一直避重就輕避而不談。結果那天晚上再看NHK的新聞,4月8日下午6時,再報道這新聞時,標題是「自衛隊機墜落 6人の死亡確認 原因調査へ」,這次用字選擇「死亡」,因為已被確認而且要進入調查,總不能一直「心肺停止」至化成白骨吧。

國谷裕子|Photo Credit: World Economic Forum
swiss-image.ch/Photo by Remy Steinegger
CC by SA 2.0

以為NHK是日本最中立客觀的媒體嗎?別忘了NHK的全名是NIPPON HOSO KYOKAI、日本放送協會,是日本的國營電視台,所以NHK還是會選擇一個為政府護航的立場。亦因為如此,今年3月17日NHK一個有名的時事節目《クローズアップ現代》,已擔任該節目主持二十三年、非常有名又受人敬重的國谷裕子(くにや ひろこ)被換走。有傳她做的新聞專題和評論令政府中人不滿,認為她在NHK報道政府或社會的負面新聞不恰當,所以藉詞節目改組把她換走。

我以為在香港才要比較那個媒體用「暴動」/「暴徒」/「違法佔中」、那個媒體用「騷動」/「示威者」/「佔領」而已,原來新聞審查在各處都有,只有明目張膽還是暗渡陳倉的分別而已。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原標題:從「心肺停止」和「死亡」之別看NHK取向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May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