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哉21世紀!氣喘可以靠「整形」一勞永逸?

偉哉21世紀!氣喘可以靠「整形」一勞永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眼看美澳二國先進的氣喘醫療,臺灣人雖「總為霧霾能蔽日,解藥不見使人愁」,但改變不了現實,還可以轉換自己的心態。

文:Zoe Hu

清明剛過,那潛在早春裡的喘息是宿疾依舊。東風襲來,4月的PM2.5紛飛,你的支氣管如新臺幣通貨緊縮。定量噴霧器(metered dose inhaler,MDI,俗稱puffer)緊握於手,不能治本,徒有短暫的解脫。

任勞任怨的臺灣人,以為礙於醫療科技限制,自己唯有苟延殘喘。每遇溫差加劇,冒著突然猝死的風險,不敢妄想看見明日的朝陽。你依然與類固醇長相廝守。殊不知6年前,美國和澳洲早已開放以「支氣管熱整形術(bronchial thermoplasty)」治療氣喘,而澳洲近日更發表近一步的人體實驗結果。

效法神農氏的精神,便是試過各種裝有長效(controller)與短效氣管擴張劑(reliever)的定量噴霧器以及霧化器(nebuliser),也不得不面對有些氣喘症狀是「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相當不受控。

有幸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在2010年4月溫馨送暖,宣布開放患有嚴重氣喘的成人使用「支氣管熱整型術系統(Alair Bronchial Thermoplasty System)」。該公文表現出FDA做事謹慎且有憑有據的風格,說是看在新技術改善297位患者病情的份上才允予恩准,而且5年後還得再審核另300位美國受試者的結果。此消息光看就令人信心大增,支氣管隨之暢通。

遺憾FDA接下來羅列的療程副作用,硬是比剛才的「掛保證」霸氣更多:氣喘病發、 喘鳴(wheezing)、胸緊或胸痛、部份肺陷落(partial atelectasis)、咳血(hemoptysis)、焦慮、頭痛、想吐⋯⋯所幸這「一掛干若粽(臺語:如粽串般冗長)」的風險,沒有打擊西方患者擁抱新科技的勇氣。

本月初,紐澳年度胸腔科學會議(Annual Scientific Meeting of the Thoracic Society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又發表17個澳洲人接受支氣管熱整型術的結果。大部份的患者症狀都消失殆盡,甚至有人術後撇開定量噴霧器,整整2個月爽爽逍遙過。

如此神乎其技的療法,程序說起來並不複雜。首先,醫生以藥物賜你麻醉昏迷,插根支氣管鏡(bronchoscope)進入呼吸道,然後用攝氏65度的無線電頻(radio frequency)為之加溫。每次30到60分鐘,三次門診,從此無後顧之憂。

然而,整件事最困難的,其實是無線電頻如何導致呼吸道組織無法過度收縮的詳細機制。千萬不得詢問醫生,因為《氣喘與過敏期刊》(Journal of Asthma and Allergy)上的論文,已經用學術權威蓋章認定:「目前無人知曉。」(註)是真的不知道!所以,以和為貴,不要試探你的神。時機到了,學術界自然會給你滿意的報告。

眼看美澳二國先進的氣喘醫療,臺灣人雖「總為霧霾能蔽日,解藥不見使人愁」,但改變不了現實,還可以轉換自己的心態。從另個角度想,支氣管熱整形術尚未成熟時,「死道友,不死貧道」,擔當白老鼠的風險是老外「歸碗捧」。

現在就算發展到可推廣的地步,在澳洲仍因費用昂貴無法全面普及。也難怪有澳洲醫師呼籲投入更多經費,以期將來能用支氣管熱整形當作預防性醫療,相對減低急診對資源的消耗。等哪天澳洲把上述問題解決了,臺灣的醫療財政系統如果還沒倒,咱們便可藉其經驗引進技術,造福蒼生。

註:“The exact mechanisms that underlie the improvements seen with BT remain poorly understood but are under intense study.”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島國連線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