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緩治療知多少?香港有,而且免費

紓緩治療知多少?香港有,而且免費
Photo Credit :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紓緩治療」一詞從來沒有走進香港的公共討論,然而,有一天你和我也可能需要用上。

文:Brian Leung

香港人力爭自主,但當人生走到最後一程,連身體上下都不聽使喚,你會拒絕接受延續生命的治療,安然逝去,還是希望醫生盡力搶救,延續最後一口氣?

早前《經濟學人》智庫公布的2015年全球臨終關懷的善終指數調查(Quality of Death Index),香港排名22位,在亞洲中遠遜台灣(6)、日本(16)南韓(17)、和新加坡(18)。在5個評分準則中,香港在公眾參與的排名最低。這也難免,「紓緩治療」一詞從來沒有進入公共討論中,走到街上,十之八九都不知道「紓緩治療」何解。

「紓緩治療」是安樂死嗎?跟善終有何分別?

紓緩治療(Palliative Care)並非完全是善終服務(Hospice),亦不是安樂死,安樂死是病人不願再受病魔折磨,經過醫生和病人雙方同意後,為減輕痛苦而進行的提前了結生命。香港法律是不容許的。

善終服務的對象為癌症病重而不能治的病人,一般在人生的最後6個月內介入,紓緩治療的對象則沒有時間限制,對象亦較廣泛,沒有年齡限制,例如沒有生命危險的病重病人,或者手術後、嚴重創傷後感到痛楚及不適的,亦包括不能治的病人。

紓緩治療主力改善末期病人的生活質素,並減輕肉身痛苦煎熬與情緒困擾,讓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過得安適、平靜、有尊嚴。除了基本的痛楚、呼吸問題、活動問題、飲食問題等外,還會為病人及臨終者家屬提供身心慰藉和支持。無力回天的病人不必仰賴維生儀器和大量財力被動地延續生命,而可以憑基礎治療紓緩身體不適,按照自我意願度完剩餘時光。正如 《終有一死》Being Mortal作者Atul Gawande說:我們最想要的畢竟不是一場好死,而是好好走到生命盡頭。

世界安寧療護聯盟(Worldwide Palliative Care Alliance, WPCA)更認為「接受紓緩治療是人權」。

英國在榜上排第一,代表甚麼?

英國有完善的全國政策、國民健康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內包括紓緩治療,強調由基層醫療院所來負擔社區末期病患的照顧工作,而不是由醫院負責。不過英國仍然無法為每位公民提供充分的服務,因為通常他們會罹患數種疾病,使死亡過程變得更漫長,紓緩治療變得複雜,需求亦日益增加。

紓緩治療昂貴嗎?

紓緩治療的成本大多有賴慈善資金支持,大多數都是民間組織和志願機構提供服務。英國的紓緩治療服務中80%到100%的費用都不是由病人自己承擔,而是由慈善資助。

面對人口老化,紓緩治療比起傳統治療可能更划算,因為通常毋須費用高昂的儀器設備。最近有文獻發現,紓緩治療大多比其他替代形式的護理更加便宜:如果在病人確診後兩天內引入紓緩治療,與不介入姑息治療相比可以節省24% 的費用,如果在確診後6天內引入紓緩治療,可以節省14%的費用。

在香港,紓緩治療是資助的服務,接受服務者毋須付費。

為甚麼台灣會領先那麼多?

台灣是全球最先實行紓緩治療體系的地區之一,早於2000年已立法實施「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如病人事先簽署意願書,在末期病危到不可能治癒時,醫生將不施予積極的治療或急救,僅提供緩解性和支持性醫療照護措施,減輕或免除病人的痛苦。

多年來,台灣除了擴充紓緩治療團隊外,其他領域,如腎臟學和神經學的醫療人員也接受了姑息治療培訓,並將姑息治療融入到他們的治療計劃中。

雖然在文化上,談論死亡對多數人來說仍是禁忌,但現今從小學到大學教育都加入了討論生死的課程。家屬亦開始明白到不在病人將死亡時施行心肺復甦術搶救,並不代表不孝。另外,所有台灣市民都有一張醫療保險卡,上面記錄了他們的醫療信息,政府亦鼓勵老年患者根據自己的願望做出詳細的臨終決定,決定需要臨終不急救(Do not Resuscitate, DNR)與否,所有紀錄都整合在一張卡片的晶片裡,任何醫療機構都會顯示。

香港的情況如何?

紓緩治療主要由民間社會推動,政府暫無整全及協調的臨終照顧政策。

香港靈實司務道寧養院設有140張病床,為體弱長者、長期病患者及晚期癌症病友提供紓緩治療服務。救世軍和香港老年學會亦有合作舉辦完善人生關顧計劃,推行「一條龍臨終照顧服務」。醫院管理局港島東醫院聯網及香港癌症基金會開辦的「綜合紓緩治療日間中心」,向晚期癌症病人及其家屬提供紓緩及關顧服務。

不過醫院管理局設有紓緩治療團隊,成員橫跨各種專業,包括醫生、護士、社工、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等,定期為末期病人和家屬提供的紓緩治療。

根據獨立記者陳曉蕾,前港督彭定康尤其重視紓緩治療醫學,並於1993年正式納入公共醫療系統。1998年,香港是亞洲第一個地區確立紓緩醫學的專科資格。然而特區政府當政後,資源不斷被削減。南朗醫院專為末期癌症病人提供善終服務,有200張善終病床,佔全港總數接近一半,可惜成為政府財赤的犧牲品,於2003年關閉。

直至2014年,醫管局只有約360張紓緩治療病床,而大多數都是為癌症病人而設。紓緩治療未有全面照顧中風、腎衰竭、嚴重心衰竭、腦退化等非癌症晚期病人。

港府現正委託顧問進行一項有關長者醫療的研究,當中包括支援長期病患長者及善終服務,並將跟據結果制訂長遠發展方向。預計於3年後完成報告。

善寧會曾於2011年進行問卷調查,大部分受訪者都不畏忌談論生命晚期照顧計劃,更表達「了解自已的病情及預期病情的可能發展」和「家人或摯親已準備好面對病人的死亡」為重要事項。而在所有受訪組別(包括年齡、病人及病患親友),最多人(佔比介乎85%-94%)認為至為重要的是「彌留之際沒有嚴重痛楚或不適」。

老者善終,生者善別。很多時病人不一定想一味急救,強行延續生命,而是想減輕痛苦,擁有生命的尊嚴,完成心願,安然渡過最後的時光;家屬也能勇敢地渡過哀傷,重新展開自己的人生。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