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班牙內戰到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為什麼你該知道千里之外的西班牙歷史?

從西班牙內戰到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為什麼你該知道千里之外的西班牙歷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班牙社會在獨裁者垮台後,民主和保守勢力雙方先是簽訂了《遺忘契約》。但在刻意遺忘了三十年後,無法再忍受失憶症的西班牙社會,由民間發起了「尋找歷史記憶」運動,並於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以致於和今日的台灣社會呈現了不同的樣貌。

文:黃宋儒(機械工程師,台北市民)

*本文原標題〈橄欖桂冠的召喚〉係引用自倪慧如著作書名《橄欖桂冠的召喚─參加西班牙內戰的中國人》,人間出版社,2001年。

日前聽了一場關於西班牙內戰(1936─1939)的演講,講者是美國伊利諾大學倪慧如博士,題目是《西班牙的召喚─參加西班牙内戰的中國人(1936─1939)》。這段歷史在台灣學校教育中的篇幅很小,大多只是透過畢卡索1937年的畫作《格爾尼卡》(Guernica),用藝術指控戰爭的殘酷(有些朋友有印象,但我沒有)。然而,這場西班牙內戰及其參與者,實則緊扣著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及戰後的國際情勢。

畢卡索畫作《格爾尼卡》。Photo Credit: 畢卡索
當世界年輕的時候

1936年,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會改選,人民選出新政府,推行遍設學校、降低稅收與地租、農工基本薪資與工時上限、釋放政治犯等偏左派的新政策,卻得罪了教會領袖(原先教會掌控教育)、大地主、企業主和保皇派。因此他們支持軍事強人佛朗哥將軍(Francisco Franco)發動政變。佛朗哥原先以為一週之內就能擊潰民選政府,卻受到西班牙人民的極度抵抗,於是他引進德國(希特勒)和義大利(墨索里尼)這兩個國家的軍援,使這場內戰轉化成對抗國際法西斯的戰爭。

希特勒遣送了5萬軍隊、墨索里尼派遣了10萬軍隊,還有17萬5千名摩洛哥軍和葡萄牙軍,並且共計有1200架飛機、5000輛坦克、2000門火炮和戰艦、潛水艇等德、義法西斯國家的軍援。而除了德、義之外的西方國家,表面上簽署《不干涉協議》的英國准許佛朗哥的國民軍(Bando nacional)使用直布羅陀的電話線;美國延長了1935年的《中立法》,但Texaco、通用和福特、杜邦紛紛販售石油、卡車、砲彈給國民軍。

至於民選出來的西班牙共和國政府,卻得不到自衛的武器(後來才從墨西哥和蘇聯獲得軍援),憑藉著人民對民主和自由的嚮往,號召了4萬多位來自53個國家的異鄉人奔赴西班牙,組成國際志願軍,共同抵抗法西斯的擴張。

這幅立體派藝術作品《格爾尼卡》,就是畢卡索以畫筆控訴德國法西斯轟炸西班牙古城:1937年,德軍應佛朗哥的要求,以當時新發展的航空軍事科技,把格爾尼卡這個平民小鎮當成實驗品─以新式轟炸機連續轟炸超過三小時,投下大量高爆燃燒彈。恰逢週一的小鎮廣場市集日,居民死傷慘烈,古蹟嚴重破壞,而爆炸引起的大火連續燃燒三天,整個小鎮超過百分七十損毀。

1937年這幅壁畫在巴黎世界博覽會的西班牙館展出時,畢卡索說:「在西班牙沒有重新恢復民主之前,這幅畫絕對不會回到西班牙。」畢氏一語成讖,1939年4月,佛朗哥領導的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滅亡,並實施獨裁統治直到1975年佛朗哥去世。接著由卡洛斯王子帶領的波旁王室回到國內,開始推動君主立憲的民主制度;而《格爾尼卡》最終也在1981年才回到西班牙。

沒有絕對正義的一方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的作者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後,就成為國際志願者中的一員,參加了西班牙共和國政府領導的共和軍,反抗佛朗哥和法西斯。但他透過親身參與,也看到了共和國內部的權力鬥爭和清洗:雖然共和國政府具備民意基礎和對抗法西斯獨裁的正當性,內戰時卻因為史達林把特務軍警引入西班牙,在共和軍中建立恐怖統治,嚴密監控並打壓各種反對史達林的聲音。但這樣的極權和壓迫,反而使歐威爾更加堅定了對「民主的社會主義」的信念。

歐威爾曾在他的文章中提到「西班牙內戰和1936年至1937年間發生的事件改變了態勢,此後我就知道我的立場如何。1936年以來,我所寫的每一行嚴肅作品都是直接或間接反對極權主義,支持我所理解的民主的社會主義。」後來,歐威爾將他在西班牙的經歷寫成《向加泰隆尼亞致敬》,揭露了共產國際一些關於西班牙內戰的謊言,這也是他的成名作之一。(此段摘自維基百科《喬治‧歐威爾》)

個人感覺,講者倪慧如博士的觀點側重於國際主義,讚揚許多不分國籍,一同為了民主自由和人權等普世價值投身西班牙內戰的世界各國人士,結論是「人類是兄弟姊妹,全世界是咱們的家鄉」。最後也分享了2003年2月15日全球反戰行動中,超過60個國家,共約600萬至1000萬人(也有一說是800萬至3000萬人)反對美國在伊拉克軍事行動的反戰示威遊行。

戰地記者羅伯‧卡帕(Robert Capa)於西班牙內戰期間拍攝的照片《倒下的士兵》(The Falling Soldier)。Photo Credit: 羅伯‧卡帕
西班牙的歷史,與我們有關嗎?

以上啦哩啦雜,或許有人會想「西班牙的歷史,與我們有關嗎?」的確,西班牙內戰中的國際志願者沒有台灣人的身影,但佛朗哥卻是蔣介石來台後的快樂伙伴。五、六零年代的西班牙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一直都是往來密切的邦交國。由於二者都是戰後受美國扶持的重點「反共獨裁國家」,因此獨裁者佛朗哥和蔣介石,也保持著友好的關係。

不同的是,西班牙社會在獨裁者垮台後,民主和保守勢力雙方先是簽訂了《遺忘契約》。但在刻意遺忘了三十年之後,無法再忍受失憶症的西班牙社會,由民間發起了「尋找歷史記憶」運動,並於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以致於和今日的台灣社會呈現了不同的樣貌。

此外,上週西班牙東北方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選舉,支持獨立的政黨取得多數席位,接下來西班牙社會關於「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議題的討論,或許也可以做為台灣社會的借鏡。不過,從國際法理論的角度來看,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是相對艱困的,因為聯合國並不承認主權國家內部的「住民自決」。

最後附上一個小插曲,當倪博士演講、回應完聽眾們的提問後,散場時我聽見一位老先生說:「西班牙還是需要有佛朗哥這樣的強人啊,不然的話,加泰隆尼亞早就獨立出去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