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周保松(中):中國陷道德危機,本土派應珍惜香港「道德資源」

專訪周保松(中):中國陷道德危機,本土派應珍惜香港「道德資源」
Photo Credit: 信報圖片/黃潤根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本土運動要問三個問題:行動目標合理嗎?手段是否正當?會否導致道德腐化?

(前篇|專訪周保松(上):不民主的社會,什麼都對立

「鍵盤戰士」中大政政系副教授周保松接受本刊專訪,上篇他提及公共說理才是香港的出路,學者需要把知識帶進公共領域。今篇他續分析香港人的身份政治、尊嚴政治,又批評激進本土運動對社會弊多於利。

雨傘運動 尊嚴政治

本來政治冷感的港人投入雨傘運動,連政治學人也始料不及,周保松在佔中留守至被捕,也非在其計劃之內。他試圖梳理箇中含義:「我們要make sense of ourselves,香港人上街不是為了實質好處或個人利益,而是基於內在價值。第一是平等,平等意識提高民主意識,爭取一人一票雙普選;第二是自由,要掌握自身命運,政治上港人要奪回權利。」

另一價值是身份,連儂牆最常出現的字是「香港人」,這在中國入侵、香港本土利益受損的處境下更加突出,亦與反蝗、反雙非、反自由行等一脈相承。「我們會捍衞香港人的身份,是因為它在經濟、政治、文化、生活上受到中國威脅。本土運動是身份政治,身份牽涉到承認(recognition),非常重要。」

Photo Credit: 林健恆facebook

「自由平等和身份認同,這兩股力量背後講的都是尊嚴,香港這十幾年的政治現實令人尊嚴受損,我們受辱了,就要出來維護尊嚴,『命運自決』、『我要真普選』等口號,正正體現了尊嚴政治(politics of dignity)。」

由昔日被動地捍衞香港人身份,到今日主動地爭取港獨,周認為是困局下一個無奈的發展。「香港到了這個位,前面還有何選項?以前有高度自治,現在被迫到要麼『一國一制』,要麼獨立。尤其在雨傘運動,其實一直是追求民主,但也被中方標籤為港獨運動,逼得很多人無路可走。」訪問當天,他出席一個高中生講座,有學生劈頭就問香港「建國」。「以前這不會出現在公共討論中,但雨傘運動後,港獨已是潮流,不能迴避,是未來一個重要議題。」

激進本土 傷及無辜

本土話題敏感,該從何說起,又如何處理?周保松多次指出,本土和左膠並不對立,直言不反對本土運動,「我也反對中共對香港的壓迫,我也爭取高度自治」,但期望運動建基於平等自由、民主、互相尊重等價值,而非種族仇恨和歧視。

1985年由內地移民來港的周保松曾是種族仇恨的受害者,對目前本土運動激進化倍感焦急。「好忟憎!傷害無辜的人,尤其對新移民小朋友。」兩小時專訪,這是他最激動的一刻。他同情無證兒童懷仔,以及被反水貨客行動中被弄哭的內地女孩。「我住過深水埗板間房,知道被歧視的感受,那種傷害不是講笑的,找不到自己的身份,長期自卑和沒尊嚴,這是對一個人最深的傷害。」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他形容新移民受貧窮和排外的雙重壓迫,亦無法在公共領域發聲,很多人不敢承認新移民身份。「每年有5萬個新移民,我們每日身邊都是新移民,要recognize香港是移民社會。如果香港人身份是建基於對別人的壓迫,這樣不值得我們嚮往。」

中港實力懸殊,港人感到「被強暴」,這種受害者心態容易挑動群眾情緒,訴諸種族差異能搏得認同,令小事如懷仔事件迅速升溫至中港矛盾,也使負面手段合理化。「人們覺得民粹式行動是必要手段——如果不踢喼或用言語侮辱自由行,不會成功向政府施壓。但這形成惡性循環:既然負面手法有效,何樂而不為?」

道德資源 最大武器

周保松月前在網上批評「本土優先論」,引發本土派群起攻之。他向本刊重申,任何行動也須接受道德檢驗(moral evaluation),針對本土運動要問三個問題:行動目標合理嗎?手段是否正當?會否導致道德腐化?「我們要很小心,我不反對抗爭,但要有自覺,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是否justified。推社會變革,手上最強的武器就是不用武器,建立道德正當性,令世人看到對方的不正當性,就像甘地和馬丁路德金,彰顯道德力量。」

憑著作《政治的道德》獲今年香港書獎,他提出所有主張都需要有實質的道德論證。然而,理想與現實永遠充滿張力,對於周保松口不離道德,本土派則毫不客氣揶揄他「聖人上身」和離地:現在打緊仗,生存也成問題,還跟我談道德?

「其實我完全理解香港人受壓制的痛苦,但日日打緊仗、覺得受威脅、被強暴,長期用這種心態生活,首先受苦的是自己。」周解釋,仇恨會腐蝕自己,不利社會建設或持久的公民運動。中國最大問題就是道德危機,社會沒有信任,最終受害的是社會,連帶生活質素也受損,相反大家羨慕台灣,是因為台灣道德文化很好,他呼籲本土派珍惜本港道德資源(moral capital)。

節錄八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