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非洲會曬很黑吧?他們是不是都說土語?」讓肯亞志工破解你的3大迷思

「去非洲會曬很黑吧?他們是不是都說土語?」讓肯亞志工破解你的3大迷思
Photo Credit: 楊昀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發現當地人對於我們有很多的有趣的刻板印象,但是,反過來看看台灣人,其實我們對他們的刻板印象完全沒有比較少。

文:珊言兩語(清華大學大三生,喜歡旅行、亂修一堆外系的課、到處跑,是個靜不下來的人。從小就很喜歡聽別人講故事,最近在練習說故事。)

在肯亞,我們最常被詢問的3個問題:

  1. 你會功夫是真的嗎?(通常詢問的人都會順便擺個Pose)
  2. 你們的上帝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不相信上帝?)
  3. 你們那裡都種什麼東西,吃什麼東西?(通常連帶著:你們吃青蛙嗎?)

去了3間學校以及數個村落,只要當地人遇到我們,通常都會圍繞著這3個問題,可見他們對我們的文化真是充滿了好奇。對於一些學生來說,是第一次看到「白人」,興奮難耐也是預期的反應,也因此會一直迸出令人哭笑不得的問題,雖然有時會讓我招架不住,但還是會盡力回答每一個問題。

雖然自己並非什麼外交官,不過總有一種「若他們一生就見過這一次台灣人,當然要讓他們多多了解我們。」的心態。在應答的過程中,也發現當地人對於我們有很多的有趣的刻板印象,反過來看看台灣人,其實我們對他們的刻板印象完全沒有比較少。

還記得志工團長說過,也因此會更想要親身前往肯亞,是因為想要用自己的雙眼觀察,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說給親友們聽,讓他人看到真正的「肯亞」,讓身旁的人透過「自己」認識肯亞。

也因此,雖然這篇算是個人心得,但我希望閱讀完的朋友們,可以粗略的認識這個「只有在地圖及電影中」看過的神秘大陸。

一、「你去那裡應該會曬很黑吧?」-肯亞的氣候

其實,南台灣的太陽有時比肯亞的還刺眼呢!非洲大陸實在是廣闊無比,有著各種高低起伏變化,也因此,幾乎各種氣候都存在著。

但因為電影及新聞照片的關係,大部份台灣人都以為非洲有著「一望無際的龜裂泥土地」、「熱情的大太陽」、「動物跑來跑去」。當然,這的確是一些地方會出現的景象,但並不是整個肯亞都是如此。

我們所待的第一所小學St.Anne Primary 和中學Karangia Secondary位於Nyeri省份,是在肯亞的中北部山區。7、8月正是他們冬季,學生裹著厚厚的毛衣及外套上課,我們也是穿著羽絨衣與帽T教課。

St. Anne Primary School小學放學,校車來回接送小朋友。Photo Credit: 楊昀珊

另外,學校位於山區,常常瀰漫著濃霧,潮濕的陰天還會有毛毛細雨,衣服就算連曬三天也不一定會乾。最常發生的一個情境是:某團員慌慌張張的衝進房間:「快要下雨了!」然後,眾人馬上從床上跳起來,跑去外面收衣服。現在回想起來,大家手忙腳亂的模樣,雖然有些克難,卻也十分有趣。

第三所學校Yenga Sencondary,位於肯亞西部Kisumu,離Nyeri有10小時的車程,氣候也是差了10度以上。我們到當地超市,購入的第一項團隊物品便是:蚊帳。當地非常乾燥又炎熱,有許多蚊蟲,而「瘧疾」更是當地最常見的病症之一。

更奇特的事,當地的蚊子是白色的,有時跟蚊帳合為一體其實也看不太出來。也因此為了預防被蚊蟲叮咬以及曬傷,每天都要塗一層防曬再噴一層防蚊液再出門。

幸運的是,在當地的一個多禮拜中,我們團隊都沒有人得瘧疾,而我個人也沒怎麼被蚊子叮(反而一回台南才被叮了很多…)。

二、「你跟他們講土話嗎?烏嘎蝦嘎~」-肯亞的語言與溝通瓶頸

我們在當地跟他們用英文溝通,而且我認為肯亞人的平均英文能力應該比台灣人好。肯亞的官方語言有英文及Kiswahili語,而當地因為有許多不同的族群,因此各自也會有自己的地方語言。

若是和台灣相比,官方語言就像:國語,而地方語言就像客家話、台語、原住民族語……等。一旦開始上學,從小學開始,他們就是使用全英語上課,包括課本、考試等,都是英文,而Kiswahili則是獨立的一門語言課。

雖然共同語言是英文,但是畢竟並非我們的母語,對於當地人來說,他們最熟悉的語言也是他們的母語(Nyeri省份是講Kykuyu)。簡而言之,語言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和當地青少年的溝通,一開始我們有遇到一些小阻礙。

第二所學校Karangia的青少年們對我們的一切都充斥著好奇,譬如:頭髮、膚色。然而,隨意地碰觸有時會讓人不太舒服,再加上他們看到我們生氣有時候會更想繼續開玩笑,團員可以說是又氣餒又無奈。

有一天下午,我、另外兩個團員們與學生們打著排球,旁邊圍了一大群觀看的學生,其中有人不停地講著當地的族語(Kikuyu),一邊講著還一邊笑,讓聽不懂的我們感到很不開心。

踏著氣餒的步伐,我回到宿舍,頓時覺得好難過,為什麼就是如此的跟他們格格不入呢?難過之餘,我決定再給自己與他們一次機會,於是我就抱著吉他走到了學生教室。

學生們興奮的圍著我坐下,有幾個人嘗試要觸碰我的吉他,不同於之前半開玩笑的警告他們,此次,我很認真的跟他們說了我們不喜歡他們的一些行為,我可以理解他們很好奇,也很想與他們做朋友,但是要碰觸我們之前希望他們可以先詢問。

學生們看到我很嚴肅的講著,大家頓時好像也理解我不是在開玩笑,他們也請我向其他團員道歉,他們知道了,也會告訴其他學生。當下我其實蠻感動的,其實他們並不是不懂,只是我們之前也沒有認真的與他們好好談過,後來大家就很開心地一起唱著歌。

那天過後,覺得我們與學生的相處好多了,像朋友一樣但是彼此也很尊重。這次的經驗讓我有了很深的感觸,「溝通」真的非常重要,不管是在哪一個國家,說著哪一種語言,面對哪一個年齡或著族群。

在Karangia Secondary School帶學生們做活動。Photo Credit: 楊昀珊
三、「那裏不是有恐怖分子嗎?」-真實的肯亞

肯亞是一個城鄉、貧富差距都很大的國家,除了一些比較大的城市有著柏油路、高樓大廈之外,其他地方大多是凹凸不平的紅土地,以及平房。

前陣子國際新聞報導:激進伊斯蘭組織「血洗」了肯亞的大學。

當時在台灣的我們,面對著一個我們如此不了解的地區,多少有些不安與焦躁,身旁也有許多對於我們的安全有所顧慮。從殖民時代就存在的種族問題,以及前陣子發生的宗教問題,雖然都是真實存在著的,但是,肯亞不僅如此啊!

「想像」往往會伴隨著不了解而放大,在還未真正認識之前可能就因為自己幻想出來的恐懼而退縮,很慶幸當初自己有勇氣踏出了這一步,進而能夠透過自己的雙眼看看著個美麗又純樸的國家,平凡的農村與簡單的生活,沒有媒體的渲染,是我們在台灣已經看不到的景象。

我認為此趟旅程最特別之處在於,我們不是以一般觀光客的身份來看「肯亞」,和我們接觸的不是只有商業活動。

感謝歐神父的陪伴,在旅程當中,因為神父是當地人,我們得以很容易地融入當地居民生活,讓我可以看到普通人們最真實又自然的生活樣貌。不諱言地,我認為,肯亞最可愛的就是他們的平凡老百姓。

結語、Seeing is Believing

將近一年的準備工作當中,心中有過無數次的疑問,「為什麼要到非洲?」「志工真的有幫助到任何人嗎?」

尤其在接近期末時,出國準備與期末考同時進行,每天活在煩躁又高壓的環境下,有時不禁會懷疑自己的初衷。然而,42天後的現在,我覺得好慶幸當初衝動的去參加了志工團。

“A man does not climb a mountain without bringing some of it away with him, and leaving something of himself upon it.”

透過這趟旅程,我覺得我變得更加勇敢了,也更加成熟,對我而言,「服務」是一個媒介,透過服務其間的互動,台灣人與肯亞人最真實的了解了彼此,說不明白其中的感動與想法,但是我知道那份感覺和影響是深植於彼此心中的,而這大概就是對我而言最大的意義了。

了解更多:清華大學-肯亞國際志工團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