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震撼!Google成立母公司Alphabet的三個可能原因

大震撼!Google成立母公司Alphabet的三個可能原因
Sundar Pichai|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lphabet的架構,可說是和股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柏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控股集團模式十分相似。

網路時代巨人Google今日於官方部落格,震撼宣布成立母公司Alphabet,來統籌管理原本Google旗下所有業務與產品。Alphabet旗下將有著集結所有網路產品的Google、解決老化問題的Calico、打造智能居家裝置的Nest、高速光纖網路Fiber、新成立的智慧城市開發公司 Sidewalk、負責開發尖端科技的Google X前瞻實驗室,與負責Google對外投資的Google Ventures和Google Capitals等子公司。

其中規模最龐大,同時也是外界最熟悉的將是Google,掌管著搜尋引擎、Google地圖、YouTube影音平台、Android系統、Google商城的應用程式,和廣告業務等核心項目,這些項目在去年為Google帶進約660億美金的營收,其中搜尋和YouTube影片的廣告營收占了約九成。

在Alphabet的新控股集團結構下,現任Google執行長同時也是共同創辦人的賴瑞.佩吉(Larry Page),將擔任Alphabet的執行長,而另一位共同創辦人賽吉.布林(Sergey Brin)則將出任總裁一職。而新體制下的Google,其執行長則將由原來Google產品與工程業務副總裁桑達爾.皮猜(Sundar Pichai)出任。

Alphabet的架構,可說是和股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柏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控股集團模式十分相似,柏克夏.海瑟威商業帝國旗下有著包括BNSF鐵路、Geico汽車保險,與Dairy Queen霜淇淋與速食餐飲等業務。

其實現任Google執行長賴瑞.佩吉,去年十月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表示Google並沒有預設的理想公司型態,不過他特別提到他個人十分尊崇巴菲特的經營模式和管理型態。在稍後的投資人會議中,他也提到希望遵照柏克夏.海瑟威集團的模式,來管理體系日漸複雜龐大的Google公司。

Sundar Pichai|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Google此番組織重整,背後有數個可能原因:

  • 保持創新性:藉由清楚劃分子公司,將Google各子品牌獨立,各個子公司將能擁有更多決策權、保持商業考量上的彈性,且可以更專注地開發旗下產品,追求該領域的創新發展。從某個角度來說,Google的搜尋、廣告和影音等核心產品,代表著現階段的重點方向,然而其他獨立出來的子公司,則可能是Google甚至全人類未來的重點發展項目,隱含著更多的可能性和創新價值。賴瑞.佩吉也在公開信中提到:「在科技產業這個由革命性想法,來創造下一個重大發展項目的領域,你必須要不安於現狀,才能有所突破,維持自身的重要性。」
  • 滿足投資人需求與期待:Google從早期搜尋引擎起家,到後來開始多方拓展旗下業務,包括跨足到醫療照護,和無人飛行機等項目。然而Google新涉獵的這些項目,往往無法在短期內為投資人帶來回報,甚至面臨極高的虧損可能性,因此投資人多希望Google管理者,能更專注在為Google創造營收的廣告和影片等項目,同時清楚揭露這些項目的盈利狀況。新的控股公司結構,將帶來更高的財務透明度,賴瑞.佩吉在公開信中表示,從今年第四季開始,除提供母公司Alphabet的財務運作情況,也將提供Google子公司的財務報表,讓投資人更清楚了解核心項目的營運情形,希望讓對於Google投資非傳統專案,而感到不安的投資人能夠寬心。
  • 公司分工更明確:在控股集團架構下,賴瑞.佩吉和賽吉.布林將負責Alphabet母公司的整體營運方針和規劃,而每個子公司都將有各自的執行長,向賴瑞.佩吉匯報負責。此制度下的分工將更為明確,除了管理更有效率,同時子公司發展也將更為專精準確。

為什麼將公司重新命名為Alphabet(字母)呢?共同創辦人賴瑞.佩吉在公開信中表示:「我們喜歡Alphabet這個名字,因為它集結代表語言的所有字母,而語言恰好是人類最重要的創新之一,同時也是我們建立Google搜尋引擎的核心。」對Google創辦人而言,Alphabet可說是Google核心精神的延續,同時也象徵Google邁向數位未來的龐大野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資料來源:Larry Page / Google Blog, Conor Dougherty / NYTimes, Alex Fitzpatrick & Matt Vella / Time, & Alistair Barr & Rolfe Winkler / WSJ

本文經新媒體世代 What’s Next for New Media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新媒體世代 What's Next for New Medi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