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大學商學院一門課當掉1/3學生!教授:我們希望學生學會「批判性思考」和「參與式學習」

雪梨大學商學院一門課當掉1/3學生!教授:我們希望學生學會「批判性思考」和「參與式學習」
Photo Credit: Andrea Schaffe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決定我們必須讓大家看見校方維護學術水準的重要。」「如果學生在期末考試裡沒有展現出足夠水平的專業,我們就不應該讓他通過。」

文:Denis Peng

根據澳洲國家廣播電台(ABC)報導,雪梨大學商學院一門擁有1200多名學生的「商業批判性思考」課程,近日傳出高達37%學生因為成績被評為不及格被當掉。另一門課程「商業成功」也有12%的學生「掛科」(中國用語,意即台灣的「被當」)。這兩門課都是完成商學碩士(Master of Commerce)的必修課程。

雪梨大學商學院副院長雪德絲(John Shields)指出,考試流程的改變可能是被當率如此之高的主要原因。這學期,上述兩門課都首次引入「強制性期末考」,也就是學生的期末考若不及格,這門課就無法通過。

教學團隊的評分引起許多掛科的中國學生不滿。成績公布當晚就有中國學生利用微信(WeChat)建立群組,將所有修習「商業批判性思考」不及格的同學聚集起來,並於隔日帶著250位學生的連署書向教學團隊提出申訴。

申訴團團長賴同學表示:「考試前並沒有給予充分的練習,考試題目是一個案例分析,但在考前,我們並沒有做過相關練習。」評分標準與授課方式也是產生爭議的原因。 「上過這個課的人就知道,這個課的模糊性有多大。」賴同學表示。

修習「商業成功」不及格的李同學也認為課程的「主觀性」過強:「考試的所有題目都是開放式的,但評分標準卻給得非常有限。」相較於前幾個學期,這次的被當比率高得異乎尋常。李同學還指出這次的風波已經被中國國內的媒體報導,這可能造成往後選擇到澳洲念書的中國留學生人數下降。

校方的回應

雪德斯教授承認一部分的中國留學生對於應付課程感到吃力。「我們確實有很一大部分的學生,他們的學士學位是在其他國家取得的,包括中國,那裡的主流學習模式是被我們稱作『被動式學習』的模式,而不是『批判性思考』和『參與式學習』。」「我們一直以來所追求的,就是讓那些來自非常不相同的學習系統或教育價值的學生,都變成懂得使用批判性思考學習的人。」「但我必須說,這項任務還在努力當中。」

雪德斯教授也進一步指出「英文能力不足」是造成學生成績不及格的主因之一,但學校已專為英文能力不足的學生提供加強的服務。「我們提供了相當有系統和全面的課外資源給那些我們認為英文有待加強的學生。」「例如,在『商業批判性思考』開課的第一個星期,我們就用了寫作溝通診斷,來判斷哪些人寫作表達能力達不到平均水準。」

「我們提供了不計學分、不收費又密集的訓練課程,幫助學生提高英文理解與溝通的能力。但是些課程的參與程度卻讓人失望,我們正研擬讓這些課程變成強制性修習而不是自願性。」

雪德斯教授也在後來的採訪中解釋為甚麼該課程引進了「強制性期末考」的新制度。他說現在「剽竊」已經不是最主要的違反學術誠信的問題來源,而是「代寫」(ghostwriting)這類狀況變得愈來愈嚴重。也就是學生現在不需要自己動手,只需付錢給第三方的機構就會有人幫忙完成課堂作業或網路測驗。

「我們決定我們必須讓大家看見校方維護學術水準的重要。」「如果學生在期末考試裡沒有展現出足夠水平的專業,我們就不應該讓他通過。」

澳洲人怎麼看?

新聞事件發布後,多數澳洲網友支持校方的立場,認為校方不該屈服於學生申訴的壓力而以學術標準作為妥協。一位化名nmw的網友就認為學生們沒有搞清楚「批派性思考」的核心概念:「當你在職場上找到一份工作,你會發現問題多半是『開放式』,而且評量的標準也都『模糊不清』。」

其他幾位網友也同時指出,澳洲雇主相信澳洲的教育機構給予學生的訓練與認證,如果這個認證機制不復存在,那麼獲取這樣的學位也將變得毫無用處。另一方面,許多網友也擔憂並質疑澳洲高等學府篩選入學學生的標準是否過於寬鬆,只考量源源不絕的國際學生帶來的學費收入,而將學校的名譽與學術水平晾一邊。

「一開始就允許那些能力不達標準的學生入學,之後教授們也將因為整體學生素質下滑不得不降低評量標準,這樣一來只會逐漸腐蝕澳洲的高等教育。」一位網友說。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國學生在澳洲的現況

對於中國留學澳洲的學生而言,最熱門的不外乎是會計專業。會計受到中國學生與家長青睞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會計本質上屬於有一套固定規則與制度的專業,對於東方學生長期以來浸淫的教育體制而言,是相對容易接受與吸收的。加上學習場景移到了英語為主的情境下,商學類科系較低的門檻與會計課堂上相對較少的英語口語和寫作互動,讓這門科系的學習之於中國留學生而言,相對容易掌握。

但上述原因都無法合理解釋為何選擇念會計的人會如此之多,畢竟學生的特質與興趣也不見得能與會計相匹配。其中一個很關鍵的吸引力在於:會計被包含在澳洲的技能職業列表(SOL)內。以一個在澳洲攻讀兩年專職碩士的學生而言,只要他選讀的科系在技能職業列表上,根據澳洲政府訂定的技術移民打分規定,他畢業後可以獲得約40分到50分的基本分數。

為了達到60分申請獲得永久居留權的標準,有些人會努力考取雅思四個7分或四個8分、取得NAATI(澳洲翻譯資格)二級或三級的認證,或者拿到澳洲一年以上相關工作經驗。少部分富裕且人脈廣闊的家庭,當孩子無法靠自身實力獲取額外加分時,便會利用裙帶關係請熟識的朋友協助偽造相關工作經驗證明,試圖取得澳洲永久居留權。

澳洲學費位居世界前列,而且物價高昂,生活成本居高不下,到澳洲學習的中國留學生有不少家境相當富裕。這些中國留學生裡面有很大一部分的人都有移民的打算,而他們的家長為了讓孩子可以在雪梨和墨爾本地區「安心上學」,提前適應澳洲環境,還特別關心「以房養學」的策略。

這股風氣早已成了中國留學生圈子裡的「顯學」,也就是透過父母的收入證明來購置澳洲房地產,模式多半是學生自己住房子的主臥,其餘房間對外出租,利用房租作為學生的生活零用錢,以免學生必須出外打工賺生活費,分心課業。必要時還能將增值的房屋轉手,除去學費與房產投資的成本,有時還可以回本甚至淨賺。

但這樣「聰明的投資策略」可不是人人都有本錢玩得起,因為很多時候,對一般家庭的留學生而言,光是學費、房租、生活費就已經是一大筆負擔,更遑論拿出額外至少台幣100萬的頭期款去買房。

不過父母的用心良苦,並不是所有的中國留學生都願意領情。部分學生的心思根本不在學業上,對於課業的態度散漫、得過且過甚至投機取巧。去年11月,《雪梨晨鋒報》的兩位記者在鍥而不捨的調查下曝光了雪梨最大的論文代寫服務機構及其地下運作模式︰

代寫機構在校園廁所或學生常用的社群媒體投放代寫服務廣告,學生可在代寫機構的網站上發出作業代寫請求,並提供課程相關的上課講義或閱讀材料,此時學生必須先預繳50%的訂金。接著多達100位的代筆者,可以在代寫機構的網站上瀏覽不同學生的代寫請求,並依據自己的專業選擇case。代筆人通常會先完成一半的作業,學生過目後如果「滿意」,就必須付清全額費用,代筆人才會接續完成後面一半的作業。

代寫機構提供的服務非常「客製化」,不同的學位、分數(只求及格或分數要好看)、字數都有不同的收費標準,據稱每年網站收入可高達澳幣16萬元。事件曝光後,代寫機構的中國籍都姓女負責人立即撤下網站,並詛咒兩位揭發罪行的雪梨晨鋒報記者「去死吧」(go to hell),引起澳洲人譁然。

根據《雪梨晨鋒報》的數據統計,中國有錢人孩子最多的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是代寫情況最為氾濫嚴重的學校,其次是紐卡索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與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那些被證實找人代寫的學生,都陸續受到學校祭出的嚴厲處分甚至撤銷學位。

台灣留學生能從事件裡學到甚麼?

從這次雪梨大學的學生被當風波,我們可以瞭解到英文的重要性以及調整學習態度的必要性。筆者採訪一位經營澳洲留學顧問中心多年的宋先生,他表示從台灣的準留學生或家長在諮詢過程中提出的問題,就可以發現台灣人對於出國留學的認知具有非常強的主觀意識。

常見的錯誤觀念包括「只願意就讀『技術移民』相關的科系」、「只想讀澳洲『知名』的學校」、「依據雅思成績而高估自身英文實力」和「以為澳洲的大學在課堂互動方式、作業要求、課程強度與密集度,都和台灣的大學『大同小異』」。

宋先生強調學生出國前要先明確瞭解個人興趣和自身優勢,移民不該是最主要的目的,生涯規劃和能否順利進入澳洲職場才是更加值得思考的問題。還有台灣同學在規劃留學澳洲時經常糾結在自己讀的學校「有沒有人聽過」、「是不是名校」、「台灣承不承認」,而忽略了考慮「專業是不是自己想學的」,或是「學了,未來到底能不能用?」

如果讀了名校,卻進不了職場、找不到好工作,那讀名校不也只是和吃迷幻藥一樣?宋先生說現在留澳的學生有一種詭異的新趨勢,就是「永居成功」等於「開始失業」。每年都有一大把新取得澳洲永久居留權的學生,又開始回頭念技職課程準備拿證照。

他說大學或學院畢竟只是「學術」的理論傳輸,進入職場後仍要把理論及技能收藏好,變成一張白紙進入職場開始「被培訓」,其中誰能縮小「學用」差距或誰在讀書期間有「被培訓的多」,誰就能在職場上比其他人更一帆風順。

另外,澳洲的課程規劃通常非常扎實與嚴謹,需要學生投入持續性且高強度的專注力來應對課堂的挑戰。教學內容傾向於強調思考、表達與創新,死記硬背的模式絕對無法滿足教授訂定的要求。每一科除了期中考跟期末考之外,還有小考、突擊測驗、論文、個人作業、小組作業、口頭報告、實驗報告、課堂參與和出席率,全方位針對學生的學習態度、自我管理能力與專業表現進行評估。

宋先生更苦口婆心一再提醒學生「英文真的很重要」。英文基礎是留學生學習成績好壞的根本,英文不好的同學,老師課堂講授的內容聽不懂、作業寫不出來、書讀不完,考試時也擠不出幾滴墨水,最後的學期末成績總是令人非常失望。

其中有不少人雅思考取7分甚至7.5分,就以為自己的英文水準完全足夠應付,但實際上課後才發現,自身的寫作能力在語言邏輯、詞彙、文章結構,和口語表達的清晰度、能理解性根本「漏洞百出」,大幅低於教授或自身的預期。因此宋先生非常建議學生謙卑地認識自己的英文能力,好好加強生活英文和學術英文的使用,充實語言的底子以應付澳洲的學習生活。

「學習態度」甚至是「人生態度」則是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宋先生看到很多前來諮詢、有意出國深造的台灣學生,「既要擁有世界名校的光環,又要雇主高薪的寵愛,但卻沒有足夠的專業技能、流利的溝通能力,及正確做人處事的態度,能怎麼辦?」

他相信有的年輕人未來的人生有的會是傳奇,有的只能是平淡無奇。何以得知?從「諮詢態度」及「提問深度」,就能大約判斷得出來。但不論怎樣過一生,大才的擔大任,平凡的守本分,只要這一生活出「自己的意義」、活得充實、心也是滿足的。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能不能在生活瑣事裡得到淬鍊,進而領悟些道理。

參考資料
  1. ABC News, 06/08/2015, “Sydney University denies allegations hundreds of foreign students unreasonably failed
  2. 今日悉尼,26/07/2015, “悉尼大學圈錢?掛了300人中國留學生中招!
  3.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12/11/2014,“Students enlist MyMaster website to write essays, assignments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島國連線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