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總統「萬萬歲」:全世界前20名「長壽」元首,他們就囊括一半...

非洲總統「萬萬歲」:全世界前20名「長壽」元首,他們就囊括一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拉伯之春」引起一場場的腥風血雨,去年當了27年的布吉納法索總統在人民抗議中下台,近日蒲隆地總統違憲尋第三任引發政變,不禁讓人納悶:這樣的「萬歲總統」還有多少?

文 / 葉菀菱

美國總統近日於非洲聯盟發表演說,除了簽署「非洲增長與機會法案」為非洲創造35萬個工作機會、40多個國家商品免稅進美國外,也提及許多非洲國家領導人因戀棧不肯下台,反而導致國家內部不安、鬥爭的風險。

延伸閱讀:歐巴馬非洲聯盟演說:我不懂為什麼有人很有錢,還想當那麼久的總統

的確,從2011年埃及推翻獨裁者穆巴拉克開始,「阿拉伯之春」引起一場場的腥風血雨,席捲了整個北非和中東,掌權20、30年的「強人」一夕垮台。去年當了27年的布吉納法索總統在人民抗議中下台,近日蒲隆地總統違憲尋第三任引發政變。而全世界前20名「長壽」元首中,就有10名在非洲。

烏干達總統Yoweri Museveni曾說道:「非洲國家共同的問題,特別是烏干達,往往領導人就算在位超過任期,仍然對權力不肯放手。」諷刺的是,Museveni似乎忘記自己說過這番話。他執政的時間已達29年之久,更於在位時修改憲法、取消總統任期限制,好讓自己朝「萬歲總統」邁進。

下圖為非洲部分國家總統任期,目前在位最久的是赤道幾內亞總統Teodoro Obiang Nguema,共35年:

接著,我們試著將數字、範圍擴大一點,非洲一共有54個國家,從東、南、西、北、中非當中各挑選4個國家來看:(顏色越深表示該國元首在位越久)

再來,我們將這20個國家以地區畫分,進一步的來看各國元首在位時間、任期及政治體制分別為何:

於表格中可發現,有些元首上任後自行修憲取消任期限制,就算總統制共和制下,由人民直選產生總統,但不少國家是一黨獨大,總統既是國家元首、政府首腦,掌握行政實權(甚至是軍權),又沒有受立法機關制約的話,易形成獨裁統治。

而半總統制呢?以辛巴威為例,當時雖然以憲法增修條文直接設立總理一職,但卻分別在規定總統與總理的條文當中,明定了擔任總統與總理的人。就此而言,只是為了化解政治危機的權宜安排。

非洲專家嚴震生認為,從長期看來,非洲的制度選擇會傾向以總統制為主,即使有總理也只是以幕僚的性質存在。

政府長期執政的下場:看看辛巴威的例子

在位近30年的南部非洲辛巴威總統 穆加比(Robert Mugabe)就是一經典例子。造成辛巴威經濟崩壞、辛巴威幣沒有人要的主因之一,就是穆加比於2000年提出的「土地政策」

辛巴威於2000年以暴力方式收繳約4000位白人農場主的土地,將土地「充公」,分配給他的政治盟友。但得到土地的人多半無生產設備與技能,讓昔日富裕、有「非洲糧倉」之稱的辛巴威,農場產量銳減為原來的1/10。也因為這樣,引發外資逃離,經濟急轉直下,發生舉國惡性通膨。

2007年,3000萬辛巴威幣只能兌換1美元,通膨達2200%;今年6月,辛巴威幣正式走入歷史,國內以美元做為流動貨幣。經濟的瓦解,導致80%的人生活陷入貧困,資源相當匱乏。

穆加比同時也是今年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的主席,而非盟今年的目標,是促進非洲各國政府、民主、人權的進步。諷刺的是,在這新主席的執政下,辛巴威的公民權卻是敬陪末座。

根據2015年世界人權報告指出「辛巴威警察違法濫權、禁止人們言論及集會的自由。過去幾年裡,政府對侵犯人權及政治暴力的處理一點長進也沒有。」

但是30年前,穆加比原是帶領群眾革命、力抗殖民統治的英雄,為辛巴威帶來民主和希望;30年後,淪為逐漸凋零的老將,卻獨裁統治、死抱著政治權力不放,讓辛巴威獨立看起來就像一場笑話。這些問題不只發生在辛巴威,在其他國家也正上演著相同的情形,甚至更加嚴重。

Photo Credit: Reuters/AP影像
但長期一黨執政就對國家發展有害嗎?看看非洲模範生波札那

絕對的權力造成絕對的腐化,的確是許多非洲國家需面臨的問題。但是,長期一黨執政是否和就和民主精神相違背?位於南非上方的波札那提供一個好典範。

自1996年以來,波札那民主黨(BDP)已經執政48年,從未輸過任何一場選舉。波札那是非洲唯一自獨立以來,就保持多黨民主選舉、總統輪替的國家。它從未發生過軍事政變、內戰衝突,更沒有領導人為了延長而任期而修憲。

由蘇丹電信大亨伊布拉欣(Mo Ibrahim)於2007年成立的「非洲傑出領導人獎」(Mo Ibrahim Prize),頒獎給非洲優秀的領導人。要贏得這個獎項,領導人必須經民選產生,在過去3年間卸任,且僅做完憲法授予任期。得獎人還必須展現「傑出領導」。8年間,只有4人得獎,分別是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納米比亞、波札那及維德角前總統。

其中,2008年獲獎的波札那前總統Festus Gontebanye Mogae,在他傑出的領導下,證明了「擁有豐富礦產不再是非洲的詛咒」。另外,他在愛滋病毒防護的努力也家喻戶曉。

波札那是愛滋病盛行的國家之一,在他努力下,愛滋病從40%下降至25%(其中母子垂直感染下降到4%);他也是非洲第一位實施提供免費愛滋藥物、檢查愛滋病的總統,而健康的好轉,將平均壽命從40歲提升到65歲(非洲國家平均壽命為52歲)。

國際日報》報導,波札那政府嚴謹治理經濟,使貪腐情況降低,並強制運用部分預算加強教育公共衛生,改善基礎建設。波札那政局穩定,經濟快速發展,堪為非洲發展的典範。

世界和平基金會主席,哈佛大學羅特貝格教授(Robert I.Rotberg),曾主編《中國在非洲》,是研究各國領導人如何因不當作為又長期掌權下,導致國內貧困的專家。他曾說:

「波札那、維德角及納米比亞對貪污嚴格控管,公平自由的選舉且尊重所有公民的權利、提供完善衛生與教育設備,因此,人們在這些國家可以享受最好的社會福利,但鄰國剛果的人們就只能生活在衝突與貧窮當中。非洲經濟要起飛且持續繁榮,只有在大多數的領導人能夠真心向模範國家學習之下,才能真的有所做為。」

相同的狀況,如果發生在台灣又會是如何呢?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是英國艾頓爵士(John Dalberg Acton)提出的論點。

當在位者獨攬大權,能隨意更改法律、任期,不受任何限制,易形成獨裁貪腐政權。但或許我們能想想,這過程中,民眾無所表態、姑息養奸,是否也是「默認」這樣貪腐的政權?可怕的是,長久下來,當在上位者「自我感覺良好」,就不會意識自己腐化、自己就是阻礙國家進步最大的老鼠屎。

但話說回來,推翻了在位20、30年的獨裁者,又一定能保證「明天會更好」嗎?觀察阿拉伯之春「後革命時代」的國家與人民,似乎沒有個明確的答案。

而波札那的例子,卻也告訴我們由一黨執政50年的國家,確實經過領導人輪替後,還是能朝繁榮邁進。這種另類的「非洲式民主」又該如何評斷?那若出現明理的領導人,就算在位時間長,是不是沒有將他換掉的必要呢?相同的狀況發生在台灣又會是如何呢?這些問題,或許沒有標準的答案,卻是值得我們細細探討與深思的。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