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前財長爆料「B計劃」:我們原打算建立新貨幣系統,甩開歐元區

希臘前財長爆料「B計劃」:我們原打算建立新貨幣系統,甩開歐元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瓦魯法克斯的授意之下,一個秘密的五人小組駭入希臘財政部的電腦中取得資料,建立平行的貨幣系統,以幫助希臘從歐元轉移到德拉克馬。

文:Ambrose Evans-Pritchard《每日電訊報
翻譯:觀念座標

在希臘前財政部長雅尼斯‧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的授意之下,一個秘密的五人小組駭入希臘財政部的電腦中取得資料,建立平行的貨幣系統,以幫助希臘從歐元轉移到德拉克馬(Drachma, GRD)。

上述的爆料,已經在希臘引起政治風暴,也證實在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向債主國家投降之前,希臘確實打算採取激烈的作法。但齊普拉斯在公投當晚告訴他的內閣,他不會支持瓦魯法克斯跟歐元區對幹的危險行為。

瓦魯法克斯日前在倫敦告訴一群投資人,他確實有「Plan B」,在他任財政部長時,成立了一個秘密的五人小組,好在歐洲央行停止對希臘的金融系統提供緊急援助款時,引進與歐元平行的貨幣制度。希臘與歐元區的談判確實破局,歐洲央行也實質上對希臘停止援助,齊普拉斯當時宣布舉行公投。

他的演講內容被希臘的報紙《每日早報》(Kathimerini)取得,在希臘媒體上掀起一陣風暴,他本人並遭「叛國」的指控。

瓦魯法克斯表示:「在我們今年一月贏得選舉時,總理(齊普拉斯)放手讓我構想「Plan B」。於是我組織了一個很能幹的小組,人數不多,為了明顯的理由,因為這是最高機密。」

瓦魯法克斯找到一位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科技專家,來幫忙處理電腦系統的問題。這位電腦專家面臨重重阻礙,他不得已只好駭入稅務局的軟體系統──因為它處於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三巨頭」的掌控之下──以取得每個納稅義務人的儲備帳戶以及檔案號碼。瓦魯法克說:「我們當時決定駭入我自己的部會的電腦裡面。」

瓦魯法克斯的爆料,是7月16日在國際貨幣金融官方論壇(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OMFIF),他在一場對主權財富基金、退休基金、人壽保險公司的經理人(其中包含許多亞洲的公司)演講時說出來的。

瓦魯法克斯告訴《每日電訊報》,希臘報紙的引述是正確的,但某些希臘報紙的報導卻是扭曲的,把他說成一開始就打算讓希臘回復德拉克馬制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他說:「他們想把我說成一個壞蛋財政部長,想要指控我叛國。他們企圖把激進左派政府今年前五個月的努力一筆鉤銷,掃進歷史的垃圾桶。他們扭曲了我想要創造一個平行貨幣政策的目的何在。我事實上完全反對歐元的解體,因為我們不知道如此一來會縱放出什麼樣的黑暗勢力。」

駭入電腦軟體程式的目的,是為了讓希臘財政部可以「按一個鍵」就完成數位系統的轉換工作。瓦魯法克斯借鏡美國,希望採用雷曼兄弟銀行危機後,在加州實驗過的一種欠條系統來進行支付。

假如瓦魯法克斯成功創造出一個與歐元平行的銀行系統,希臘政府就可以避免歐洲央行的「金融鎖喉」(financial strangulation)──這是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的形容詞。

他說:「這個系統已經發展得很成熟了。很快我們就可以把它擴大,利用智慧手機上的App,它可以變成一個健全的平行貨幣制度。當然它還是用歐元來計算,但我們可以一下子就把它切換成新德拉克馬。」

瓦魯法克斯表示,偷偷摸摸進行是有必要的,因為三巨頭控制了財政部的稅收處。「這就好像英國的財稅局被布魯賽爾(歐盟總部)接管一樣。我確定你聽到我說這些話,你一定寒毛直豎。」瓦魯法克斯說,若他正式提出請求,三巨頭一定會接到消息,知道他正打算反擊,所以他只好暗中進行。

他表示,他一直在等齊普拉斯點頭,他一放行,他就立刻實施新制度,但是齊普拉斯的許可遲遲不來。他告訴《每日電訊報》,「我跟齊普拉斯說,未來不會一帆風順,但這是我們必須為自由付出的代價。」

「但時間到的時候,他認為太艱鉅了。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下了那個決定。我一直到公投當晚才清楚他的決心,我只好遞辭呈。」瓦魯法克斯本來希望利用公投壓倒性勝利的氣勢來推行平行貨幣制度,但他的建議被否決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他表示,他的目標一直都是在歐元區內對債主國家進行法律與金融的挑戰,在他們想要強迫希臘離開歐元時,不得在違反歐盟條約的情況下進行。另外,他也認為,激進左翼聯盟確實獲得人民的授權,在所有的作法都無法成功時,採取激進的步驟。

他在錄音帶中表示:「我認為希臘人民授權我們,在談判時採取有活力的作法:如果我們無法取得債主國的重大讓步,那麼我們就離開歐元。」

「(德國財政部長)蕭伯勒(Wolfgang Schaeuble)相信,歐元區無法以目前的樣子持續下去。他相信歐元區必須有一定程度的財務轉移,一定程度的政治聯盟。他認為,沒有聯邦制度、沒有經過正當選舉選出來的聯邦議會、行政部門不具有合法性的情況之下,政治聯盟一定要以非常有紀律的方式進行。」

「他很明白對我說,希臘脫歐(Grexit)會讓他有足夠的嚇唬能力,讓法國不得不採行巴黎一直抗拒的東西:那就是從巴黎把一些預算決定權轉移到布魯賽爾。」

瓦魯法克斯告訴《每日電訊報》,蕭伯勒認為希臘一定要離開歐元,也很清楚最新的紓困案一定會失敗,所以只好默默等待情勢變化。

他說:「每個人都知道,IMF並不想參與最新的紓困方案,但是蕭伯勒堅持(它的參與)成為貸款的條件之一。我強烈認為,到了8月20日,(新紓困案的)談判還是會破局。」

他又說,為了新的紓困案,歐盟當局勢必動用歐盟執委會的穩定基金(European Commission’s stablisation fund),這意謂著一直試圖置身事外的英國也不得不捲入金援希臘的計畫之中。但是到了年底,大家都會清楚看見希臘的稅收遠遠不如預期,而希臘的債務將會直飆210%的GDP。

他說:「蕭伯勒就會說紓困案又失敗了。他的計畫一直都是把希臘推出歐元區,並不認為紓困希臘是可行的。」

原文:Varoufakis reveals cloak and dagger ‘Plan B’ for Greece, awaits treason charges(The Telegrap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秘密進行「Grexit」的瓦魯法克斯可能面對司法起訴

希臘前財政部長瓦魯法克斯可能即將因為駭客行為、秘密準備讓希臘脫離歐元而遭到刑事訴訟、甚至牢獄之災。瓦魯法克斯是希臘的國會議員,享有刑事免責權,但是最高法院已經將他的案子提交國會表決,以決定他是否應該被剥奪免責權,接受司法調查。

瓦魯法克斯日前坦承他故意駭入財政部的電腦,以盜取納稅人的帳戶,為希臘脫離歐元作準備,另一方面,他也同時跟歐元區的債主國會談,希望他們給予希臘新的紓困款。他手下的五人小組,可能分別遭到起訴,包括聞名世界的美國經濟學者詹姆斯‧高爾布雷斯(James Galbraith)。

高院的提案使得希臘國會得以成立特別委員會,檢視瓦魯法克斯的行徑。希臘的新民主黨成員安娜‧阿斯瑪可布羅(Anna Asimakouplou)表示:「此事可以很快就發生。」

希臘司法消息來源告訴《泰晤士報》,瓦魯法克斯以及五人小組面對的罪名包括違反隱私權、陰謀改換貨幣。另外,瓦魯法克斯先生還面對叛國罪、違反部長的責任義務等指控──這些罪名可判五年到二十五年有期徒刑。

激進左翼聯盟本來打算秘密脫離歐元、債務違約的計畫細節,是由瓦魯法克斯本人辭去財政部長職務一週後,在7月16日對倫敦的電話會議上講出來的。當時的主持機構,國際貨幣金融官方論壇(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OMFIF)已經公布相關的逐字稿

瓦魯法克斯在電話上說,他一直秘密進行平行貨幣系統,他說他僱請了一位電腦專家,並盜取公務員的稅務號碼,以取得他們的個人資料,將之拷貝到一台私人電腦上。這些資料在希臘轉換貨幣時,可以很快讓公務員的薪水變成德拉克馬。

他說,為了建立這個系統,他不得不秘密進行,因為這些資料存在稅務局,他說後者「由三巨頭(歐盟、國際貨幣基金會、歐洲央行)完全、直接掌控」。歐洲執委會表示此說法不實。一位發言人表示:「歐洲執委會以及國際貨幣基金會只提供技術協助,並不控制檔案資料。」

瓦魯法克斯聲稱,此項任務是齊普拉斯委託他進行的,早在激進左翼聯盟尚未贏得政權的一月就已經交付。阿斯馬可布羅女士以及二十三位保守派政治人物已經要求齊普拉斯作出解釋。瓦魯法克斯的爆料震憾希臘以及歐元區的領袖,許多人本來就懷疑希臘不打算還錢,也沒有留在歐元區的誠意。

阿斯馬可布羅女士表示:「我們都以為激進左翼聯盟政府這段時間裡面想盡辦法要讓希臘留在歐元區裡面。知道他們其實不作此打算,讓人震驚。另外,我們還想知道上述脫離歐元的計畫是已經被取消了,還是只是暫時擱置?他們究竟想怎樣?我們需要知道。」

原文:Varoufakis facing treason charge for hacking accounts(The Times)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1)(2)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